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31期实录 顶级纪录片如何炼成?

2011年10月17日11:50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兴趣是拍纪录片的原动力

网友1:您是怎么喜欢上这个纪录片的,它有什么样的地方让你兴奋?你一开始为什么喜欢上这个?我觉得故事片有情节会比较有趣一些?但纪录片让你兴奋的地方在哪儿?

安雪枫:我认为纪录片就是一个故事。比如《上海新娘》,整个中国当中女人跟男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在上海才能找到,说得更深一点,他们对于伴侣的要求会说得非常明显,当时很多女人跟我说钱最重要,爱情是放在最后的。如果找一个男人先看他有没有房子,有没有车,工作是什么,这三点没有达到的话,就不考虑。作为女人,我跟他们有点相反,让我母亲很头疼,她一直问我为什么不找有钱的,非得找穷的人。我们的价值观念不一样,而且我是在上海长大的,我对这种题材非常感兴趣,特别是80年代之前我在上海,我认识的长辈不是这种态度,为什么在一代人当中有这么大的转变,为什么?这对我来说是非常吸引我的一个问题,我特别想去研究和了解。你特别想了解一样东西时,你应该去做纪录片,如果有那种非得了解不可,非得去查、非得去拍这个片子就去做纪录片,如果感觉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有点犹豫的话,就先别做,因为这个过程很漫长。

主持人:能不能跟我们讲讲?

安雪枫:这个很复杂,有很多因素。看个人,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不同的原因,也有很多因素,中国高速发展也是因素,还有背景,上海接触西方比较早,改变比较大,有很多答案,不止是一个。

主持人:如果接触西方,西方很难看到像上海这样的算计的婚姻和爱情,《上海新娘》有没有独特的东西?

安雪枫:我应该问看过这个片子的人,看看他们觉得怎么样。对于我来说不一定是想找到完整的答案,我看重的不是最终点,而是过程,过程可能是最重要的。当时我想接触这个,去查出这个现象,我希望我能表达出独特的东西,至少让人有点感受或者有点反响的东西,具体有没有达到这个目标,要问观众。

网友2:1895年12月28日放映第一部电影时,是以纪录片形式出生的,实际上是纪实的效果,纪录片类型是所有电影中最早的一种类型。现在的现象很有意思,看美国拍摄《我们的故事》时,是以电影的手法去拍摄纪录片,贾樟柯拍《二十四城记》时,以伪纪录片的形式表现故事,这两种类型愈发变得模糊起来,你即将从纪录片导演向故事片电影类型转型过渡时,我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两种影片类型的区分和划分?是向一种趋同的方向发展,还是传统式的影片类型的划分?

安雪枫:我觉得在创作中不会硬坚持传统,而且每个人对此有不同的定义,如果我们讲传统的纪录片是什么,今天晚上就不用回家了,可以聊到天亮,因为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有些人觉得再现不属于纪录片,不是真正的纪录片,可是它是用假的东西表示一个真实。比如片子没有说秦始皇在建长城的真实过程,他知道你想表达的东西是真实的、历史的东西,这是每个人当导演或当制片人自己必须有一个定义,我认识很多人不愿意做再现,可能和个人风格有关。

网友2:我把纪录片看成有一种社会学意义,真实的纪实性是一个大的特点。贾樟柯的《二十四城记》整个过程好像很真实,但所有的情节几乎都是虚构的,影片文本给我的社会学意义是颠覆的,作为一个导演来讲,用假演表现真实时,这种真实的效果怎么去理解?

安雪枫: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大家有这个权利去理解。

郑琼:上次讲堂正好讨论到这个话题,纪录片本身就是电影,这不必讨论了。

主持人:这牵涉到对纪录片概念的理解,有天文探索的,可能也有生物的微观世界,这些东西可能有科学模型去展示它,当然有些很记录,比如《帝企鹅》、《迁徙的鸟》等有多种,再比如中国的《大国崛起》,是将其当成记录片的,你说它完全纪实吗?主要是看你怎么理解,包括拍《故宫》。这位网友可能比较局限于理解它是社会纪实。

网友2:有影评人写出一个概念把这种类型定义为伪纪录片,单纯的一种纪实比演更有难度,难度更大一些。

郑琼:对于观众来讲,无论是虚构电影还是非虚构的电影,看后有没有感动很重要,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的是中国人一直在讨论纪录片跟电影有什么关系,其实纪录片就是电影。我作为观众问安雪枫几个问题,你做第一个片子《最后的面包车》花了多长时间,这个片子通过什么渠道去播放的?

安雪枫:我们一开始就想到了市场,当时知道纪录片最大的平台是电视,不是电影院。电视会购买几个时间段,要么是56分钟,现在因每个电视台塞更多的广告,就缩到42分钟,当时是54-56分钟。当时我们做了一个小时,打算卖给澳大利亚的电视台。当时我们以为知道我们的观众是谁,并且当时还以为卖给专门买国外片子的地方肯定能卖出,他就是我的目标,当时拍的时候是为他们而拍的,至少能够知道目标是谁。

郑琼:你在做第一个片子是直接有这样的想法就去拍摄还是调研后才开始做?如果你做了这个调研做了多长时间,拍摄、后期分别用了多长时间?

安雪枫:《最后面包车》调研的时间非常少,我们到中国来只有3个月的时间包括拍摄,所以头一个月一直在找人物,每天坐好几辆车来回坐,没有目的,进了一个车随便瞎编一个事跟出租车司机聊,最后找了3个司机,做了一个月时间的调研,但远远不够。《上海新娘》前前后后一直在进行调研,开拍之前做的调研至少有6个月在上海,后又有两个月在当地的调研,如果现在再回去看会觉得还是不够,还是觉得当时应该花一年时间去做调研,去找更好的人物,如果没有找好的话,再继续找。

关于后期,第一部纪录片花了8个礼拜,第二个纪录片用了2-3个月。

郑琼:拍摄花了多少时间?

安雪枫:第一部《最后的面包车》花了两个半月,《上海新娘》陆陆续续,在两年过程中一直飞去上海,比如拍一个月,然后再飞回去,所以在两年中拍了至少4个月。

郑琼:在你的《上海新娘》第一次找到钱后,到现在还有哪些片子是找到钱的?找钱是否很容易?

安雪枫:找钱容易就好了,不容易。从我们赢了比赛后根本没有看到钱,找了发行商后卖出去了,看到了钱,慢慢收回,其实到现在还没有收回成本。2005年出的一个纪录片到现在还没有收回成本,但片子还有一些别的影响,比如《上海新娘》拍完了,有一个公司找我们拍他们的纪录片,也就是说我赚的钱不是卖《上海新娘》给我的,而是因为我拍了《上海新娘》得到了一份工作,所以做电影与做纪录片不是一种赚钱的模式,特别是纪录片,除非给电视台做他们想要的可以养活自己,自己做独立纪录片的,所有的人都会告诉你这不是一个好路,如果你想发财,当律师当医生当什么都行,做纪录片就不行。

主持人:纪录片就是电影,您刚刚讲到纪录片电影至少跟我们大家通常认为在电影院线放的电影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操作和题材的选择有很多不同。你们是从哪个角度说纪录片就是电影?

安雪枫:刚才说到了特别是纪录片赚不了成本,这里要讲市场的不同。我说到市场不同不要误会纪录片跟电影完全不一样,纪录片就不是电影了。比如我在美国卖一个故事片,当地的买家说片子不错,可就因为是国语卖不出去。我的片子不是电影吗?是,但因是国语,在美国能达到的市场效率就低,它不是电影吗?是电影,只是一种不同的电影。纪录片也一样,不是说它不是电影,只是市场不一样,跟故事片卖得不一样。

主持人:关注的方向也不一样。

安雪枫:关注的题材没有什么不同。

郑琼:没有任何不一样。我补充说一下安雪枫讲的,所有的纪录片、电影都一样,可能有几个市场,一是电影节的市场,二是电视台的市场,三是电影院,还有其它,这都是一样的。所有的纪录片要有故事,要有人物。上次我们请曾文珍讲过课,为什么要做调研,调研后是要做剧本,曾文珍的剧本差不多有80页,每一个分镜头都在那里,没有任何不一样。我们做IDOCS也一样,在国外看到这样的好片子才发现这些纪录片比我们常规看到的电影更好看,不知道为什么。回到你的话题,太多人都认为纪录片就是纪录片,纪录片就是望长城、长江,其实不是这样。

网友2:纪录片主要针对电视媒体的传媒,而且远远超过院线的放映,电视的传播方式和影片类型的发展息息相关,也非常重要,电视行业的传媒方式改变了,影片类型会改变吗?会进院线吗?

郑琼:这只是在中国。

主持人:纪录片也进院线,《帝企鹅》也进了院线。

网友2:纪录片和新闻这种题材的纪实性它们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前段时间我看了罗马尼亚的一个电影,主要是把当时的新闻题材重新做了剪辑,把事情来龙去脉做了梳理,这个也蛮省事的,只要把各个电视台的新闻搜集到一起,一个纪录片就诞生了,就好象重新回到新闻的纪实效果。

郑琼:新闻跟纪录片不一样,新闻是information,纪录片要在情感面打动人。

安雪枫:您说的那个片子我没有看过,但第一,他们收集了所有新闻,第二剪辑在一起。前后是怎么剪的?是按照日期?

网友2:不完全是,有民众偷拍的。

安雪枫:所以你看到的是导演的风格,导演选择了讲故事的方式给你讲一个故事,导演是呈现一个真实的故事,用这样的方式去表达。另外,纪录片有经过导演主观性支配。今天拍下来的带子机位没有变,两个小时我一直在讲话,它也是纪录片吗?因为它很真实就能算是纪录片吗? 不是,我们若把它送到电影节能否上?不能上,因为没有通过导演的剪辑与进故事的方式。

郑琼:没有观点与个人东西在里面,所以是没有生命力的。

网友2:最原始的状态是大家看到照片能动了,后来追溯到这是纪录片的纪实,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导演的主观色彩没有进入其中。我还有一个感受,国外纪录片市场非常庞大、繁荣,我感觉中国一直不是。但最近几年由国家做的纪录片反响非常大,比如《大国崛起》、《故宫》、《公司的力量》、《华尔街》,投资规模一个比一个大。欧洲去年有几个纪录片影响比较大,《德国人》、《英国史》、《美国的故事》,投资规模很大,纪录片好像在走向越来越高投资高回报的循环中,是市场变得很庞大了吗?

安雪枫:所以跟电影没有什么不一样。

郑琼:我不知道对近十年的纪录片你看了多少。

网友2:我在你们那儿看过一些,在个人有限范围内收藏到一些,比如《俄罗斯的战争》、《蒙古君臣》,我没有办法紧跟国际潮流,我接触到的是这样的信息,现在哪些是国际最前沿的不了解。

郑琼:我同意安雪枫所讲的,在投资方面纪录片跟电影没有任何区别,你说的更加印证了纪录片就是电影。我们大部分讨论的是纪录片不是大制作的。安雪枫的《上海新娘》花了多少钱?

安雪枫:我自己花了一万澳币,另外花了2万,一共是3万澳币。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克瑞玎(基金会)--好故事取决于人物,你一定要透过人物来讲故事!我现在让你介绍你的主要人物给我,不要超过3个,超过3个我就晕!你想描述他们而且用某种能够感动我的方式把他们的情绪和情感传达给我,我们是用心在交流,当我的心被触动时我自然就感动了,然后我很可能就把所有的资源都给你。
    2011-10-13 20:58:05
    -转播-
  • 当独立电影制片人,我们必须选择, 最重要的是1) 回收成本, 还是2) 把所有版权给别人帮我们做大面发行? 美国制片专家Stacy Parks说在现在的电影发行环境,如果选择第二项, 就连一分钱都不会赠:http://url.cn/4fYYRF
    2011-10-16 13:47:03
    -转播-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