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中塔国土公案 > 正文

张翔:中国与塔吉克斯坦的国土公案

2011年10月02日11:36四川在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张翔 媒体人

中国与塔吉克斯坦的领土问题

人民网载《塔吉克斯坦退还中国约1000平方公里领土》一文,称“塔议会下院12日多数票批准之前中塔两国政府签署的勘界协定。中塔两国领土争端问题起于19世纪下半叶沙皇俄国,延续至苏联及独立后塔吉克斯坦,争议领土面积约2.85万平方公里。两国存在130多年领土争端问题得以解决”。

中塔本无边界问题,因塔吉克斯坦在清朝时差不多全部都是中国的国土,只不过因清末《中俄续勘喀什噶尔界约》(左宗棠收复新疆后签订),成为历史遗留问题。 当时这一条约规定乌兹别里山口以南,俄国边界转向西南,中国边界向南,中间三角区域归属待定,1900年沙俄强行霸占中间待定的三角区,继而又声称所谓的中国边界向南是沿萨彦阔岭向南,并非正南,派兵强行霸占乌孜别里山口正南方向与萨雷阔勒岭(今地图上中塔未定界)之间半月形的帕米尔高原2万多中国国土。至此,今天塔吉克斯坦的差不多全部国土都脱离中国,并入沙皇俄国,形成现当代地图上的中塔边界未定界(就是实际控制线)。因沙俄霸占这一地区的中国国土毫无国际法依据,中国历届政府均未予承认。

南京政府时期,特别是割据台湾之后,开始大规模“地图开疆”,在地图上不仅收复了“外蒙古”,而且“收复”了面积超过当年俄国强占的三角形待定区和整个萨雷阔勒岭以西的土地,相当于收复了现在的整个塔吉克斯坦巴尔诺——巴达赫尚自治州和阿富汗瓦罕走廊,面积约7万平方公里,但由于国民党从来没有控制过南疆,更不要说边境地区,所以谈不上实际控制线有任何推进,当然除了地图开疆外,也没有签任何边界条约。

新中国成立之后,在苏联时期举行的中苏边界谈判时,中方提出三角形待定区苏联占了就算了,乌孜别里山口竖直向正南与萨雷阔岭间2万8千平方公里的半月形土地则必须要归还,但苏联当时处于强势,寸土不让,不仅如此,还在边界地区制造事端,如大家熟知的铁列克提事件(中哈两国间铁列克提争议地区在划界时划已经归中国)。

1991年底苏联解体后,塔吉克斯坦继承了这一段边界,但是,由于塔国自身面积狭小,面积仅14.31万平方公里,中方如果坚持全部收回所有2.8万平方公里争议地区,无异于要塔国亡国,这是根本不切实际的。在双方谈判中,双方互谅互让,平等协商,中国在中塔边界南段取得了萨彦阔岭以西1000余平方公里土地的实际控制权,并不再主张剩余争议区的主权。对于塔国来讲,1000平方公里并不是小面积,故此举在塔国引起不小的动荡。

此外,在中塔边界北段,02版地图上有一个向塔国方向的突起,而边界条约后05年版地图则无此突起,实际上,02年版地图仅仅是中国主张的边界,而实际控制线比较靠后,两线间为塔国实际控制(继承苏俄的实际控制)的争议地区(约150平方公里),两国达成边界协议后,塔国将争议地区东部的约占争议地区70%的土地实际控制权交给中国,中国则放弃对西部30%争议土地的主张。从实际控制领土的角度讲中国此处新增土地100余平方公里(随后中国即勘探发现了此地的金矿),应该讲边界谈判是有成果的。

1999年双方签署《中塔边界条约》,主要是处理北段这两个突起处的争议区的,并不包括帕米尔中塔未定界地区争议;2002年《中塔边界补充条约》签订,解决了帕米尔未定界的争议;2008年10月勘界结束,2010年4月,双方签订勘界议定书,中塔北段两个突起争议区,中吉,中哈边界都在03年左右完成了勘界,故而02到05年的地图上边界线由主张线变成了条约线,有所后退,中塔边界南段帕米尔未定界08年才正式勘界完毕,故02年与05年地图均是仍旧依照旧时将此处化成无点虚线(未定界),尚未体现出中塔勘界后虚线变实线(边界已定)和实际控制边界前推。

实际上,这一次的边界变动不过是对02年的老条约的确认。1997年,中国与塔吉克斯坦达成第一份《中塔国界协定》,2002年,塔吉克斯坦总统访华时承诺归还中国1000平方公里土地,两国签署《中塔国界补充协定》,确定两国国界24个界点。2006年,两国启动野外勘界工作,经过多年努力,两国勘定国界线494.953公里,竖立界标93个、界桩101个。两国2002年签署的边界协定塔议会早已批准,12日提交塔议会的中塔勘界协定是双方完成野外勘界后确定的最终文本,标志着两国边界争端彻底解决。

如何看待领土困局:大清帝国领土问题遗留下下不少“炸弹”

笔者看来,此次领土变动从中方来看是中国自苏联解体之后一直在进行的“领土互换”的延续。中国和东北、西北、西南所有国家的领土争议其实都是清朝末期领土争议演化而来。清朝时中国领土广大,一方面是由于满清王朝武功了得,从康熙到乾隆都热衷于开疆拓土的炫耀武功,所以把周边的弱小民族国家都纳入清朝的版图;另一方面是由于周边很多地区并没有形成真正的民族国家,都是些部落或者部落联盟,和中央王朝根本不具备抗衡的能力。实际上中古时代,中华中央王朝对边境民族地区并不是实际控制,而是通过所谓的“朝贡体系”,也就是纳贡称臣而已。中国在这些地区一没有军事占领,二没有直接派出官员管理。后来,沙俄帝国向远东地区扩张以后,沙俄实际上是和清朝可以抗衡的唯一政治力量。而中国东北、西北的弱小民族国家,实际上是在这一时期被中国和沙俄两大帝国瓜分的。

今天的塔吉克斯坦虽然在朝贡体系中曾经全部是中国的领土,但清廷本来对该地区的掌握就比较弱。1840年以后,清朝国力衰弱,一方面沙俄帝国步步紧逼,一方面又渗透了英国的力量,所以实际上该地区陷入中央政府完全不能控制的地步。特别是后来随着苏联帝国的强大,以及中苏之间关系的紧张,中国在该地区实际上没有重新获得清朝时期疆域的可能性。

中国在东北、西北、西南地区因前清领土问题遗留下来的“炸弹”实际上是不少的。领土问题是很敏感的问题,牵动国境线两边人民的神经,非常容易被民族主义者利用拿来大做文章。所以之前的中俄、中越之间勘界活动最后都低调进行(半个黑瞎子岛,阿巴该图洲诸,铁列克提,老山等等)。中国在勘界问题上并不是仅从面积上去考虑,而是出于两国管理的方便和以后的利益上去考虑。打个比方说,用10亩够不到的薄田,换2亩够得到肥田,这生意还是可做的。而且很多土地本来就不是在中方是实际控制之内,要回来一点就很不错了。毕竟近代中国根本守不住自己的国土,边界都是有争议的,何况塔吉克占据的领土是当年沙俄强占的。如果真的夺回来,恐怕半个塔吉克已经不复存在了。实际上这次塔国是出于希望从中国获得经济上的帮助,而主动放弃一些高寒山地,表示诚意。中国放弃对原2.8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要求,也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实际上我们后面最应该关注的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领土争端问题,该地区争议面积是最大的,9万多平方公里,分属西藏自治区林芝和山南地区,现在为印度实际占领,为“阿鲁纳恰尔邦”。估计是要不回来太多的,除非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如果最后能把藏传佛教的几个圣地要回来就算是巨大胜利了。

(四川在线)

相关专题:

中塔1158平方公里国土公案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