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28期实录 孙春龙 老兵回家

2011年09月26日18:37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28期实录 孙春龙 老兵回家

刘召回

“老兵回家”项目得到很多人的帮助

这个老兵叫刘召回,也是四川人,当时有很多川军参加了远征军。他手里拿着的也是外侨证,和杨剑达拿到的一样。拿着这个东西在异国他乡无法证明自己是中国人还是缅甸人。刘召回是我于2009年2月份去缅甸采访、接老兵回国时无意中发现了他。他说听说祖国有人帮老兵回家。他见到我的第一句话是“我想回家”。我把他家的信息发到网上,通过网友接力方式把他家找到,这是他的弟媳妇,弟媳妇给丈夫说他哥哥还活着他不相信,“怎么现在还活着?”他以为哥哥早就不在了,他问我,你是不是一个骗子,我把照片给他,他说真的很像,但我怎么相信你呢?我说没有必要相信,我给你把活人接回来。

张浩东,一个河南老兵,当年接老兵回家时他强行要跟着我们回来,自己拿着东西就来了,说要回去。但当时他的家没有找到。我当时跟他说你现在回去,你家没有找到你去哪里?他说了一句话感动了我“只要你把我拉到我的乡镇我就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从这句话我感到一个老人对家的思念和回家的那种非常迫切的心情。其实我知道,真的把他拉到乡镇,他根本不可能找到他的家。但冲着这句话我就说带你回去,试着找一次。我在做老兵回家时真的感觉到上天在帮助我们。我记得在2009年5月底接9个老兵回国,到昆明,上午开新闻发布会,下午这些老人要从昆明各回各家,这时候我最头疼的问题是张浩东的家没有找到怎么办,让他去哪里。就在我们开新闻发布会时,我们接到一个电话,一个在广东打工的河南老乡看到《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后联系到他的家人。有时候,在最后时刻总是有人在帮助我们。

2009年3月我去缅甸采访这些老兵,后来接他们回国是在2个月之后,因为我回来之后要做很多准备,包括帮助他们找家。到2009年5月我接老兵回家,但我知道凭我一己之力根本没有办法做好这个活动,后来我给我的媒体同行写了一封信,信里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想做的,就是让那些真正的英雄,在迟暮之年,能感受到这个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庇护过的国家的子民,对他们的礼遇和尊重……这封信得到很多媒体老总的支持,派了媒体记者一同前往,每个老兵所在的省份都会有一两家媒体去,除了采访报道之外我还交给他们一项任务:从昆明开始,老兵回家的全程他们负责。他们欣然答应,而且做得非常好。

2009年5月30日,9个老兵在他们子女的搀扶下颤巍巍的走过云南的畹町桥。1942年有10万大军从这里出征参加抗战,67年之后是另外一支队伍,晚了67年后他们终于回家。做这个活动时我们遇到很多困难与难题,当时做这些活动时没有向一些部门提前汇报这件事,因为第一次接李锡全回家是用一个非法方式做的,第二次我如果提前告诉他们怎么做时,这个活动可能很早就夭折掉,当时我说不管怎么样,我把他们接回来,不管能否回到家首先要做。第一道难题在缅甸就出现了,过境时因没有合法证件,缅甸移民局不放,并且又看到中国这一次有这么多人来欢迎他们,当时市委市政府都很支持,来了几百人组织了一个欢迎仪式,包括边防武警,这时候缅甸的移民局不让出境,做了很长时间的工作都无果,当时是下午2点的活动,经过一个小时都没有交涉下来,甚至用了很多不正当的手段,我们当时想不管花多少钱,不管用什么方式要确保这些老人从这里回家,但坚决不行,无法过去。我非常绝望,这些老兵难道就此打道回府不能回家吗?这时候一个老兵说旁边有一条小路可以绕回去。即使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我坚决告诉他不行。老兵说可以,没问题,我们平时常走,安全方面没有任何问题。我说不行!你们已经偷偷摸摸的在异国他乡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我现在就要让你们光明正大的回国。当时我想,今天不行,我等到明天,明天不行我等到后天,总之一定要从这个桥上回家。经过几个小时交涉,终于在四点一刻这些老兵得到放行。

讲堂128期实录 孙春龙 老兵回家

军礼

这是当时影响很大的一张照片,通过很多协调,边防派出两位礼兵向这些军人行军礼,有非常多让人感慨的方面:中国共产党的两位现役军人向国军的两位老兵行军礼,在那个时候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可能会让半个世纪的恩怨、委屈在那一刻烟消云散,对于老兵来说是一个迟到的尊重,但现在毕竟有人开始来做,毕竟他们享受到了这一刻。

这个老兵是经明清,江苏人,过境走过桥时已经泣不成声。经明清住在印度和缅甸的边境上,非常远,要做两次飞机。回家之后他告诉我,他一辈子想回家。开始留在缅甸时他是一个汽车兵,贷款买了一辆汽车,跑运输,说等哪一年攒够钱之后要回家,终于他攒了很多钱,但有一天他生病,他把车让给别人去开,别人开着他的车出了车祸,死了5个人,一下子赔得倾家荡产。然后他觉得钱来得太慢就去贩毒,第一次就被抓,被罚款,坐监狱。他看这样没希望了,幸好他的儿子有出息,他的儿子在新加坡考上了博士,在新加坡工作,有很好的收入,他那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身上,他说儿子有朝一日能带他回家。但他的儿子刚工作两年后就得了癌症去世了。老人回家的心就这么死掉了。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在跨过畹町桥步入自己土地那一刻的心情。我们当时找他的家,他的表姐还在,他的表姐当时处于深度昏迷中,已经没有了知觉。我们告诉表姐说他的表弟要回来了,他的家人惊奇的发现他的表姐竟然能说点话,而且能还有点动作,非常奇怪。后面他的家人都希望他的表弟能够赶快回来见他表姐一面。他们俩小时候关系非常好,当时经明清给地主打工,经常偷地主家的东西给表姐吃。在缅甸听说表姐病重,就说赶快回去吧,赶快回家见表姐。我们算了一下时间,在经明清踏上祖国土地那一刻他的表姐去世了。

很多老兵都是这样,在自己父母坟前非常惭愧,因为他们忠孝不能两全,没有办法尽孝,包括后来的刘辉,他的母亲当时想要他回来,因为他的父亲去世了,让他回来安葬他的父亲,他的排长把他的信收起来,藏起来,害怕他看到之后逃掉。很多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不管他当兵是为了吃饱肚子还是为了国家,但毕竟为这个国家牺牲了自己的家庭,牺牲了去赡养自己的父母,牺牲了去做儿子的一个责任,所以很多老兵回家第一次都是去自己的父母坟前,我们所能做的是用一些非常微弱的方式给他们内心一次安慰,我们在机场组织志愿者向他们献花,我们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他们的尊敬。

张浩东回家后听着很多家人向他说他的家人、他的姐姐、他的父母的故事。家人告诉他,张浩东离家后,父母就开始四处打听他的下落,并一再追问堂弟。被逼急了,堂弟就想了一招,找了个信封,装了两张纸,说是张浩东寄来报平安的信,还装模作样地把“信”念给张浩东的父母听。张浩东的父母不识字,信以为真,有一天拿出信封竟然发现里面装的是白纸,断然与他堂弟翻脸。

张浩东的母亲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去世了,在世时经常会念叨儿子,那时河南闹饥荒,她经常会给家人说:“不知道那个娃还活着没有?”家人也托付去台湾的亲戚及邻居打听过消息,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本来就已经揭不开锅,张浩东的母亲依然会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吃的拿给算卦先生,让算算自己的孩子是否还活着。每一次算完,她都会高兴好几天,算卦先生都会告诉他,他的儿子禄马还没倒,人还在,迟早会回家。为此,张浩东的母亲常常站在巷子口等儿子,只要有背包的人经过,就会追上去看是不是张浩东。这位母亲,就在希望与失望的交织变幻中度过了自己的后半生。

张浩东的母亲去世后,他的姐姐继续了母亲的遗愿,每年清明节,都会按照当地的迷信,抱着家门前捣米的石臼大声哭喊:“进忠,回来吧!进忠,回来吧!”年年如此,直到十多年前去世。

母亲走了,姐姐也走了,那个被称作进忠的孩子终于回来了。只可惜,他再也看到娘的身影,他再也听不到姐姐的呼喊。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关爱老兵志愿者周坚和阿霖,因关爱老兵相识相爱,今天,尖尖给阿霖发放了聘书。
    2011-09-23 21:09:57
    -转播-
  • 【携手抗击全球饥饿,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WFP)与腾讯及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WFP首次与中国私营企业及其发起的基金会建立战略合作。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捐款100万元人民币,用于支持在中国和柬埔寨的校园营养餐项目,每天为约8500名儿童提供一顿营养餐。WFP也将开通腾讯月捐计划。
    2011-09-13 11:04:54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