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苹果公司有毒? > 正文

诱惑下的“毒苹果”

2011年02月17日08:57南方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本报记者 王楠杰 实习生 王媛 发自广州

诱惑下的“毒苹果”

在苹果品牌的光辉下,供应商链条上工人的权益和健康问题成了“灯下黑”。——本报记者 郭杨 摄

作为一个“职业果粉”,马伊路每一天的生活以“苹果”开始,以“苹果”结束。

1月20日,在iPhone闹钟的呼唤下他醒来,睡眼惺忪地让iPhone和iPad更新软件,进卫生间洗漱,出来后靠在沙发上,边喝牛奶边用iPad阅读新闻。

马伊路当然选择第一时间阅读苹果公司的相关信息,这段时间苹果老板乔布斯的病情让他比较担忧。他把新闻一行行下拉,直到《中国环保组织声讨苹果》的标题映入眼帘。

这一天,共有36家中国环保组织联名发布报告,指责苹果公司未能解决其设备零部件供应工厂污染和工人健康问题。

苹果有“毒”?马伊路一时间接受不了。

中毒工人

与马伊路相似,贾景川的生活同样离不开“苹果”,不同的是,这个品牌带给他的并非愉快的回忆。

假如没有那起中毒事件,或许26岁的山东人贾景川仍是身体健壮的年轻小伙。因为害怕腿受凉,他用厚厚的羽绒服和羽绒裤把自己包裹起来,而患病之前的他,冬天根本不用穿这么多。如今的他,身体状况如同“五六十岁的老年人”。

贾景川是苏州联建科技公司维修部的员工,大专毕业后经同学介绍从青岛到苏州打工。在这家公司,他拿的薪酬并不算少—有三千元左右,但每月都得加班接近120个小时,没有周末和节日。

在此前,据多份公开材料显示,这家公司是苹果公司触摸屏的重要供应商。

联建科技原本使用酒精擦拭显示屏,但是,2008年8月开始,公司突然要求员工用正己烷取代此前使用的酒精、丙酮、异丙醇,让员工们擦拭手机显示屏。贾景川告诉记者,正己烷挥发速度明显快于酒精,这样就提升了工作效率,而使用正己烷的擦拭效果明显优于酒精,可以大大降低次品率。

但相关研究表明,正己烷会导致多发性周围神经病,出现四肢“麻木”等感觉异常,以及感觉障碍和运动障碍。在密闭式、空气流动性差的无尘车间当中,这种“毒剂”的堆积可想而知。

“没有什么防护措施,用的手套、口罩是一次性的,质量都是很一般的。而且正己烷这个东西是没什么味道的,看起来跟自来水似的,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挥发作用很好。一瓶正己烷倒到地上,不用十几秒钟就全挥发掉了。”贾景川回忆。

事件发生后,当地相关部门展开调查,对生产现场的空气进行抽样检测,发现挥发性极强的“正己烷”在空气中大量堆积,严重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员工们在没有有效防护的情况下工作,时间一长,整个车间内的许多员工就慢性中毒了。

2009年4份开始,贾景川慢慢出现中毒症状,先是人感觉没有力气,走着走着就觉得脚麻,不听使唤,进而晚上睡觉老抽筋,根本睡不着。

而直到相关部门进行调查,2009年8月,联建公司才禁用正己烷—至此已使用了整整一年。

同年8月,贾景川住入医院,直到2010年6月份才出院,但症状却没有得到减轻,一到冷天就感觉关节及小腿肚酸痛。

从2009年8月份开始,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陆续收治了49名联建科技有限公司的患病员工。而根据医院检验报告和医生的诊断,这些患病员工的上下肢周围神经受到了损害,发生了病变,从而导致肢体周围神经的传导速度变慢,四肢瘫软、乏力。医生给的结论是上下肢周围神经源性损害。而在联建公司的几个园区里,共计137名员工卷入这起中毒事件中。

出院之后,根据《职业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用人单位不得清退受害员工。而联建科技负责人坚持“不离职得不到公司的赔偿”。大部分员工治愈后回到车间工作,少部分员工在签订苛刻的免责协议后离职,根据伤残等级的不同,他们将获得8万至14万不等的赔偿金作为终身补偿。

贾景川因神经性损伤被鉴定为10级伤残,但他对于自己的伤残等级评定仍感不满—10级和9级,赔偿金相差不少。

另一面的苹果

在环保组织联合发布的这份报告当中,“苹果供应商违规操作导致工人中毒”成为最引人注目的一点。

这是一家市值位居全球IT行业之首的巨无霸企业,每一款新产品上市都会引发全球粉丝彻夜排队等候。它的产品成为全球潮流,旗舰店甚至与奢侈品商店毗邻。

这也是一家承诺“确保供应链有安全的工作条件,确保工人受到尊重并享有尊严,同时确保生产过程对环境负责”的企业,每年它都会发布一份“供应商社会责任进展报告”。

然而随着这份名为《苹果的另一面》的调研报告在京发布,在中国,苹果公司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由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达尔文自然求知社、自然之友、环友科学技术研究中心等环保NGO发布的报告显示,世界五百强之一——苹果公司在外表时尚靓丽的背后还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苹果公司产业链上的供应商(或说代工企业)存在有毒化学品污染、侵犯员工健康权等现象。

“当苹果不断刷新销售记录的同时,生产苹果产品的员工却遭受有毒化学品的侵害,许多中毒工人还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中煎熬,劳工权益和尊严受到损害,周边社区和环境受到废水、废气的污染。”这份26页的中文报告指出,苹果的这一面深深隐藏在供应链中,很少为公众所了解。

“截至到我们发布第四期报告之前,只有一家企业,就是苹果,它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在一千多名消费者给它发信以后,它有了一个回复,但是后来又陷入了沉默当中。一直到去年十二月底的时候,他们回了一封信,说不会公开有关供应商的任何内容。”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王晶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事实上,这不是苹果方面第一次在供应商环节上受到质疑,2010年的富士康员工连续跳楼案真正将苹果推入舆论漩涡。

当时有一名苹果用户给苹果总裁史蒂夫-乔布斯写邮件,呼吁其关注富士康自杀事件。乔布斯则信心满满地回应,“你该教育你自己,我们比这个星球上任何其他公司做得都多。”

这样的态度显然不能让很多人满意。

在这份调研报告发布后,苹果发言人拒绝就报告内容置评,但也发出回应:“苹果有着严谨的审查项目程序,调查研究其供应商及商业供应链中的其他各个环节部分。我们全面调查研究我们供应链中的各个部分,并将所有的进展都记录在文件中。”苹果公司还表示,公司每年都会对供应链进行审查,并一直在关注供应链责任问题。

根据一些财经分析师的观点,在苹果公司的整个产业链中,苹果本身能拿到70%或更多份额的利润,而其他环节,如电子元器件、平台与软件、营销和内容提供商等,只能分享其余20%-30%的利润。

苹果苛刻的采购控制,让代工公司想方设法降低成本,以保住并不丰厚的利润。

几乎在富士康公司接连发生员工跳楼事件的同时,包括联建公司在内的其他苹果代工企业也爆出化学品中毒等丑闻,也许并不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