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03期 彭真怀 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命运

2011年04月06日18:55腾讯公益[微博]彭真怀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03期 彭真怀 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命运

燕山大讲堂103期活动现场

土地私有化在中国有没有可行性?

网友3:非常感谢彭老师今天精彩演讲,我不是农村人,但我觉得你有这般情怀,关心农村人的情怀是普世情怀,很感谢。我提两个问题:第一,土地私有化在中国有没有可行性?第二,您说的农民工在城镇里也需要变成工人,有工资收入,私营企业、民营企业是非常好的解决渠道,但现在是国进民退,民营企业怎么样迎合这个政策,有什么方法做好做大?

彭真怀:谢谢,关于土地私有化有没有可行性的问题,我们在想,现在无非是围绕政治上的坚守,甚至是政治理念的坚守,不做这样一个变革。胡锦涛总书记在2009年12月30日关于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30周年的大会上明确指出,对的就坚持,不对的赶快改,新问题出来抓紧研究解决。我认为农村土地所有权这个问题就属于不对的,抓紧改这么一个问题,不要认为这个东西是天经地义的,很多学者没有深入研究,就认为土地私有动不得,我认为这是不对的,这不是学术研究的态度,而是武断的下结论。事实上这样一个制度刚才我们从历史的脉络当中说明了,党在根据地、延安时期、建国初期都应该是土地私有制,只是1956年以后的宪法规定土地公有制,75年宪法、78年宪法、82年宪法,几部宪法当中都做了这样一个规定,要进一步强化这个制度。

从实际当中来看,当实行土地集体所有制时,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人给了我们很多警醒,土地所有权还是交给农民是最好的,农民有积极性,包括后来解放战争时期,农民用实际行动来抗争,我们在执行时实际上是让步了,1978年的家庭承包责任制实际上是让步了,走了半步,是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关系,农民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后来发现这个问题也不行,所以2009年的十七届三中全会规定,土地承包管理“长期不变”到“长久不变”,永远给农民了,但不好意思说这个土地归农民所有。今年研究的一个政策《土地承包的政策含义》,所有一步一步的过程表明,我们在逐步往后退,但没有政治勇气和智慧去说土地私有化,我们有一种本能恐慌,所有的改革措施上,做一件事让人很不安,做什么事?当我们发现一个炸药包快要引爆时,不是把导火索拔掉,而是延长导火线延长爆炸的时间,最核心的是一辆列车没有刹车装置,大家都在恐慌,这是在治国思维上所不敢采取的行动,土地承包管理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不去呼吁,后代人肯定会去做,因为这不符合理论逻辑,也不符合实际。

很多人最大的担心是什么?包括中央领导或者通过学者的意见反映出来,认为土地承包私有化以后一定会发生土地自由买卖,并且一定会被大的工商企业主兼并了,他们一定会破产、很贫穷,大家是否都这么想?其实这个理论是错误的,因为全世界所有国家对耕地实行严格保护。首先必须保护耕地的完整,这毫无疑问,是置于土地法、宪法的头条,在根本的位置上进行保护,在土地问题上,作为最严格的措施要保护耕地,规范保护耕地,这是要求的。第二必须在原则上规定优先保护农民的利益,任何兼并农民土地的行为必须受到制止和法律的制裁,如果有了这两条下面就是技术性的措施,就不会产生农民贫穷问题。

如果农民卖地是在什么情况下卖地?会说是想喝酒会去卖地吗?他们把土地视为命根子,生活的寄托,那会是在什么情况下卖地?第一,家里出现了灾难,孩子上不起大学,当然这个教育产业化的计划是错误的,没有任何一个负责任的中央政府、地方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赚自己的儿女们、民族儿女们上学的钱实现强国的、富国的,没有任何一个政府是这样干的,现实的情况是农村的父老乡亲为了孩子上大学倾尽所有;第二种是家庭有一个成员发生了不幸,需要治疗,没有钱怎么办?就卖地。这是最普遍的现象,面对这种情况怎么办?土地确权以后,土地是你的,必须对你的土地关心,从我的手里变更到你的手里,土地管理部门就应该要这种责任,要确权,因为你是主管部门,并且经过你手变更,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土地主管部门应该马上启动救助机制,直到我的家出现了问题,出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但耕地不能买卖,社会救助机制就应该应急启动,土地管理部门、政府部门就应该通知社会保障部门启动应急救援,救助家庭,是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但土地不能买卖,这是第一条。

第二,面对工商之本进入农民土地时,因为要优先保护耕地,当然现有的执法过程不尽如人意,但耕地是优先保护的,在这种情况下,工商资本如果围绕商业开发的目的,真的要这块土地时,必须和农民对等谈判,农民满意为止,保护弱小,保护个体的利益对等谈判,农民不能上楼了之,农民必须在这个商业项目上持有30%的股份,农民是永久利益的所有者,这样就体现出农民世世代代土地的尊重和回报。这样一来经过对等谈判,当然要经过政府确认,政府在这方面不是无所作为的,给农民股份,就会使很多开发商业项目斟酌这块地的价值,既不是所谓的全民所有(现有制度环境中的语境说法),也不是集体所有,而是共同享有,也就是说领导人所讲的参与式发展、共享式发增长,这就是未来的模式,对于商业的项目必须是这样,不仅是股份的问题,同时要解决农民在这个项目中的就业问题,必须解决,这样一来对商人、企业家提出一些挑战,这些问题解决好了,农民共同的利益关系就会形成,这是第三种情况。

还有就是农民的土地。我们始终感到忧虑、恐慌,土地私有化以后不得了。另外就是公益性,国家的需要、军事的需要,这种情况怎么办?这在建国之前根据地时期都有明确规定,实行补偿制,设想一家一户的农民有七亩地,对工业征地首先采取的是置换用地,什么是置换用地?在同样开发地方增加一倍,原则7亩地给他14亩地,而且这个土地没用就可以奖励,平时土地2万,可以增加到4万,这意味着农民损失了七亩地可以获得14亩地的财产所有权,同时获得每一亩地开垦荒地的目前2万土地费用,归农民家庭所有,地方政府不来参与。

另外一种,如果没有这样的耕地怎么办?就按照市场的价格给农民补偿,采取这样的措施,因为任何公益性项目本身需要服务人员,实际上解决了农民的长期社会保障问题。在公益项目当中是用补偿的方式,置换土地的方式。在根据地时期、延安时期、建国初期的法律都是这么规定的,但可惜我们把这些东西抛弃了、倒掉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样一个法律环境就可以形成,大可不必担心土地私有化的洪水猛兽动摇我们的基础。

共同致富不是要去卖土地

网友4:我只有一个问题,您刚才说耕地不能买卖,而粮食价格不能提高,那么农民要所有权有什么用呢?对他的生活水平是不是没有什么改变?

彭真怀:这个问题担心得也很好。农民土地不能买卖就不能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这种情况在我的调研中。汶川地震、玉树地震,通过灾难性的方式已经给了我们很多教训,这些地方赈灾以后,建设的房屋是什么样的?首先是道路铺得很好,设施很好,政府一般做成三层小楼,现在产权没有改变,产权改变的情况下会更加良好。一层是农户经营的地方,做点小买卖、小生意。二层居住,三层可能是很好的宾馆,搞农家乐的设施。可能有同学会问,这样的状况有没有游客到这里来,这样的方式实际上启发我们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如果土地产权是农民的、宅基地是农民的、承包地是农民的,农民建这样的小楼有产权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呢?还需要中央政府指令各个省建廉租房吗?当然基础设施是必要的,有互联网、交通设施改善了,有很好的技术设施可以洗上热水澡,有很好的环境了,那么这些小城镇可能是你们最好的选择。

我们国家出台了这样的措施,城里人不能到农村买房子,买房子是违法的,另外乡镇建设的房子是小产权房,这是哪家的道理?为什么农民手里的土地被政府征过来以后,摇身一变就成产权房了?这合理吗?行得通吗?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农民建的房子就是不合法的,小产区权房就不能进入市场,产权谁说了算?是地方政府说了算,因为不经过地方政府、州官批准就不能转农业用地,说起来这就是对农民权利公然的掠夺,这个问题上实际上不需要中央政府用开水煮青蛙的方式,只要把土地产权放开,农民自己会选择一种共同致富的方式,共同致富不是要去卖土地。

民营资本面对着强大的国进民退局面怎么办?民营企业须大胆做出新的战略判断,一定要抢占农民、农村的市场,与农民兄弟做朋友。现在民营企业在三年前抢先一步渗入到农村去了,事实上证明他们高瞻远瞩。未来的空气、有机食品是值钱的,是要花高价去买的。石油、天然气、铁路等重要垄断行业你竞争不过,但人总要吃饭,所以可以进行大量的现代农业耕作。同时,农民产权有了以后,把土地置换、产权项目、工商资本联结在一起更为便利,此外,要严格规范耕地用途,比如说农业用地必须以农业为目的,这个国家太需要粮食了,太需要安全食品了,这样一来,不要中央掏一分钱,每年选择200个小城镇进行试点,每个小城镇给2亿、3亿的资金进行推动,全国总共是19234小城镇,每个县选择一个县城和3个中心镇,这样一来中央的政策意图很快就会显现,而且城市房地产价格高的就卖给高端人群,大学生可以到农村去,到山清水秀的地方,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在国外高端人群都居住在山清水秀的地方。那位网友告诉我他现在不是农民,我们现在不是农民,包括我现在,我通过自己上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成为今天在这里跟你们交流的学者,但我们的父母呢?我们的父母还是农民,从本质上来讲,任何一个人,城市化进程中的先到者没有任何理由去蔑视我们的后来者,谢谢!(掌声)

主持人:谢谢彭老师的精彩演讲,我用一分钟做一个总结。邀请彭老师有大半年了,为什么想讲这样一个话题,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中国社会在2006年免除农业税之后,整个中国社会结构悄然完成了重大转型,真正走进工商社会,不再依靠农业的税收来支持这个社会。在悄然转型背后其实是每个农民命运的转变,传统的农民必将消失,而且农业一定要进入产业化现代化进程,才可能在未来的社会和时代中解决粮食安全问题或种种问题。彭老师的观点非常清楚,三农问题的解决并不是农村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未来。彭老师给的策略非常清晰,给农民清晰的财产权,让农民在现代化建设中共享利益,共享成果,作为一个先到者,希望能够做得更多。谢谢彭老师!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微博:

  • 【这个国家真的病了】 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民被剥夺了选择生存方式的权力,人为制造失地、失业和失去社会保障的流民。商业项目以公益性征地为借口,农民要求获得土地收益的努力,往往成为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悲剧。
    2011-01-18 23:14:30
    -转播-
  • 燕山大讲堂105期4月7周四晚19点 茅于轼先生主讲:中国经济GDP的数量和质量 地点:北京理工大学7号楼108模拟法庭报告厅。欢迎参与。http://url.cn/3sL1lo
    2011-04-06 12:00:03
    -转播-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