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28期实录 孙春龙 老兵回家

2011年09月26日18:3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28期实录 孙春龙 老兵回家

远征军遗骸归来

中国长期以来的观念是忽视个体利益

主持人:谢谢,听了孙老师讲述老兵回家的前前后后,里面有很多关键词:英雄、亲情、家、父母、与时间赛跑。再次感谢孙老师和志愿者团队,谢谢你们!(掌声)

下面各位朋友可以与孙老师进行交流。

网友1:孙老师您好,我看一部纪录片提到了台湾部分参加抗战的农民,他们在台湾遇到的状况跟大陆很相似,但比大陆稍微好一点。我们在跟余戈老师交流的时候,他提到中国为什么出现老兵不被尊重和被历史遗忘的问题,他认为是中国文化的特性,您怎么看?

孙春龙:和我们的文化真的有关系。我们长期以来形成的一种观念是对个体利益的漠视,在很多方面我们从没有关注到个体利益,他们只是成为炮灰、牺牲品。在9·11事件,当几千名遇难者的名字被美国人一个一个读出来的时候,我们却把一个车头埋掉,这是我们的处理方式。我们要转变我们意识中的很多东西,这个东西不仅仅是国家的问题,而是每个公民的问题,我们都要从尊重个体、尊重生命的角度出发,情况才可能会扭转。

提到台湾,我们也可能会去台湾,包括金三角、缅甸、印度都想去做。我在做这些事时,我更多的想抛开政治、历史因素,我不想评价你是不是抗日英雄,有没有上战场,你是否为逃兵,我就想他是一个中国老人,在他的暮年有一个心愿我们去帮助他。

网友2:听了这么多讲座,我第一次会掉这么多眼泪,张富麟有一个采访说过一句话,“可怜无定河边骨,尤是春闺梦里人。”我没有什么问题,我就想给您鞠一个躬,我特别敬佩您。今天是9月18日,我问身边的朋友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有人说今天是鬼下山,有的说今天是我爷爷生日。只有一个韩国人告诉我今天是韩国光复的日子。中国的一些年轻人他们是真的不知道,9·18是哪一年他们也是真的不知道,缅甸人都说我们没有历史记忆,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是炎黄最不孝的子孙,您做了我们这一代子孙应该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我心里很敬佩您,我想说声感谢,我一直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有很多愧疚的事。谢谢!(掌声)

孙春龙:在很多场合当有人向我表示感谢的时候,我内心诚惶诚恐,我觉得我受不起。我原来是《瞭望东方周刊》的总编辑助理,6月30日辞职,现在专职去做公益,现在没有一分钱收入,我觉得自己是在赎罪,如果在向我感谢我会感到内心更不安。当你看到那些老人时,我最大的满足、最心安的是看到老人一个一个的和他的家人团聚,他们能在暮年时真正展现出开心的笑容。

网友3:您好,这几年我们国家在远征军作战那一块有很多挖掘,也出了很多书籍,但中越反击战,最近30多年已经快速遗忘,很少被人提起过。这里面也有很多事,您是否关注过?

孙春龙:我前年帮助了一位老人,后来凤凰卫视给他做了一期节目《我在边境等你》,是河南一个参加越战的老兵。同村的人上战场之前有一个约定,就是谁死掉之后其他人要帮助他完成他的后事,后来真的有一个人去世了,当时尸体没有办法运回来,就埋在阵地上。前几年他突然想起,心里很不安,他已经下岗,然后到全国各地修自行车、打工,把当地的战友找到,到了边境上,但过不去。他们找到了当地很多村民,把这个遗骸的大概位置都找到了,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接回来,往返很多次,花了很多钱,最后带回来的是一包土。这个事我有很多感慨,我出生于1976年,当时我上小学,在欢迎这些老英雄回来时,都是编一个花环献给他,那时候每一个男生写作文时,都说我想去当兵。那是英雄荣归,所有的英雄都是以非常光荣的方式归来,但后面慢慢就不提了。有一个墓地在越南方向,为了和越南示好把这个墓地给迁了,官方的解释是为了中越关系,但日本人会停止祭拜它的靖国神社吗?英雄不要和政治联系得太紧密。我们有很多东西真的要改变,英雄永远是英雄,不应该因为政治和党派的原因身份变化无常。

第二,对遗骸寻找一定要有国家仪式,包括那么多的遗骸运不回来,需要外交部门去交涉,这是民间力量达不到的。如何对待英雄我看到很多案例,我们真的应该像美国学习。在国殇墓园有十几位美军烈士,以前只写了几个名字,后来尊重个体,要把19个人都列出来了。之后美国又不愿意,说这19人不能放在一块,因为有的人是在战争中牺牲的,有的人是得病死的,我们要区分开。这件事告诉我们对待英雄要非常客观,这是对死者的尊敬,让生者得到更多的信息。(掌声)

网友4:首先对您表示我的敬意,也向志愿者表示我的敬意。在座的都是年轻人,我们学的教科书上的历史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不堪入目。今天听了您的演讲很沉重。怎样让我们甚至比我们更年轻的人能够认识这段历史,记住这段历史?从国家层面给老人尊重是一方面,同样从国家层面对我们的教课书对历史有一个重新调整,把国家对国家民族做出重大牺牲的人给他应有的记忆,这是对我们下一代的负责,这是我的一点期望。谢谢!

现在国家最可耻的一个是忘记历史,还有一个是对英雄不尊重,不知道感恩。最近发生的老太太在大街上跌倒没有人敢扶,扶了要赔偿,这种案例跟我们对待历史、对抗战的先烈如出一辙,这是我的一些个人看法。

孙春龙:我感觉我们这个民族有很多劣根性的东西,需要去改变,慢慢做,一步一步来,虽然有很多,包括我们对历史的错误认知,包括对个体利益的漠视,如果不从自身做起来,将来有一天必将影响我们自己。我有时想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吗?我碰到很多非常奇妙的事情,比如在接每一个老兵回家时带他们去父母坟前都会下雨。有一次更奇怪,带老兵到坟前,下了大雨,没地方避。我说往回撤,雨很大。刚往回走就不下了,再返回又下了,躲不过就这样淋着雨吧。也包括这次遗骸回家,13号接的时候没有下雨,14号早上下葬时下了雨。有时候我想这是巧合,我们之所以会相信鬼魂的存在是因为我们的内心不安,良心不安,我们会相信鬼魂存在,就像一个贪官听到警报声音不安一样。我这次辞职,很多人不理解,我当时在微博上写“我不求华丽,但求心安”。(掌声)

帮助老兵这件事最早是从2000年、2002年开始,帮助得非常少,原因是很多人不知道这段历史,包括在2008年以前捐助数额非常少。深圳那些公司给他们捐助,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他们当时把一些捐助发给腾冲一个老兵,但第二个月时钱就断了,最后这个老兵想不通就自杀了,这是2007年的事。慢慢捐助增多是在2008年后,这几年我们帮助了500多个老兵,有七八十万的资金。我欣慰的是这些老兵都能通过民间的力量养起来,生活上衣食无忧,有什么想法可以帮他实现,但有时候还是会感到悲哀,世界上所有的二战老兵都享受到来自国家非常丰厚的养老和荣誉,唯有中国这个东西是来自民间。

网友5:您好孙老师,我是关爱抗战老兵网的志愿者,我们刚刚从发布会现场回来,在现场凤凰卫视主持人提到您,说孙春龙老师前段时间组织了一个活动,央视也去采访了,就在这最近一两天节目要播出?

孙春龙:今天晚上的10点36分《看见》栏目。

网友6:如果您以这个项目的名义申请国家的资助项目是否有可能?

孙春龙:我们是这么考虑,申请项目必须要有一个平台。我现在辞职之后,在深圳正在注册一个基金,详细的不便多说,希望有一个合法的平台。我们比较活跃的有两三千多名志愿者,现在主要是坐在电脑前发布消息。我们以前也会有一些募捐,但这些是不合法的,我辞职之后希望有一个合法的平台,现在正在筹备,一个月之后应该会有令人高兴的消息。有了这个平台之后会和政府对接,会告诉他们,配合国家把这件事做好,甚至有很多打算,比如这次迎接19具老兵遗骸回国没有人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然后就被火花掉,我很伤心。所以我想申请一块地作为无名烈士的纪念公墓,让每一具遗骸有一块墓碑,会采留DNA的样本作为记号留下来,或许有一天他的家人能找到他,留下最后一丝希望,不要让他最后成为一把灰。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关爱老兵志愿者周坚和阿霖,因关爱老兵相识相爱,今天,尖尖给阿霖发放了聘书。
    2011-09-23 21:09:57
    -转播-
  • 【携手抗击全球饥饿,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与腾讯及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WFP首次与中国私营企业及其发起的基金会建立战略合作。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捐款100万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在中国和柬埔寨的校园营养餐项目,每天为约8500名儿童提供一顿营养餐。WFP也将开通腾讯月捐计划。
    2011-09-13 11:04:54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