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2期实录 廖陵儿 倾听底层的声音

2011年10月19日20:44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32期实录 底层的声音

想要飞的阿楠

阿楠的故事

志愿者安海波花很多时间跟进这些孩子,甚至陪这些孩子,记录了很多孩子的生活。这些孩子对自己的姓名都不清楚,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生活的来源,跟上一个老大,老大就要他想好一个假名。日子长了,他们都搞不清楚自己的真实姓名,也不清楚自己出生的年月日,有的孩子就把自己的生日定在重新返回社会获得自由的那一天。有时候我们组织他们出去活动,释放一下自己。这本书是周鲒老师和安海波老师写的《恶童报告》(《BAD KIDS》),记录了孩子的一些生活与遭遇。我们无论怎么帮助这些孩子,最多能解决的是他们当前吃穿问题,我们征集一些志愿者的衣物与被子,解决的是一些很基本的东西。更重要的是身份问题,我将阿楠的故事讲讲。

阿楠是安徽人,从没上过学,知道妈妈是出走的,爸爸酗酒打妈妈,这些事是后来我们帮他找回妈妈后才知道的故事,他原谅了母亲。父亲是在母亲出走后喝农药去世,阿楠一直就流浪,之后跟着伯父在河南流浪。某一天烤火时伯父烧死了。阿楠在十多岁就去了广州。前两年我陪一个孩子到北京拍一个纪录片,那个孩子看到北京外边的雪地时,他说我不会来这么冷的地方,南方起码不会冻死。广州人常说"没有挨过抢的就不是广州人",天天都有挨抢事的发生。我们帮助他时是十五岁,也是找了一个送外卖的工作给他。他一年一年长大,让人着急的是他没有自己的身份证,没有家乡,没有出生年月日。我们当时也不知道他们的姓是真是假。因为我们查百家姓只有探索的"索",没有一把锁的"锁"。这两年我们为这样的孩子没有身份证而苦恼。如果他们再长大一点,都想成家该怎么办?我很悲观,我很难想象他们应该怎么去成家。我们教他要勤快,要找到一份包吃包住的工,要存钱以后讨老婆。但没有身份证怎么开一个户口?有时候志愿者用自己的身份证开自己的姓名的存款存折交给他们,没有办法,他们没有身分证号。存钱不可能,而要找一份正规好的工作更难。我们为这样的事找过人大、政协、公安,找全国人大代表,希望作为提议案,因为这样的孩子在中国不会很少。我们写了很多材料给我们找到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们给我们的回复是“你们提出了问题,但没有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天呐,我们没有决策权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我们试过去公安厅、公安局,在公安局信访处群情汹涌的人群中等待,但一直没有答案。去年年底全国人口普查,我想从楠楠个案入手,将楠楠的情况报上去,但楠楠没有文化,人家也不会将其当回事,所以我自己带他去。这一去我才搞清楚人口普查统计那一条线不是找派出所,而是居委会。到了居委会就拿着一张表,工作人员态度很不好。要填表,姓名、出生年月日都不知道,没有办法登记。报纸上说“人口普查,一个不漏”,但我明明带了一个人却说“不给登记”,工作人员怪我“你叫我怎么办”?我说我把他的情况你们来办,你们递上去。但结果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个人还是不是人呢?但这个阿楠又很幸运,因为有一个志愿者是律师不服气,志愿者反反复复的引导楠楠讲童年故事,有什么习惯。楠楠说小时候有听伯父们说有不吃猪肉的习惯。经过几番挫折,通过很多热心人的接力棒,在去年春节前把阿楠的出生地找到了。找到出生地时要身份证买票坐车回家。我不放心,找人送他回去。在过年前我们找到广州电视台的记者将他的故事报道后,安徽驻广州办事处表示要解决楠楠回家乡的票。结果在救助站,看了报道,表示要出流浪者回乡的票。两个记者拿着流浪者回乡的票。很辛酸,但有人陪他我放心了很多。让他自己回去我很难放心。庆幸的是有报纸报道,救助站说出几张流浪人员的票就可,这样几个人上火车回去了。

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到民间组织无法解决他们所面对的所有问题,我们最多只是解决他眼前的衣食问题,但他们还是会慢慢成长,他们在少教所出来的是十多岁,过了几年,算是能够老老实实的打工了。能够跟我们联系的孩子还是愿意走正道。那些不愿意跟我们联系的孩子可能走回头路了。

周鲒老师曾说过,我们能够给他们一点点温暖一点点关怀,使他在抢劫时甚至举起刀行凶时的一刹那想起我们曾给他们的一些关怀,以至于下手不会那么狠。也许我们能做到这么一点点吧。

刚刚讲到中国人口普查,中国的人口普查如何才能准确?明明带了一个人去登记却不给登记,基层办事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一人不如少一口。但我们仍这样的坚持、执着。这次来北京之前《南方日报》有过报道,记者采访了广东省政协委员提交给政协的提案,提交到广东省公安厅。地方表示没有立法权,但地方表示重视这件事,会提交给国家有关相关部门。可一个政策的出台落实是很漫长的,也很遥远。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廖冰兄说:漫画不是玩笑,不是点缀,漫画是一种责任! 《此畜》(廖冰兄作 1994年)
    2011-10-17 11:47:26
    -转播-
  • 【思享者—龚晓跃:长不大的老屁孩】我就是个半熟中年的老屁孩,既没有熟到透熟到烂,也不想熟到透熟到烂。我真是庆幸在有些方面,我至今保留着作为一枚生张的无所顾忌。梦总是会醒的,花总是会谢的,人总是会死的,而荷尔蒙历久弥新。http://url.cn/0dRGmT
    2011-10-19 14:59:27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