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06期 杨煦生 国学与汉学

2011年04月20日16:41腾讯公益[微博]杨煦生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06期 杨煦生 国学与汉学

网友现场积极互动

外国人眼中的国学热

网友2:老师您好,您说德国的汉学,德国的汉学是美国式的研究还是一种学院的汉学?第二,您对于中国学生去国外学汉学的态度怎么看,这不涉及好坏的评价,您刚才也说了中国人不能自称是汉学家。第三,国外对于中国出现国学热是一个什么态度,最起码我想知道国学在英文中是怎么翻译的,谢谢!

杨煦生:第一个问题,德国的汉学到现在快一百年,在汉堡由佛兰阁创立,这个人曾经是德国驻华使馆的工作人员,当过很长时间的翻译,他在汉堡创立了殖民学院,从此之后形成了他们的传统,而佛兰阁本人写了很厚一本《中华帝国史》,那个时期以柏林大学、汉堡大学、莱比锡大学这三家为核心形成了德国汉学,这是世俗大学的传统。另外德国汉学更重要的一个体系是天主教机构、学术机构里的汉学,德国有一个很重要的汉学杂志,这个杂志探讨基督教文明跟中国文明的对话。

我在德国两个大学汉学系工作过,教过书,但我一直劝中国学生不要轻易地把汉学作为副课,更不要作为正课。那个时候是两个主课或者一主两副,现在制度收了,结果出现了四年级,他们向我们学,法国向我们靠拢,在搞自杀式的教育改革。

第三个问题非常复杂,各种各样,但比较紧张、小心,因为看不到民间的国学力量和民间的自觉,从媒体角度看到的是政府的声音,民间民族文化的声音不断是由政府强调的。在德国第一个问题必须把德语说好,才能融入他们的社会,当时这一条一直被批,假如从政府机构的立场或者从家族立场提倡民族文化某种东西,有时候效果不好,有一部分汉学家有中国朋友,一般西方人没有中国朋友不清楚这种东西,当然他们那里有很多宣传。国学到现在为止,有人把它译Lation studies,这肯定有问题,我个人比较倾向于译成“Study of chinese metaphysics”,带有中国文化模式,是中国比较特殊的学统形成的。

网友3:历史上元朝和清朝这两个朝代的统治对国学以及今天所说了中华文化有什么样的影响,包括消极和积极的影响,主要消极的。

杨煦生:元朝在成吉思汗时代征服了整个欧亚大陆,一直打到波罗的海边上,罗马那时特别紧张,但游牧民族善于征战不善于管理,这次胜利在中原地区保持了一段时间,而在其它地方保持不下来,留下一堆后裔就走了。元朝跟清朝统治刚好有一个完全相反的东西,元朝起码没有做过精神上的准备,完全没做功课就来了,也成了,成了之后就不行了,八娼九儒十丐,妓女第八等,儒生第九等,乞丐第十等,在当时等级是这么来的,然后还留下一些问题,把汉语搞得比较麻烦,元曲很多方言非常奇特,比如弟子跟子弟这两个有区别,弟子是嫖客,子弟是妓女(可能弟子是妓女,子弟是嫖客),他们留下了很多很奇特的东西,但因为他们没有做过功课,没有观念认为统治中原地区需要统治原来的宋朝版图,需要把汉人的文化作为一个东西来学。清朝完全不一样,从历史角度,我个人理解满族是半农耕半游牧的民族,所以对农耕的东西比较容易理解,最关键的是他们把功课做得很好,今天看中国历史上诗写得最多的是乾隆,有人说1万多首,有人说是2万多首,我们应该考虑一个问题:不管哪个民族掌握政权都是次要的,而是中国有特殊的延续性传统。清初文字狱影响了清朝的学风,连写诗都成了危险的东西,那只有做文字学了,清朝普学发展跟这个有关。

中国农耕文明跟西方海洋文明能否和谐统一?

网友4:杨老师您好,中国从五四开始学习西方的文化,近代以来学习西方的弊端日益显现,请问中国的农耕文明跟西方的游牧文明、海洋文明能否和谐统一?第二,现在农民耕地越来越少,失去了耕地的农耕文明还能延续吗?谢谢。

杨煦生:游牧民族从西伯利亚一直延伸到西亚、北非这一条线上,主要是游牧民族的生息地,从地理学角度来说,有降雨量问题,游牧民族靠天吃饭,怕天灾,这种情况比较严重,不能有多少的储备,假如没有固定的都市生活的话,文明成果不能保持。现在蒙古国想把这条后路完全给断了我觉得是不对的,不能逼得我们心目中的游牧民族、少数民族按照某一种文明模式去生活,我跟这位朋友的信念完全不一样,我坚信任何文化就其精神价值来讲,都是普世的,可能的话,在自然生态条件下,任何一个民族都不应该被灭,都尽可能要按照它的方式去生活。

近代以来,从生产方式生活化角度来讲,全世界都在一体化,这是很可怕的事,反过来,每个人因此有一份自己的责任,这不是哪个政府的事,因为很多事我们都是参与者,或者对某些事的顺应、主动参与有时候也是我们目前所面临困境的一个因素,作为百姓在重大的问题上过过脑子,过过脑子明白了还必须这么做,那是另外的问题了。

主持人:我补充回答一下,你刚才的提问有点问题,因为全球文明从农耕文明经历工业革命过渡到现在的工商文明,基本上遵循了这样一个逻辑。你认为现在中国还处在农耕文明时代么?从1640年工业革命开始进入工业文明时期,工业文明带来了很多的危害,包括环境的破坏、资源的消耗,现在全球气候大会、全球环保运动兴起,全人类都在呼唤走可持续的生态文明,这是未来的出路。这点每个人都有责任,每个国家有责任。不存在哪种文明优越,哪种文明比较低下。要PK就需要有一些标准来衡量,没有这个标准,没法PK出优劣高下。

网友5:老师您好,从学术意义上来讲,对汉学的研究是否包括对少数民族的文化研究,从我国来讲,对汉学的研究,藏学是否包含在汉学中,这种学术格局对我国政治、文化统一有什么影响?

杨煦生:据我所知,欧洲大学的学科设置是这样的:藏学是个独立的学科,一种是依附在人类学上,另外一种依附在中亚研究院(有些大学有),附带着把藏学也放到这边去了,或者依附在印度系作为佛学研究的一个特殊学科。从西方学科角度来讲,藏学基本上没有人把它放在汉学里,汉学跟藏学分得很远。蒙古学对蒙古的研究,对整个中亚丝绸之路到所有民族研究,也放到中亚学里。这里面有个吊诡的东西,江洋大盗伯希和,从敦煌运走了最好的东西。

敦煌学是否在汉学里?

主持人:敦煌学是否在汉学里?

杨煦生:敦煌学有时在汉学里,有时不在,各大学的设置不同,他们没有教育部统一的规定。

网友6:杨老师您好,海外汉学研究里第一句话说“中国曾经遗忘过世界,但世界没有遗忘过中国。”我们在国学研究过程中,对汉学应该是什么样的态度,在国学发展中,怎样健康发展,并且与西方汉学展开对话。

杨煦生:最大的问题不是人家有遗忘我们的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曾经很严重的遗忘自己,并且遗忘还持续着,人家是否记得我们没那么重要,但客观来讲,四百年以来,我个人特别强调耶稣会那段时期跟中国对话,因为是平等的有价值的对话,并且开拓了健康路线。19世纪中叶以后,工业化成功了,西方国家的殖民完全是系统化的,这时候中国形象完全跌下去了,最关键的是我们自己怎么看待自己,在这个意义上,我们需要知道自己,我们有时候也学他们,看看别人是怎么看我们的,关注我们做什么,想什么,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我们国学的发展需要借鉴的只是汉学,我觉得我们应该看看西方人是怎么对待自己的,也就是说基督教哲学家怎么研究自己的宗教哲学,西方哲学家怎么继承希腊传统,从学术、精神、思想角度他们是怎么做的,这点对我们启发意义更大,所以我并不觉得汉学可以成为国学一个法定的参照物,没有这个意思。

网友7:杨老师您好,国学您认为是自然演进的过程,是一个政府强制推行的过程,我本人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精神源泉,它在任何时候都能发挥精神的鼓励作用,作为一个80后的年轻人,自身应该怎么去做使国学繁荣和昌盛?

杨煦生:讲五四时我讲了奇特的五四,他们从希腊世界构建了精神关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例子,就是印度人例子,20世纪有三大圣人:甘地(政治英雄、解放者)、泰戈尔、阿罗频多(这个人曾经是革命党,搞暗杀,寻求解放,但在监狱里他放弃了整个政治生涯,在监狱里专门著了《薄伽梵歌论》),这成为印度民族摆脱殖民统治,独立的重要精神来源。最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生活在断裂时代,而在断裂的时代里,我们的生活里被移植进去很多目的,人作为一种自然生物,自己的需求不那么多,但身外之物很多,衣食,有住房、出行、基本安全,必须有好职业,有一定的社会经济地位,社会方方面面的东西。我们现在很多需求被广告业、被现在很多工商业制作出来,这个问题比较严重,现在能不能倒过来,重新反省我们是否需要那么多的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比较容易构建我们跟传统精神世界的关系。另外作为一个受过教育的人来讲,回头想想,文艺复兴时的意大利人和其他的欧洲人,他们要读拉丁文,这很容易,读希腊文这很困难,并且当时整个古典是经过阿拉伯世界过来的。而汉语不同,例如打开“四书”之一的《大学》,只要一个初中水平的人绝对看得清清楚楚的。我们生活在一个幸亏有中国汉字而得到延续的文明里,我们这个文明的延续一个是汉字,一个是中医,这是两个大功臣。我们今天生活在这么一个传统里,我们没有太多这样的自觉。另外,很多学者满怀道德激情在痛骂传统时,比如骂孔子时,未必读过《论语》,骂道家骂庄子时,未必读过《庄子》,这种事在中国思想界、学术界非常奇特,在西方绝对看不到。郁闷到极点,不管是因什么理由郁闷,一个很简单的方式我们把老祖宗拿出来臭骂一顿,这种不假思索很可怕,这是极度的精神不负责任,对自己、对传统的不负责任,这不是一两个人的事。

网友8:老师您好,现在讲国学或者汉学,西方对中国的研究非常多,但西方人研究汉学不是为了给西方寻找出路,而是作为一种文化另类来研究,现在弘扬国学跟振兴经济是一个道理,民族500年一直落伍,原来一直领先于世界的,现在突然被压抑了,所以整个民族有一种赶超的心态,西方文明是一种强势文化,包括美国、欧洲,他们是制定规则的,而我们现在想拿中国的国学在世界上起到我们民族应该起到作用,我是一个悲观论者,宣扬中国的文化、文明,古代有很多先进的,比如四大发明,但文化发展是全体的,既有四大发明,但也有外国没有的,比如说酷刑,中国历史上酷刑非常严酷,而西方没有这种酷刑。

杨煦生:西方有。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思想者微博圈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相关微博:

推荐微博:

  • 杨煦生

  • 易中天

  • 子云

  • 燕山大讲堂

  •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注册微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