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卡扎菲下令强奸? > 正文

利比亚当局外交军事渐失上风 后卡扎菲时代显现

2011年06月02日08:48环球时报邱永峥林美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环球时报》记者三进利比亚感受卡扎菲颓势

与今年3月初首赴利比亚相比,《环球时报》第三批特派记者很快就感受到利比亚东部的巨大变化,其中最明显的是卡扎菲的影响力日益势微,而反政府的外交军事力量趋强。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地视班加西为利比亚的未来合法政权,并努力说服卡扎菲主动弃权。后卡扎菲时代已经开始波及利比亚普通人的生活,改变中东北非的政治格局,影响“阿拉伯之春”的进程。

边境海关严管外交官穿梭,班加西渐具“国家主体”特征

三个月前,出入反政府控制的利比亚东部地区易如反掌,媒体人只需告知“我是记者”便可以扬长入境,其它人只要有足够耐心也能等到边境洞开的时候入境。

5月27日,当《环球时报》记者再度由埃及萨卢姆口岸入境利比亚东部时,发现这里的边防出入境管理丝毫不亚于埃方:所有出入境的利比亚人和外国公民都得出示有效的护照或者旅行证明,详细填写出入境表格,录入电脑存档后才能放行。

记者入境则要比普通人麻烦。 “你们需要得到班加西方面的特批才允许入境,”一位海关管理人员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填好你供职媒体背景,你从业情况,到班加西住在哪里,还有就是报道计划,然后要等班加西的电话批准。”这位海关人员还善意提醒说:“一会儿你的护照上还得盖我们东部的入境章,那就意味着你去不了扎扎菲管的西部地区了,如果后悔的话,现在回埃及还来得及。”一个半小时后,本报记者才被获准入境,而海关官员抱歉地说:“既然我们获得越来越多国家的认同,那么作为国家主体的边防海关当然要严格起来了,希望你们也能理解。”

在班加西穿梭的各国外交官也在增多。《环球时报》记者下榻的班加西UZU饭店留言版的最新通知是:意大利外长5月31日中午11时30分要与各国媒体举行见面会,而意大利驻班加西的领事馆也于当天正式开张。除意大利外,卡塔尔、法国、塞内加尔等国陆续承认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合法政府”。

相形之下,卡扎菲政权的外交空间不断地被压缩。在俄罗斯总统要求卡扎菲“弃权”之后,北约秘书长拉姆森5月30日在布鲁塞尔公开表示:“卡扎菲政权眼看就要玩完了,他在国内外日益孤立……是到他主动离开的时候了。”联合国人权总管纳维-菲莱当天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猛烈抨击说:“先是利比亚,现在是叙利亚所采取措施十分残暴,无视人权的程度令人震惊。”

南非总统祖马是卡扎菲的多年朋友。他于5月30日赶到的黎波里进行最后的外交努力。《环球时报》记者和各国媒体同行当天坐等福马与卡扎菲的会面结果,希望能得到避免战争继续的好结果。祖马当天下午14时抵达的黎波里的阿齐齐亚兵营,与久未露面的卡扎菲进行了长达两个小时的面谈。颇令外界感到意外的是,近来为躲避北约猎杀东躲西藏的卡扎菲精神状态还不错:戴着标志生的墨镜,身穿阿拉伯传统大袍,说话颇为有力,粉碎了外界有关卡扎菲精神与身体健康每况愈下的传言。他还带祖马参观了北约轰炸的现场。

然而,祖马并没有带给外界最期待的“卡扎菲愿意辞职”的信息。祖马在会面后只是淡淡地说,卡扎菲“随时愿意执行非盟的和平路线图”,那就是立即停火,同意人道主义援助进入利比亚,进行改革。然而,这一路线图早遭班加西反政府势力和北约拒绝,因为全国过渡委员会和北约同意停火谈判的提前条件只有一个,那就是卡扎菲和他的家人必须下台,立即离开利比亚,但祖马显然未能说服卡扎菲。不过,南非政府显然并没有放弃最后的努力。本报记者从全国过渡委员会司法和人权部长穆罕默德-阿尔-阿拉盖那里得知,南非政府的另一个代表团正在秘密运作保证卡扎菲和家人离开利比亚后不会遭海牙国际战犯法庭追诉的计划,以期能说服卡扎菲“走人”。

班加西人似乎并不介意卡扎菲是否接受祖马的调停。班加西东城秘密训练基地的指挥官阿迪尔-阿尔-哈西5月30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政治和外交意义上来说,卡扎菲已经死掉了,他做出何种决定现在已经不在重要。”

反政府武装变身“正规军”,有生力量不断输往前线

三个月前,利比亚反政府武装给《环球时报》记者最深的印象是“无组织无纪律的乌合之众”,但三个月后利比亚以政府武装俨然变身为具有一定战斗力的“正规军”。

5月29日,本报记者抵达艾季达比耶前线。在西大门前进20公里处看到,反政府武装的“格兰德”多管火箭炮分层次部署在10余平方公里的范围内。艾季达比耶前线总指挥达乌德-埃萨将军向《环球时报》独家透露,自当日清晨6时起,反政府军的火箭炮群进行了一个月来的首度大反击,打击的目标是正前方120公里左右的政府军主阵地,参战的反政府武装约840人。在本报记者采访的2个多小时时间里,反政府武装的多管火箭炮群每隔5分钟就群射一次,发出的巨响让脚下的沙漠都在颤动,扬起的沙尘有数十米高。达乌德是卡扎菲军队的少将,跟卡扎菲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烂熟”。他说:“我们现在有足够的武器弹药,甚至有外国提供的秘密武器来对付卡扎菲的军队。”尽管他不愿意透露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但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20分钟时间里,至少有6门“格拉德”多管火箭炮从后方驶抵前线。这一幕与本报记者两个月前看到反政府武装除了单兵武器外,几乎没有重武器的情况截然不同。

5月30日下午,《环球时报》记者在班加西城东的秘密训练基地里看到,在这里受训即将由海路开赴米苏拉塔作战的反政府武装完全不同于三个月记者在训练中心看到的“乌合之众”。当时的反政府武装几乎是清一色的平民,在训练中心接受两至三天的训练后,也就是刚刚懂得扣板机就被送往前线,并且根本没有任何的建制,更不要说战术战法了。

然而,本报记者这次在东城秘密训练基地看到,当天完成训练立即开赴前线的反政府武装几乎是清一色的壮年男子。训练基地指挥官阿迪尔-阿尔-哈西告诉本报记者:“我们这里只接受18岁以上的青年入伍,并且有身体条件与政治背景审核的要求。合格的男子留下来接受一个月的轻重武器射击和战术战法训练,经过考核合格后才可以派往前线。我们训练中心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将他们从百姓转变为职业军人。虽说时间还是很苍促的,但较之以前是好多了。”尽管本报记者获准可以在训练基地内拍照,但在拍一名教官时还是被勒令删除照片。哈西后来向本报记者坦承:“不时有外国教官来这里授课,他们都很职业。”显然,本报记者当时拍到的就是一名西方国家的军 事教官。尽管哈西以“军事秘密”为由拒绝提供参训的人数,但却承认:“这个基地每天都有象今天这么多的受训兵员结业开赴前线。”记者粗粗统计了一下,正好是一个加强连的规模,而班加西全城有约6个这样的秘密训练基地。

由于每天都能得到“新鲜战斗力”的增援,所以卡在“的黎波里咽喉”处的米苏拉塔不但顶住了政府军的轮番进攻,而且还将战线扩展到城市40公里外的达弗尼亚镇,而在的黎波里以西,与突尼斯交界的边境小镇津坦也牢牢地控制在反政府军的手中。

除了战员素质不断提升的反政府武装外,西方的地面战部队事实上已经介入前线战事。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记者5月30日在米苏拉塔最前线偶然拍到了6名英军特种战部队。他们均穿沙漠迷彩,裹着阿拉伯头巾,全幅武装在前线协调反政府武装与英军武装直升机共同攻击政府军行动事宜。

与反政府武装交手的利比亚政府军的力量却在不断削弱中。5月30日,8名叛逃的利比亚现役高级军官在罗马举行新闻发布会。这包括5名将军,2名上校和1名少校。萨拉赫-居马-雅迈德少将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我们只是近日离开国家的120名军官之一,现在忠于卡扎菲的将军不到10人,利比亚军队的整体战斗力不过原来的20%,所以卡扎菲能依靠的军队力量已经不够强了。”

随着军队和警察控制力的骤减,在的黎波里久未出现的反政府示威抗议重现--5月29日和30日,在利比亚首都苏克-祖马区,数百民众上街抗议政府继续战争的做法,虽然安全部队随后成功驱散了示威者,但这已经说明利比亚政府面临的新压力。

相关专题:

卡扎菲拿“强奸”做武器?
订阅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