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103期 彭真怀 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命运

2011年04月06日18:55腾讯公益[微博]彭真怀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103期 彭真怀 城市化进程中的农民命运

彭真怀:没有一种GDP值得用3亿多人的命运去交换

小城镇建设是未来中国政府的最重大战略

农民用刀耕火种的原始耕作方式,维持着庄稼就可以了,而不再去争取农业生产产量的提高,因为他们知道你说的都是假话,每年到收获的季节会发现农民对着镜头说有多少多少收入,但这只是个案,这个个案不能代表全民情况。从总体上看是总体弱化,个别改善,个别的有收入,因为农民把土地撂荒了,他们把这些土地收起来,进行集体耕作,然后给租给他们土地的农民一点现金,所以取得了种粮食的一些收入。这种事例从另外一个层面证明中国农业发展一定要规模化经营、标准化生产才能有效解决粮食安全问题、食品安全问题。

我在调研时基层干部告诉了我关于农村土地撂荒情况。农民选择了对土地撂荒,来到了城里。到城里以后,用自己的汗水、泪水甚至生命建设的城市,但城市却不接纳他们,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背影。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必须想到2.5亿的青壮年、农民工,他们的未来究竟应该放在什么地方,哪里可以承载他们的梦想、他们的希望,特别是他们的身后还有8700万的留守老人、留守儿童和留守妇女。

国家如果总是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发展是不均衡的。巨人注定要倒下,小康之路注定是不能实现的,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我一直反复呼吁寄托中国农民未来梦想的地方到底在哪里。我得出一个结论,包括在奥运会之前我给中央写了十万字的报告,我认为中国的小城镇是未来可以寄托中国繁荣发展的最重要的寄托地,是整个亿万农民的生活家园,是城市之尾,农村之首,我提出小城镇建设是未来中国政府的最重大的战略训练,应该上升为国家战略。而且以县城和中心镇为首的城乡统筹发展,是继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城市的市场经济改革之后的又一次伟大的制度创新。这些年来我一直苦苦呼吁,但也很高兴这些想法已经得到了中央层面的积极响应。我在不同的场合里有反映,实地考察了100个小城镇建设地点。长三角、珠三角为什么那么发达,其实有两个重要的情况:一是小镇建设发展得好,人人在本镇就可以就业,有一份好工作,好心情,好收入;同时民营经济在发展。所以是树根跟草根的关系,小城镇建设像树根一样发展在长三角、珠三角土地上,而且可以看看,中国现有经济发展好的地方就是小城镇发展得好的地方,民营经济发展快的地方。所以小城镇是树根,民营经济是草根,在现有经济的范围内,刚才我们说了,30%的国土面积都是现有经济范围,74%人口都在现有经济,现有经济没有那么多的可以控制国计民生的重大的产业和行业,所以完全可以放开发展民营经济。现有经济本身就是富民经济,所以把小城镇建设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这些年来我实地考察了100多个小城镇点,国务院研究室的617号的决策参考,光明日报58期的纪要,新华社189期的国内动态纪要,中央党校443期的思想理论内参等都在向主要的中央领导报告我对这个问题的建议,特别是在奥运会召开之前的10万字建议,我认为奥运会国家战略,就是小城镇,小城镇是中国可持续增长的发动机。

需要让工商资本大规模的进入农村

事实上,在60多年治国理政历史中,中央政府太习惯把政策和资金资源放在直辖市。北京搞了奥运会,上海搞世博会,各级地方政府把政治资源放在省会城市和地级市,之所以会出现655个城市400个缺水、200个严重缺水的局面,就是由此造成的。因为从中央到省一级、地方政府的领导人更多把这种关爱放在了地级以上城市,而忽视了县城和小城镇建设,但历史整个发展轨迹恰恰是相反的,所有小城镇是所有城市的母体,就像生育我们的母亲一样,每个城市的发展都是从小城镇起步的,包括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但当我们离开了母体以后,长成大人时,忘记了母亲给我们的恩德。承载中国未来梦想和希望的一定是小城镇建设,而不是大城市。大城市已经到了垂死的地步,北京这样的城市每到上下班高峰期就出现瘫痪,在未来两到三年之内所有地级城市特别是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都会出现瘫痪状况。因为整个城市的发展思路就是摊大饼,整个城市所有的公路无非就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相反星罗棋布的小城镇可以承载未来中国农民的希望,为什么?按照各国现代化发展的一般规律来看,发达国家的标准之一是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10%以下,而我们是70%以上,各国的农业就业占整个社会就业的5%以下,而我国农业就业占了50%以上。这就是中国的国情,无视中国国情,照办西方城市化理论在中国是行不通的,这种城市化的理论其实在现实里已经碰壁了。因为只要地不要人的城市化,将来是造成巨大社会动荡的根源,必将使农民更加贫穷,农业更加困难,农村更加有危险。直到现在,一些有话语权的人还在说不要让工商资本大规模的进入农村、农业,因为这样会剥夺农民,但如果农民兄弟们始终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状态下耕种,中国农业什么时候能走出困境?而所有进入农村的工商资本大多数是民营企业,因为国有垄断企业有大量的垄断资源,不希望到农村去开疆拓土。这些被挤压丧失空间的民营企业到了农村以后,希望与农民建成利益共同体,建成以后,又收到了诸多的指责。因为农民这些年来两手空空,通过银行储蓄的方式、通过土地收入的方式,手里没有钱,农民手里没有钱,国家就没有希望,农民的口袋膨不起来,扩大内需就是一句空话。

没有一种GDP值得用3亿多人的命运去交换

我希望今天这样的交流能够积极地告诉大家中国农民贫穷根源就在于农民没有自己稳定的财产性收入。因为这个前提存在,靠补贴、免税这些措施只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树根不动,树梢白摇。中国的农业之所以这么困难是因为长期以来我们根本不重视农业。我们认为工业发城市的财,劣势始终是农业,认为农业仅仅是提供所需要的粮食。其实现代农业本身有6种功能,除了食物广大功能以外,还可以作为工业的原料、促进劳动就业、生态保障、文化传承和旅游观光的,但我们仅仅强调的是涉及保障的一项功能,更多看重的是粮,正因为看重粮食,所以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政府把转基因的食品种子作为国家战略加以推动。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对于转基因食品到底有没有危害,对我们这一代人包括下一代人有没有危害,全世界各国非常谨慎,只有我们国家政府为了推动粮食产量不遗余力的推动转基因食品,现在有60%的猪肉都有瘦肉精成分在里面。在处理所有重大问题时是屁股决定脑袋,因为我们住在城市,农产品一涨价城里就叫,一叫,那城市里聚集的党政官员为了安宁赶紧要打压农产品价格的增长,这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则的。农产品本身也是一种投资商品,因此农业的困难在于农业政策上在长期是处于劣势的。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造成一连串的农业基础设施的薄弱。去年干旱,今年要搞水利建设,关于水利建设提出了10%的卖地收入可以用来治水,不懂行的人会认为这句话很好,其实这句话本身是错误的。请问那800个产粮大县,由于耕地都是保护用地不能卖地,这些要搞水利建设怎么办?没有卖地收入哪来的10%的水利建设?对这些文件的分析要认真思考,所以农业的困难不是偶然的。

孤立的、分散的,一家一户的从原始社会就有的耕作方式怎么适应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的大风大浪呢?人家整个国家是战略的同盟关系,农民是同盟关系,各种各样的行业协会来面对,可我们是一家一户的农民去面对,这怎么不会打败仗?在大豆、花生问题上失败了,在食用油的问题上,一个国家的食用油的75%是被外国人所掌控的,所以中央主要领导说我们能不能控制到50%的食用油保障自给率,但原料已经被人控制了,转基因大豆完全是国外进口的,现在的玉米也是进口等等。一方面本国为了增加产量靠转基因的种子,另一方面从国外大量进口转基因的粮食,农业的位置在哪里?所以2007年我就呼吁要成立国家现代农业的司法局,把现代农业的6个功能放进去,没有人理会,4年以后才接受。从政策的建言者最终到政策的实施,就有这么一个巨大的过程,这4年耽误了多少事?忧心如焚。如果农民贫穷恶化,农业困难进一步恶化,农村的危险就会进一步加大。我们必须面对刚才所提到的80后、90后的农民工问题,也就是流民问题,也必须面对他们身后8700万的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问题。没有一种增长,没有一种政绩,没有一种GDP值得用3亿多人的命运去交换和支付,这是每一个执政者所必须考虑到的问题。

小城镇: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落脚点

解决三农问题的重要落脚点、空间在哪里?我认为就是小城镇建设,中国不需要那么多的大城市,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法西斯轰炸伦敦以后,各国已经开始采取了逆城市化的发展思路,他们认为城市发展太大不好,国际社会已经给我们这个经验,难道我们不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做得更好一些吗?这是我们面临的问题,国内外的经验、中国的建设过程告诉我们,我们要把70%的农民从农村转移出来,转移30%的话我们就有5亿的农民,我们要转移50%的劳动力,转移20%的话就有2亿多的农村劳动力,这些人往何处去?往大城市去吗?不现实。城市到目前为止,655个城市没有一个真正的不是为了农民的土地而为农民放宽城市户籍的。如果像重庆、成都这样放宽,也仅仅是为了要农民脚上的土地,而采取很多极端措施,即必须是他的父母转到城市户口以后才能办理入学手续。就是为了农民的土地,将农民被城市化,面对这样一种基本的情况,必须有一种责任感。所以今天腾讯评论请我来做这样一个阐述,跟大家共同分享我很高兴,所以有了今天这么一个机会,由于时间关系,就讲到这里,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共同交流,谢谢大家!(掌声)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微博:

  • 【这个国家真的病了】 在城市化进程中,农民被剥夺了选择生存方式的权力,人为制造失地、失业和失去社会保障的流民。商业项目以公益性征地为借口,农民要求获得土地收益的努力,往往成为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悲剧。
    2011-01-18 23:14:30
    -转播-
  • 燕山大讲堂105期4月7周四晚19点 茅于轼先生主讲:中国经济GDP的数量和质量 地点:北京理工大学7号楼108模拟法庭报告厅。欢迎参与。http://url.cn/3sL1lo
    2011-04-06 12:00:03
    -转播-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