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08期 赵旭 农村差市场、差权不差钱

2011年05月06日16:23腾讯公益[微博]赵旭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08期 赵旭 农村差市场、差权不差钱

冯兴元老师在大讲堂现场评议

成都城乡统筹的成果

五大改革成果。居住社区化,农民获得更多的公共服务、生活条件得到实质性改善,政府的支农资金有一块是这么用的:每个村每年给20万,这个钱就是给村里的,怎么用?由于村民理事会来决定怎么用,他们也推行了这种公共财政,这个20万没有任何附加条件,但必须是村民理事会,他们有理事会、监事会、执委会(类似)、村民委员会来决定和使用这个钱。我们看实施了改革的居住社区都相当不错,有社区中心、卫生所、锻炼身体的地方。

土地规模化达到了现代农业发展的要求,降低了交易成本,实现了社会资本、金融资本与土地经营的对接。在这之前为什么它被屏蔽在市场之外?规模是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解决了产权,规模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从社会资本来讲,要去租农地进行经营,是不可能跟每个农户去谈的,只能是跟合作社来谈,农户要先组织起来,组织起一个合作社,然后跟企业对接,企业跟每个农户谈肯定是没有效益的。

金融这一块从我国管制、治理来讲,限制了银行数量,导致这几大银行从农村撤出,从农村撤出不是银行的错,因为这么大的银行做那么小的贷款没办法盈利,问题是我们要允许中小银行来生存,以不同的需求要跟不同的金融服务来匹配。数量管制以后,小的就没有了,那农村也就没有金融服务了,从银行业来讲,要放松管制,让各种不同规模和不同目的的银行、贷款公司产生。另外,农村也要扩大规模,因为即便是小银行也没有办法对单个的农户进行贷款,还是太小,对单个农户的贷款只有小额公司,银行做不了。两头都要努力,这样市场才会形成。

农业产业化。农业产业化发展在成都已经成规模。

金融业多元化,各层次的金融服务体系都有了,但还不够,只能说是初步形成,因为还有很多管制,像村镇银行必须有一个大银行做股东,一个县只能是一个,有很多管制,小的贷款公司不能吸收贷款,从银行转贷款不能超过1:1,有很多管制。

农民收入多样化包括出租土地、打工收入和股权分红,工资收入比较增加,城乡差距缩小。

行,我就讲这么多,多留点时间跟大家进行交流。

主持人:谢谢赵老师,这是一个很多人关心的话题。现在有请冯老师做点评。

冯兴元 谈成都模式和重庆模式

冯兴元:赵旭主任具体负责到成都调查,也到重庆调查,走了很多城市,对城乡统筹非常关注。对成都,我个人的感觉跟别的地方不同,有一定的差别,成都是维权基础上的维稳,有些地方可能是把维权和维稳对立起来(有这样的倾向),不同的模式在别的地方都在学习,有的地方学的是成都模式,有的地方学的是别地模式。

如果谈重庆模式,它不是纯粹的强政府模式,基本上是两种共有,有一部分是拓展市场过程,但强政府的做法很明显,把两者搅合在一起。成都是比较纯的市场取向性模式,美国温加斯特教授、钱颖一(华人)教授提到市场创造性和市场维护性的方式,讲中国的结构相当于准联邦结构,省、地方起了很大作用。从成都、重庆这些制度试验可以看出,中国确实有很多市场维护性、创造性的做法,尤其在成都特别明显,在成都那边可以看到首先是维权,把维权和维稳结合在一起,然后市场创造跟市场维护跟前面两者结合在一起,所以维权、维稳、维护市场是一个特点。

对于一个企业来说,可能提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城乡统筹本身是一个系统的,我们把登记过的叫企业,我们把经营一种东西或者一个活动叫企业经营活动,这样的话,可以看到成都市的做法相当于把很多商业模式搅在一起,推出了一个组合性的商业模式。从奥地利学派观点来说,各个环节都利用了市场过程创造了市场过程,因为是系统工程,在各个领域都拓展,利用了市场过程,实际上推出了市场取向的市场模式,因成都是中国改革的实验区,所以在推进城乡统筹方面做了很多试点工作,特别体现了两个原则:一个是自愿或者同意原则,从奥地利学派规范的个体主义方法论角度来看,一致同意本身是一个标准,衡量事物是非的一致标准,成都这方面有特点。第二个原则是维护个人基本权利的原则,这代表了未来城乡统筹的发展方向,总体上说,成都体现了五大自由流通,欧盟我们叫四大自由流通。人员、资本、货物、服务与土地的自由流通,成都是这么做,欧盟是人员、服务、产品、资本四个方面,不含土地。成都我叫城乡统筹的一个空间定理,统一空间,城乡以后就不叫了,2012年以后可能是新的数据,2012年之前城乡户籍制度不分,现在的土地,30年通过股份确权划到农户,然后每家农户征人不征地,减人不减地,通过这种方式会发现土地以农户为单位永继划到各个农户身上,这是巨大的革命,很简单的程序上改变,背后的宪政含义非常明晰。

另外一个比较有特点的是,土地确权股分化变成了农民组织化,这有一个好处,集体不留任何股份,全部确权到、量化到每家农户,这跟昌平以前的做法不一样,昌平搞股份合作制改造,40%的土地是来自集体,成都这么做,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经验,仅以时间关系就评论到这儿,谢谢!

刘业进 成都城乡统筹是尝试人类的合作秩序

刘业进:我刚才听了天则所赵旭老师的精彩发言,我自己也在做这样的课题,我越是往后做越是感觉到走到初衷的反面,我的课题名叫“基本公共服务化均等化——分阶段推进我国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也有讲城乡统筹这件事,听了赵老师的发言我讲一点我的感受:

第一,成都的事和重庆的事放在统一框架下分析,这个框架就是如何在一个地区重建一个人类的合作秩序,我感觉到重建一种合作秩序和摧毁一个合作秩序难易程度非常大,在政治狂热、在错误的理论指导下,摧毁农村合作秩序非常容易,至少是很快的,但重建一种合作秩序时,无论是金融的、土地要素的、劳动力的各个方面的交易,充满困难和争议。

刚才有一个网友说,农村市场化,你们是不是把城市人糟践过了,想来让农民不得安宁?我可以回答这位网友,我们的目标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历史和未来没有人知道,如果你知道,你就是绝对论者,而绝对论是错误的。人类缔约的合作过程、秩序通向何方没有一个完美的图景,也不要贴上任何标签。

成都模式就是一个让农民充分自主的过程,基于各个方面权利的缔约,有一个自由契约的过程,那么人类的抽象合作秩序就会展开,哪怕远离原来的僵化体制,都要看到其进步性,比如说政府在这个过程中,要建一个大规模储存水果的地库,当地农民或者组织没有能力做这件事时,政府有这种资金成立一个公司来建这个东西,如果说临时性的介入,我想还是可以的,然后政府许诺,一旦资本愿意做这个事时,就退出,做这样的许诺我认为还是可以的,当然退出会很困难。

从一个人的合作秩序来看待成都和重庆的事,只要合作扩展开来,远离了僵化体制就会有进步性。人性的复杂性使我们建立的制度安排没有纯洁的、清清楚楚的东西,从一个不合理的东西导向一个比较合理的东西时,没有清清楚楚的界限,我们在迈向一个较好的秩序时,允许一个过渡过程。

所以我们应该说,农村的道路既不是提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也不是城乡统筹,而是基于权利保障下人们的缔约合作过程的扩展,这就是农村的出路,我的发言到这里,谢谢大家!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相关微博:

  • 刘业进在燕山大讲堂评论:成都城乡统筹是尝试人类的合作秩序
    2011-04-26 20:24:41
    -转播-
  • 我的看法并不深奥,谁都能明白。各国的领导人更不傻,他们也懂得扩军是没有好处的。但是为什么大国都在扩军呢?我猜想是因为国家领导人要对全国人民的安全负责任,如果他们不扩军,在全国人民面前不好交代。虽然抵制扩军是符合人民利益的,但是不容易为全体人民所理解。
    2011-05-04 18:35:54
    -转播-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