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时政社会 > 正文

所长脱岗10年“遥控办公”开公司真管不了吗

2011年10月14日08:38南方网傅万夫 我要评论(0)
字号:T|T

作者 傅万夫

所长脱岗20年“遥控办公”开公司真管不了吗

报告所长,这些年来咱们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南都漫画:邝飚

有网民日前在网上爆料称:“山阳县房管所长张惠阳任所长达20年,其间本人很少上班办公,特别是2001年以来脱岗在外承包工程,个人在西安成立了陕西惠众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房管所的事他电话指挥,职工近年来多次向上级反映都不了了之,主管上级县城建局竟让用假签到册蒙混……”11日,该县城乡建设局局长徐建设说:“这事我说不清楚,管不了。”

(《华商报》10月13日)

对所长20年“遥控办公”真管不了吗?

面对此类“红顶商人”,一些部门总喜欢解释说:“是因为制度缺陷和监管缺位。”此说纯系废话。制度有缺陷吗?似乎是有点,但每每出了既做官又当老板的案例时,实际上是拿“制度缺陷”来作挡箭牌,想推诿塞责罢了。谁说缺制度?我国国家公务员法明文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在同事们呼唤“领导你在哪里?”电话那头总是“牛”得惊人的回音:“我在西安开公司”。或许张所长还会说:“咋啦?你们有意见是不?俺不怕,我上面有人。且上面同意我交一笔‘创收费’将此事摆平。”

说一年两年领导不来所里,或许没人知道,20年不见所长官影,那就说不过去了。这不是监管缺位,这完全是权力庇护之下的故意纵容。纵容的背后,不外乎隐含着利益输送的链条。链条甩动起来,是金银脆响的声音。使得监管者充当被监管者的“保护伞”,其核心内容便如同玩“猫鼠同眠”游戏。所以,我们对山阳县曝出的这起“红顶商人”事件的彻查工作,不妨从局长的这句“管不了”开始寻找有用线索,说不定这起事件的背后隐含着不少让人震惊的故事。当然,内幕揭开,对惩治其他“红顶商人”具有帮助作用。□周明华

“脱岗所长”为何愿意“倒贴钱”保官帽

不禁要问,这位所长既然已经在外面开了公司、赚了大把钞票,为何不直截了当地辞职走人,全身心地经营公司、当好老板?换个角度问,“脱岗所长”为何如此在乎这样一顶不是官帽的官帽?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房管所长的身份与官帽,能给其经营的公司带来更多的便利和利益。至于这当中到底存在多少见不得人的“潜规则”和权力“猫腻”,我等局外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在这个世界上,既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倒贴钱”。从这个角度上看,相较于房管所长脱岗10年,一个自收自支单位的所长心甘情愿地每年倒贴几万块钱来保身份、保官帽,其实更加值得关注和反思,也更加令人忧虑和绝望。尽管“官员经商”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但透过“脱岗所长”的所作所为,我们还是很容易窥探到“官”和“商”沆瀣一气的鬼魅影子,以及不受约束的权力是多么可怕。□陈尧

其实,真正脱岗的是“管不了”局长

事实上,真正脱岗的是那位“管不了”的城建局长。当地人事部门已经解释了,该房管所属于自收自支事业单位,所长的任命权在主管单位,也就是山阳县城建局手里。可作为该局一把手,局长或者一问三不知,或者直接称“管不了”。脱岗十年的所长,至少还知道电话指挥工作,而没脱岗的局长却连工作都“管不了”,这简直太具讽刺意味了。

所长敢脱岗十年,与在岗的领导“管不了”是密不可分的,正是他们对这种连瞎子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却传递着不清楚的信息,才会让所长有恃无恐,打着创收的名义,长期脱岗。从这个角度说,所长脱岗十年,真正应该反思或者需要问责的,恰恰是对所长肩负监管责任的山阳县城建局,尤其是那个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管不了”局长。既然自己分内的事情都“管不了”,显然他更应该下岗。

其实,这位局长的“管不了”不难理解。据说,这位所长脱岗是原任一个张姓局长办的,他来局里才三年。这里面有很多暗示,重要角色是那个原任张姓局长。按照中国官场的习惯,前任的很多做法即便现任感到不满,也不会全盘推翻,那是打人脸,不是一个成熟官员应该做的。某种程度上,他说的“管不了”或许是实话,他可能真的管不了原任局长的决定,毕竟,他来了才三年,毕竟他没必要因为一个所长脱岗的问题与原任张姓局长结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官场文化的表现。□傅万夫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