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23期实录 曾文珍 台湾纪录片的现状和发展

2011年08月23日17:16腾讯公益[微博]曾文珍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23期实录 曾文珍 台湾纪录片的现状和发展

曾文珍老师在介绍台湾纪录片现状

政府出资支持纪录片培训

主持人:前两天我听您课的时候,您曾经提过台湾有纪录片社区影像培力营,是面向大众的纪录片培训机构,能不能给大陆的网友分享一下?

曾文珍:其实所谓社区纪录片影像培力营,面向的对象是不会拍纪录片,但对拍纪录片有兴趣,我们就开课程让他们学习。县市政府,如果当地有所谓的文化中心或影像博物馆,就去设计课程,招揽对拍纪录片有兴趣的民众,也不用交什么费用,就可以来上课。我们会从怎么拍纪录片、纪录片企划案怎么写、怎么做田调、怎么现场拍摄、最后怎么剪辑,整个课程都会在比较短时间里教一遍。最重要的是他们要在课程结束的时候,拍出一个片子来,拍完以后,会有一个正式的放映机会,让他跟现场的观众做一个互动。我们也不是想训练出一些拍纪录片的导演,我们希望教授这些学员,让他们对纪录片有一个认识,不管是文化性还是教育性,当他们回到自己工作岗位上的时候,这样的理念是可以慢慢散发出去的。我觉得更深层其实是做一个有关于美学的教育,让他们通过纪录片的训练过程,去建立美学的观念。

主持人:这个培训是免费的吗?

曾文珍:是免费的课程,但来上课的话,至少要自备一个小型的摄影机。

主持人:不收学费,那培训的资金谁提供?

曾文珍:政府会有一些预算。比如今年要举办这样的培训大概有多少课程,包括讲师的费用需要多少,政府会支持这些费用。

主持人:刚才听到您好几次提到“政府支持、政府支持”,但在一些自由主义者眼中,政府的深度介入不是好事,他们相信市场的力量。您怎么看待,在台湾纪录片领域,政府介入这么多、这么深,并没有导向坏的方向,而是导向好的方向,关键点是什么?

曾文珍:台湾纪录片现在看起来发展比较蓬勃,但在过去15年之内,台湾的商业电影并不景气。有一些电影的从业人员会做一些其他的工作。比如一些年轻的导演,没有办法拍商业电影,他们就拍出一些不错的纪录片。政府扮演的角色只是,在经费上资助,其他的事情都退到外面。

政府的资助只能是一部分,只是一个助力,其他部分你必须自己想办法,把片子做好。

主持人:当有一天,假设台湾的政府部门出台一个纪录片行业标准,或者台湾的政府说要对纪录片行业设个门槛。如果它做这种行为的时候,您感觉像您这样的从业者会做什么样的反应?

曾文珍:门槛是什么意思?

主持人:比如政府成立一个某某协会,以后您拍什么片子之前要审批,审批要缴费。

曾文珍:这个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因为现在民众普遍有一种认知,拍片是个人的行为,就像你做一个文学创作一样,你要做出版一样,纪录片已经等同这个了。你拍一个片子要做发行,内容上是否有色情?会有一些条文规范,但是没有门槛要做审查,因为这样的审查制度在戒严之前是有的,后来就没有了。我想以后也不会再有。如果真出台的话,我觉得会引起民众非常大的反弹。

主持人:刚才提到台湾公共频道有一个纪录观点栏目,这是台湾纪录片重要的播出渠道。大陆也有纪录片频道,您怎么做对比?

曾文珍:台湾的公共频道纪录观点,是做一些节目的规划和放映,大概三个部分,一个是工作人员自己做的纪录片。还有对外委制,一些导演提企划案,如果通过,就给一笔制作预算让他们拍摄。另外一个就是购买一些国外纪录片来播放,节目还是很多元的。大陆这边纪录片频道我没有看到,所以不是很清楚。

台湾拍摄纪录片的资金来源

主持人:如果把纪录片行业看成一个生态系统,我们可以分为生产环节、传播环节和消费环节。在生产环节,我们讲堂上一期请到零频道的郑琼和邹娟,她们提到大陆拍摄纪录片找资金很困难,基本上是自己筹集、找亲戚朋友借。台湾纪录片拍摄找资金方面是怎样的情况?

曾文珍:台湾的导演拍摄纪录片时,如果经费不足,可以通过一些单位做一些申请或补助,甚至找一些民间企业,只要认同拍纪录片的理念,也会愿意在经费上做一些资助。当然政府也有补助的管道,你去做一个提案,如果评选通过,也可以拿到部分经费。一部片子可能经费来源是很多管道的,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把一部纪录片完成。

主持人:当您打算拍一部纪录片的时候,您拿着自己的策划和大纲找资金的时候,您主要阐述的观点,是侧重这个片子的社会意义,还是商业方面?

曾文珍:纪录片有高于商业电影的价值就是,一个好的纪录片应该会被留下来。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当一些观众在看某部纪录片的时候,同样可以从里面得到一些启发。这是纪录片很重要的意义。所以如果我今天做一个纪录片企划案,要给人家做一个提案报告的时候,这个纪录片必须被拍摄下来重要性和被保存下来的价值感,应该远超过商业性。

主持人:您评价一个纪录片的好坏,只是时间属性吗?

曾文珍:应该看这个片子会影响的面有多广,这里面包括时间维度。有些片子,比如在过去十年前或二十年前拍的,不会因为时间过的久,重要性就被抹杀掉了。

主持人:您之前拍的《春天:许金玉的故事》获得第三十九届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能不能分享一下,您当初拿着这部片子的大纲找资金时,是怎么游说的吗?

曾文珍:这部片子的资金有政府部门的资金,另外我有申请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里面纪录片的补助。我在做游说过程中,跟评审委员讲——这对台湾来说是一段重要的历史,经过这段历史,这位被关了15年黑牢的时代女性,生命中所散发出来的光辉,我强调的是这一点。她的人性并不因为政治苦难抹煞掉,反而走出监狱之后,积极做的是对社会人群服务和奉献的想法,这是可贵的。她并没有更多的悲情和愤怒。这也是我想通过片子来传递的信息。

主持人:您的作品获得最佳纪录片奖时,有另外一部片子《山有多高》同时也获得最佳纪录片奖,您怎么评价这部片子?

曾文珍:我跟汤湘竹导演也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在纪录片的认知方面有很多共识。《山有多高》这部片子,反映的是乡愁。台湾和大陆当时的军事对抗,让很多老兵到台湾去后过了大半辈子,大陆亲人音讯全无。汤湘竹导演跟着老兵父亲回到大陆老家,看到老家的情况。其实他们回到老家的旅程,除了一解乡愁,某种情况下也是释怀心中的遗憾。片子让我们觉得台湾和大陆因为战争分割那么久的思乡情感,描述的很细腻。台湾不少人跟汤湘竹导演的家有很多的相似,这片子在台湾引发很多共鸣,就是因为触动了共同的情感。

主持人:汤湘竹导演怎么看您呢?

曾文珍:我们是好朋友,也彼此欣赏彼此的作品。许金玉这样一个时代女性,一个女导演处理这样的片子,跟男导演处理这样的题材可能有不一样的触角,可能他会从许金玉女士的思想信仰拍摄起。但是他没有想到我会从一个小小的皮蛋行拍起,这对他来说挺有趣的。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版权声明:本讲稿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相关微博:

  • 纪录片有高于商业电影的价值就是,一个好的纪录片应该会被留下来。不管时间过了多久,当一些观众在看某部纪录片的时候,同样可以从里面得到一些启发。这是纪录片很重要的意义。
    2011-08-23 11:20:38
    -转播-
  • 全世界除了中国,可能就是朝鲜,需要用纪录片来传递国家的声音和形象,这样的纪录片历史上并不是没有先例,意志的胜利就是第一个最好的代表。 这类片子是把地上的人生生地变成神,因为是“生生地硬变”,所以基本上都是一个调调:全面歌颂。我也不知道,那些做的人是否真心相信他们在歌颂的对象和内容
    2011-08-23 12:15:47
    -转播-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