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双面乔布斯 > 正文

海盗船长乔布斯:员工和伙伴都可以背叛

2011年03月11日12:11南方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Google 最嫉恨的敌人

  进入互联网时代,乔布斯目前以及未来最大的挑战者,无疑是Google。

  不过,当他还将火力集中在微软身上时,苹果与Google正是“好朋友”。2006年,Google时任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当选为苹果公司董事会的董事。外界此举意图再明显不过,双方都有共同的敌人—微软。

  一年后的苹果世界大会,施密特迈上展台,与乔布斯共同宣布,谷歌与苹果展开了紧密合作,谷歌搜索和地图服务将移植到iPhone上。施密特甚至还开玩笑道,他和乔布斯的合作是如此亲密无间,以至可以将两家公司合并,称为“AppleGoo”。

  乔布斯咧嘴大笑,很高兴接受了这个称谓。但施密特并不了解乔布斯,后者反目成仇的速度比城下之盟的速度更快。

  2008年,Google也推出了自己的智能手机系统安卓,在乔布斯看来,这绝对是对苹果的挑战。他率先向媒体表露出,是谷歌背弃了两家公司的盟约,生产在外形、技术和灵魂上均模仿iPhone的手机。他觉得谷歌这个前朋友正从他口袋里偷钱。

  他也不止一次宣称,是Google决定当苹果的敌人,他们无意跨入搜索行业,竞争是由Google发起的,而非苹果。乔布斯本就是造势高手,他善于先发制人,当别人还没有准备,他就已指责对方不怀好意,想要搞垮自己。

  事实上,Google的两位联合创始人,布林和佩奇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达对乔布斯的仰慕之情,称其在他们成长为企业家的过程中起到模范作用。就连施密特也公开说:“我仍然和许多人一样,相信乔布斯是当今世界最杰出的CEO,我无比崇敬苹果和乔布斯。”

  但乔布斯依然不依不饶,他发现从2010 年以来,以摩托罗拉Droid为代表的众多Android手机,造型设计前卫,功能更加强大,运营商Verizon还火上浇油,在推广Droid手机的广告中,出现了“i(暗指苹果产品)所不能的一切事情,Droid都能”。这迫使苹果不得不考虑同Verizon合作,推出Verizon版本的 iPhone4手机。

  此后,乔布斯扬言谈到谷歌的“不作恶”口号是“扯淡”。而苹果也在2009年7月以侵犯用户隐私为由,将Google的互联网电话服务Google Voice撤出了iTunes软件商店,接着又在第二年控告使用安卓系统的台湾宏达电(HTC),侵犯了iPhone的专利权。为了报复谷歌,苹果今年初甚至传出消息,微软的必应(Bing)有可能替代Google,成为iPhone以及iPad的默认搜索引擎。

  苹果再次让人们看到,乔布斯瞬息万变,敌友瞬间转变的本领。好像他发现了智能手机的美好天地,其他人就不应该闯进去,尤其是昔日的同盟者。苹果内部员工也为此感到恐惧:“在我一生中从未见过如此的情况。大量的会议,肆意的抨击。我感到很迷惑。”

  一般人很难猜到乔布斯的想法,实际上他吃过微软的亏,安卓系统也似乎在重复着Windows成功的道路,获得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开发出越来越多的产品,而且Google更开放,不像微软对下游硬件开发商有众多限制,最重要的是安卓还是免费的。

  施密特的形象同Google气质相似,很有学术化的理想,不会向外界表明Google追求商业利益,而一直强调让世界变得更开放,这是封闭的乔布斯和苹果最不愿看到,因为他们就是想控制用户体验的每个方面,而Google的愿景显然就是他们的最大死敌。

  于是有人猜测,在乔布斯进入天堂之前,苹果会不会甩开Google的手臂,转而接纳衰落的微软,也许这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场景即将发生,这就是乔布斯,一切只从苹果利益出发。

  关于乔布斯谷歌的指责,我们不妨看看2010年10月的一次苹果财务电话会议上,乔布斯对Google,更确切地说是对Android进行的猛烈抨击。来自Tagxedo的一位牛人通过乔布斯发飙时的关键词进行可视化处理(字体大小和出现频率成正比)得出了一幅图。从这副图中我们可以看出乔布斯提到最多的就是Android和Google,乔布斯不断用“分化(fragmented)”一词来攻击Google和Android。

  厂商运营商公敌还是伙伴

  除了微软和Goolge,乔布斯也是传统手机厂商和电信运营商们的仇恨对象,因为他改变了这个市场的游戏规则。

  诺基亚们就做不到苹果的突破,他们搭建不了生态系统:不仅包括设备的硬件和软件,也包括了开发商、应用程序、电子商务、广告、搜索和社交服务。其他厂商早已明白这一点,摩托罗拉、索爱、三星以及LG等以往诺基亚的手下败将,纷纷投入Google阵营,诺基亚在反省后,终于明白自己也建设不了生态系统,于是联手微软。

  但这些往日的大佬,如今只能跟在Google和微软后面,他们的产品开发时间表,现在完全得按照后者操作系统升级速度来安排,他们的命脉已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是传统手机厂商们面对iPhone不得不接受的命运,至少他们还能借助别人给苹果制造麻烦。

  2011年,美国广告费用最贵的“超级碗”橄榄球决赛,摩托罗拉投入巨资,不惜代价向世人宣布,苹果就是当今移动互联网的“老大哥”,而他们要打破苹果的垄断。聚沙成塔,蚂蚁也敢向大象进攻。乔布斯和苹果,已成所有手机厂商心目中的公敌。

  不过,对于乔布斯一手带动全球智能手机热,运营商们却发现自己高兴不起来,为了满足iPhone带来的庞大移动数据需求,法国电信、西班牙Telefonica以及意大利Telecom Italia SpA等公司,去年一直在抱怨未来还必须承担巨额的数据网络建设费用。

  美国电信运营商AT&T最觉得委屈, iPhone用户仅占其用户总数的3%,但所消耗带宽却高达40%。由于大量的数据业务挤占带宽,很多用户抱怨AT&T的语音服务水平下降,甚至成为美国手机用户“最不满意”的移动运营商。

  但苹果App Store却赚得盆满钵满,其特有的计费模式也绕开了运营商,后者根本从中捞不到一分钱,实际上运营商每年还得自掏腰包,为消费者购买iPhone给予补贴,忍受不住的AT&T,被迫在2009年圣诞节后停止纽约地区销售iPhone。在遭到用户强烈反对后,又不得不恢复了纽约地区的销售。

  乔布斯压根就没打算与运营商分成,更别提分担运营商日益增加的设备投入。2008年,全球用户最多的中移动,也曾想把iPhone引入中国,高傲的乔布斯,死活不肯让步,中移动也不是好惹的主,因为营收分成问题,双方终因利益谈不拢宣告合作失败。其后联通成功引入iPhone,但必须达到的条件之苛刻,让人看到乔布斯的可怕:联通以3000元的裸机价格向苹果公司采购iPhone手机,每年保证销售100万至200万部,销售额不低于50亿元人民币。

  在渠道为王的当下,除苹果外,还没有任何一个手机品牌商敢向渠道提出如此过分的要求,更何况在中国,运营商又兼国有企业的“高贵身份”。但这是乔布斯制定的游戏规则,主导权就掌握在苹果手里,你爱玩不玩。同样彪悍的中移动选择放弃,但示弱的联通却选择接受。

  当中国人纷纷排队抢购iPhone4,大多数用户还为iPhone4断货而苦恼时,联通抢占了眼球,中国电信和中移动如今也是在后头虎视眈眈。所以,中国移动高调推出iPhone4免费“剪卡”服务,中国电信业也急忙宣称,欢迎苹果推出CDMA版本iPhone。

  运营商们发现自己是上了贼船,他们怨恨乔布斯的蛮横无理,但他们又不得不巴结苹果,是朋友?是敌人?谁都说不清楚,但赚大头只有一个,那就是苹果。

  用户和媒体自由与谎言

  “自由”是人类永恒的命题,但乔布斯却在控制着用户,苹果搭建的封闭体系,让用户享受到的便利,超过微软和Google,甚至所有互联服务公司。但这个便利是建立在剥夺用户自由基础之上的。

  这就像故事中的“浮士德”,为了求得知识,将灵魂卖给了魔鬼,用户体验就是知识,自由就是灵魂。如今很少人会去思考,为了机身的完美曲线,iPhone没有可更换的电池,这到底是给用户增添便利还是麻烦。

  一些不愿拜入“苹果教”用户,开始成为乔布斯的敌人。曾做红酒网站编辑的黄烨锋就是其中之一,他厌恶苹果的封闭,讨厌乔布斯的事必躬亲,他要做的事巨细无遗,这就是变相的独裁者。由于乔布斯的宣扬,苹果产品在粉丝看来都是完美无瑕,但黄烨锋认为苹果电脑的鼠标没有右键,就是一项非常愚蠢的设计,曾有果粉向他辩称:点击ctrl+鼠标键,就可以实现右键功能。

  “但这也变相承认了对右键功能的依赖性,那为何不设计一个右键呢?特立独行也需要考虑实用性问题。”去年9月,他在豆瓣上发起了反苹果联盟,如今这个小组已有500余人,他自己也买来iPhone、iPod和iPad,因为他认为只有通透地用苹果的产品,才有资格去骂它。他承认苹果产品设计一流,但理念却与社会发展相违背,所以他决定抵制苹果的流行,因为这给整个社会带来了统一的俗气。

  即便是苹果的粉丝,有时也会是乔布斯的敌人。苹果的产品从来都不是最新的技术,即便这个技术已经成熟,比如2010年iPad问世时,就没有摄像头,于是果粉们又像往常一样指责乔布斯的落伍时,乔布斯又会故技重施,在ipad 2上添加这个意见,永远留着一个弱点,又永远改正这个弱点,这个饥饿疗法让无数果粉又爱又恨,可谁让你是他的信徒?现在苹果信徒也在反思这个“乔教主”:在开放分享的互联网大潮下,这个独裁、自大、封闭的教主,真的是我们应该崇拜的对象吗?

  另一个不停批评乔布斯的势力就是媒体。路透社记者阿列克谢·奥瑞斯科维抱怨说,采访苹果股东大会简直是在考验记者的能力和耐心。媒体只被安排到了一个狭小的房间,通过闭路电视收看会议,房间里还有一些苹果员工在监视一切。

  苹果甚至不允许媒体人员使用笔记本和照相机,要想把乔布斯的发言及时发回编辑部,还真有点难度。年轻时,他的女友克里斯·安怀孕了,但他却拒绝承认自己是孩子的父亲,这引来了媒体的口诛笔伐。

  从此以后,乔布斯不相信靠写文章吃饭的人,但他懂得适当时机利用媒体,在重回苹果时,他利用媒体报道阿米里奥的丑闻,要同Google开战,他就抢先找到媒体指责对方不义,在新品发布之前,他要求公司上下严格对新产品外观和性能守口如瓶,以引起媒体的猜测和关注。

  在苹果公司,除了新闻发言人和他自己,任何员工都没有权利接受媒体采访,市场上出版的各类的乔布斯传,也均被他否认真实性,有的甚至付诸法律诉讼。孰真孰假,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本来就已习惯利用媒体散布他的谎言。

  最后一个敌人身体

  事实上,乔布斯如今最担心敌人是身体。

  疾病已经将他的身体拖垮,2003年10月,《财富》杂志披露乔布斯被查出患有胰腺癌,2004年他接受肿瘤切除手术。但两年后,他又变成日渐瘦削的公众形象,没人知道原因所在。2009年,乔布斯又接受了肝脏移植手术。

  如果2004年已彻底切除胰腺肿瘤,那此时的肝脏移植很可能是其他原因所致。但没人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乔布斯不愿意凡夫俗子们谈论他的病情。

  然而,作为苹果的掌门人,苹果世界的“国王”,乔布斯的身体已经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今年2月17日,美国的八卦报纸《国家询问者》就刊登了一张乔布斯的照片,并称他可能仅剩下6周生命。

  受此影响,苹果股价在第二天竟然一改平常的涨势,下跌了4.83美元。此前,乔布斯的每一次病危,都对苹果帝国的股价产生了影响,尽管后来乔布斯参加白宫晚宴的消息,又粉碎这条谣言。

  但是,很明显死亡仍然不想放过他,身体已成为了他的敌人,就注定了游戏主导权已不在他手上,此刻他的命运才真正掌握在“敌人”手中。 

相关专题:

双面乔布斯:独裁的天才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