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军火商制造战争? > 正文

美国大选:金钱选举之说“很傻很天真”

2008年10月30日05:40南方网陈文森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6年的国会选举中,密苏里州的民主党人克莱尔•麦卡斯基尔挑战时任参议员,共和党人吉姆•塔伦特。双方围绕着伊拉克战争、胚胎干细胞研究等各种议题吵得不可开交,由于这一个席位的归属很可能将决定民主党和共和党究竟谁控制参议院,双方的支持率又不相伯仲,因此吸引了全国的目光。双方耗费的资金总数也高居全国第四,而密苏里的经济总量只排美国第22。

麦卡斯基尔最后以51%的微弱优势胜出,两党竞选资金的花费分别是民主党1141万美元,共和党2376万美元,民主党凭借不足共和党一半的资金赢得了选举。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有人或许会得出结论说,胜利是买不到的,选举并不是金钱的游戏。

但总有一些例子让这个结论看起来苍白。今年的总统大选中,奥巴马以竞选筹款的神奇小子著称于世,创造了美国政治史上的筹款记录。奥巴马在本届大选中已筹到6亿3900万的巨款,已经花掉5亿7300万。麦凯恩阵营则筹到了3亿6000万资金,花掉2亿9300万。而奥巴马现在的民意支持度,全国范围内领先麦凯恩七到八个百分点,前一段时间甚至达到十余个百分点。翻出有据可考的前几次总统大选,布什每次都能比戈尔、克里筹到更多钱、也花掉更多的钱。令人熟悉的论调于是可以登场了:美国大选就是金钱的游戏,金钱是政治的母乳,资产阶级虚伪民主的实质就是谁钱多谁获胜。

一言以蔽之,后一种观点“很傻”,前一种观点“很天真”。我们既然喜欢把选举叫做选战,就可以用战争的观点来看待选举。金钱,只是战争的一部分,譬如粮草,而战争中涉及的不只是粮草,人力、物力、士气、战术思想甚至天时地利都发挥这重要的作用。一场选举,其实是竞选政见、候选人自身特质、政治环境、竞选资金等等多方面因素的综合比拼,绝不是一个胜利买的到买不到的问题。

我们经常看到有人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是受财团控制的,许多人振振有辞的说奥巴马那么多钱,不是大资本家给的,难道是自己变出来的?其实还真是奥巴马变出来的。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记录,奥巴马的获得的小额捐款是历史上所有候选人中最多的。所谓小额捐款是指额度在200元以下的捐款,好比今天有个小姑娘摇着奥巴马的宣传旗帜在路上跟你宣传,你觉得还有点道理于是摸出来十块钱,您也就成了一名小额捐款者。奥巴马310万的竞选捐助者中,有一半都是这样的小额捐款者,麦凯恩的竞选捐助者则只有80万,差距明显。因此如果非要在金钱上找个原因,奥巴马现在领先也不是因为他募的钱多,而是因为这庞大的竞选资金背后的310万人远远多于麦凯恩的80万,这310万背后代表的支持奥巴马的总人数也很可能多于80万麦凯恩捐助者所代表的人数,而且也说明奥巴马的支持者更有热情,更愿意为自己的候选人做贡献,即所谓“士气高昂”。

那么大富豪们究竟能不能操控选举呢?答案是不能,但要想在竞选中发挥重要作用还是有可能的,只是相当困难。首先,美国1975年的竞选献金法规定,禁止大公司、财团、银行、工会向候选人捐款;其次,一位公民最多只能给候选人捐款23000美元,也就是说哪个大亨支持奥巴马就塞给他一个亿的事情纯属痴人说梦。富商们受捐款上限的限制,开始想办法钻空子。您不准我捐款给奥巴马,那我自己成立一机构,专门帮奥巴马吆喝不成吗?于是就出现了政治行动委员会(PAC),这些组织都专门为特定候选人助选,但和候选人又没有直接关联。大量不受限制的“软钱”随之涌入,造成了许多弊端。到了2002年,以麦凯恩为首的一批议员又力主通过了新的竞选法案,给单笔软钱的数量又加上了上限,堵住了漏洞。当然还有更加“软”的方式可以曲线为候选人助选,但越软越曲线的方式,其效果也越曲线,投入和“收益”比当然也就不值了。

金钱与政治的确有着密切的关系,但在民主制度的监督与管理下,金钱对政治的不当影响往往能够得到补救与预防。而每一位公民捐款给候选人,其实体现的是一种对政治的参与、和对国家前途的一种责任感。联邦政府每4年发给候选人的官方竞选资金,平摊到每个公民头上大概是5毛钱的样子,真不算多。而对于候选人自己筹来的钱,一个愿捐,一个愿拿,关那些嚷嚷“劳民伤财”的人什么事儿啊?

无论是把金钱当作选战胜负的关键,还是忽视金钱在选举中的作用,都有“很傻很天真”之嫌。每个候选人的获胜都是各种竞选能力之间全方位比拼的成果,当然兵马未动,粮草现行,也万万离不开金钱的支持。真要说金钱是政治的母乳,似乎也有三分道理,但归根结底,还是比“政治是金钱的摇钱树”要好的多。

推荐微博:

注册微博

相关专题:

美国出兵——军火商主使?
订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