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公共讲坛 > 正文

思享时间:于建嵘 农民工子弟学校触动了谁?

2011年08月17日11:41腾讯公益[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思享时间:于建嵘 农民工子弟学校触动了谁?

于建嵘

6月份以来,北京海淀区、朝阳区、大兴区等地有30多所打工子弟小学被关停或即将关停。数千名农民工子弟面临无学可上的困境。农民工子弟学校触动了谁的利益?农民工子弟学校为何被抛弃?8月16日 19:30 腾讯“思享时间”,盛邀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教授于建嵘探讨:农民工子弟学校触动了谁?访谈地址: http://zhibo.qq.com/mbask/757/index.html

下面是交流实录:

张安平 : #提问于建嵘#于教授您好,针对各地出现的许多强拆及对抗强拆的现象,我想问4个问题:1:是不是地方官员为了GDP和升迁,就不顾中央三令五申而冒险。2:或者就是就是中央默许,三令五申是为了安抚民众,做表面工作。3:民众抵抗强拆违法吗?4如果遇到强拆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于建嵘 : 拆迁问题,有地方政府的政绩,也有地方官员的利益,实际上关系到中央政府的政治。现在许多地方是土地财政,而国家强调稳定压倒一切。没有了土地财政,地方政府没有办法运行,那是最突出的稳定问题。而强拆只是个别人的稳定问题。两者选择的话,他们当然选前者了。

蒋小华 : #提问于建嵘#于老师何不招贤纳士,共同组建一个全国连锁形式的农民工子弟学校,国家现在躲避这个问题,但是农民工子女教育问题实属重要,中国有很多看重教育的人,想必会得到大家的支持,你觉得呢?

于建嵘 : 不知如何办啊。你有好计划,我当然支持你。

陈慧 : #提问于建嵘#学校能拆,可拆之前的各方因素为啥没有考虑,深思熟虑都做不到,谈何人道?所有的政策没有十全的方案,就即刻执行,是惯性所致抑或强权作怪?

于建嵘 : 我也认为,先应安排好孩子们上学才说拆除之事。让孩子失学,是对公民平等的受教育权的侵犯。

西部爱上鱼 : #提问于建嵘#于老师:可否借这次拆民工子弟学校把他们都“逼”入公立学校,破使公立学校向他们开放?

于建嵘 : 我们当然希望公立学校向他们开放。可事实上很难做到。

张一飞 : #提问于建嵘# 于建嵘(@yujianrong) 为什么要用农民工,外来务工人员等等这样词语,我很少有看到称为公民的。难道就低那些所谓的城里人一等?

于建嵘 : 实际上称为农民工也好,进城务工人员也好,公民也好,最关键是的权利的实际平等性是否存在。

陈慧 : #提问于建嵘#学校能拆,可拆之前的各方因素为啥没有考虑,深思熟虑都做不到,谈何人道?所有的政策没有十全的方案,就即刻执行,是惯性所致抑或强权作怪?

张安平 : #提问于建嵘#于教授您好,针对各地出现的许多强拆及对抗强拆的现象,我想问4个问题:1:是不是地方官员为了GDP和升迁,就不顾中央三令五申而冒险。2:或者就是就是中央默许,三令五申是为了安抚民众,做表面工作。3:民众抵抗强拆违法吗?4如果遇到强拆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茄子老师 : #提问于建嵘#作为一名老师,我很心痛,这次拆除学校的目的何在啊?

于建嵘 : 说是进行管理,实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推卸。

孔 : #提问于建嵘#可不可以让城市的去农村上学?感觉城市学生到农村接受再教育很有必要!

于建嵘 : 这个比较困难,硬性规定,不行。自由选择,也不行。

何铭峰 : #提问于建嵘#大城市的教育太发达了,基本上都能比较轻松地考上好的大学,而在农村,要想考上好的大学得比城市人付出多几倍的努力……教育区域发展的不平等直接导致了受教育的不平等,我想问于教授,要是老师的待遇全国统一的话,这种状况会不会因此而改观?

于建嵘 : 可能还不仅仅是老师的待遇统一的问题。硬件和教育的其它资源的均衡发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欢笑 : #提问于建嵘#于教授,现在许多国人的心中,您就是他们的代言人,您认为您能够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吗?

于建嵘 : 我最怕别人说这样的话,我如何能成为代言人呢?我只是随性而对一些公共问题发表一些自己的看法罢了。我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是看见不平之事,说说。

柱子哥 : #提问于建嵘#北京5环内的孩子们还有数万失学的呢,可是希望工程都跑非洲要搞一千个希望小学去了。他们就不能先把国内眼皮子底下的事干好再说吗?先让山里的孩子吃上午餐他们再去吃大餐行吗?于教授对此有何评论?

于建嵘 : 一旦某项行为成为了政治,那就很难用常理来评判了。实际上,保障本国公民的平等权利更应是最大的政治。

-廉孟辉- : #提问于建嵘#其实农民工子弟的学校不管是教学环境 还是教学质量都是很令人担忧的。但是至少还有个学可上。。政府还是为人民服务么?

于建嵘 : 我同意你的看法。可以改变办学条件,但不能为了改变办学条件而让农民工子弟失学。

余以为 : #提问于建嵘#广州政府从农民工人中间考选公务员,您如何评价?

于建嵘 : 用农民工来管理农民工,是他们制定这一政策的出发点。实际上,问题不在谁当公务员的问题,关键是让农民工能建立自己的组织进行自我管理更重要。

吴建平 : #提问于建嵘# 于建嵘(@yujianrong) 于教授,我想问的是天子脚下,为何容不下农民工子弟学校?究竟是触动了谁的利益?网上有种说法是,赶走农民工从他们的孩子下手,您同意这观点吗?

于建嵘 : 这个观点需要有更多的证据支撑。我更把这次拆除学校的事,看成是教育行政部门的一种管理行为。问题在于,这种管理没有考虑到孩子失学的问题。

张宝文 : #提问于建嵘#同乡会是农民自己组建的组织,也就是于老师说的“自救”,没了制度和法律的保障会不会显得势单力薄,到头来就是一种形式而已?

于建嵘 : 有些地方也偿试着建立农民工工会。

包包理 : #提问于建嵘# 于建嵘(@yujianrong) 我想说的是:户籍直接牵扯到小孩上学的问题,没有户籍,就不能在工作地让孩子上学,<起码要掏不菲的借读费,别说国家禁止了>我就是,现在小孩上小学3年级,借读费3万,想想可怕不???

于建嵘 : 我也不明白,这样的事情况为何政府就管不了呢?讲到底,他们有共同的利益。

1013 : #提问于建嵘#国家这样做会不会让广大人民心寒呢,农民子弟难道不是中国人吗?为什么和城市孩子的受教育环境有天壤之别呢?

于建嵘 : 这个问题需要改变。公民享有平等的教育权,是现代社会的基本原则。

魏金驹 : #提问于建嵘#请问于老师,现在特别是农民工,在城市里一样缴税,缴费,却享受不到纳税人的权利,特别是教育和医保,我们能做什么?

于建嵘 : 实际上,我们还真的很难做些什么。因为这种制度性的问题,不是公民通过一些民间行动可以改变的。当然,呐喊是我们一个可以做的也许会有些效果的行为。

张海军 : #提问于建嵘# 于建嵘(@yujianrong) 请问于教授,如何看待党校系统事业单位改革实行所谓绩效工资改革问题?

于建嵘 : 这个没有研究过啊。党校可是一个神秘问题。

张宝文 : #提问于建嵘#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农民工子弟的利益更不应该牺牲。政府是不是应该成立什么团体或者机构来维护其合法权益?目前是否存在这样的团体或机构?

于建嵘 : 广东在偿试着许可农民工建同乡会之类的社团组织。

流行语 : #提问于建嵘#有钱帮助非洲修建学校,却让中国小孩无学可上,他们在想什么?

于建嵘 : 这种做法的确受到了批评和质疑。我同你一样,也想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

任金蕊 : #提问于建嵘#那个视频看了让人心酸,孩子的眼神更让人揪心!试问如果那所学校是北京的公办或私立学校还会这么断然的拆除吗?北京,我的首都,你是怎么了!

于建嵘 : 我认为政府当然要对各种私立的农民工子弟学校进行管理,对一些不具备基本办学条件的学校进行整改。但是,在拆除之前,应首先要有安置这些孩子的规划。现在这种不讲安置,只讲拆除的做法显然是错误的。

南锋砚 : #提问于建嵘# 于建嵘(@yujianrong) 您好,我们想知道,拆除了学校,这里要做商业用地么?这些孩子的未来在哪里?几年前的春晚,有一个关于打工者子女希望学校的小品,虽然不逗趣也不感人,但写到了很多打工者的心里。现在呢?弱势不代表着弱智,希望国家能给予弱势群体更多的关注。

于建嵘 : 这个问题很复杂,需要对具体的案例进行分析才能得出结论。从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些农民工子弟学校一般都是租村集体的土地建设的。这的确具体一个很大的风险,因为一旦土地的商业收益远远高于具体一定公益性质的学校收益时,就会被无情地拆除。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