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今日话题 > 活熊取胆无意义 > 正文

“活熊取胆”两会前再掀反对潮(组图)

2011年01月10日07:34青年时报[微博]我要评论(0)
字号:T|T
“活熊取胆”两会前再掀反对潮(组图)
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收养的黑熊 CFP供图
“活熊取胆”两会前再掀反对潮(组图)
亚洲动物基金公布的中国活熊取胆地图,黑色为仍存活熊取胆省份
“活熊取胆”两会前再掀反对潮(组图)
上图:四川龙桥的黑熊之墓 下图:文登营救途中抢救黑熊时,在其胆囊上发现这个铁环,那是用来固定取胆用的导管的。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由亚洲动物基金提供)
“活熊取胆”两会前再掀反对潮(组图)

对很多人来说,那是一幅惊恐的画面:一头瘦骨嶙峋的成年黑熊被囚禁在狭小的笼子里,因为疼痛,眼含泪水。在它的腹部有一个小口子,胆汁一滴、一滴地往外流,经年累月。

“活熊取胆”,这种残忍的行为在全球范围内并不鲜见。随着全国两会的日益临近,近期在人民网、新浪网等网站上出现了大量网帖,呼吁全国人大尽快出台法规取缔“活熊取胆”。

昨天,巨人集团副总裁程晨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了“呼吁全国人大立法禁止一切熊胆贸易”的投票,并迅速吸引近千人参与,99%的网友选择了“赞同”。

持续多年的“活熊取胆”贸易再一次成为争议焦点。记者了解到,在浙江,也仍然存在活养黑熊的养殖场,有养殖场仍然存在“活熊取胆”的行为。而一些民间动物保护机构,则在与这些“合法养殖”行为斗智斗勇,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多抢救一头黑熊,就是莫大的胜利。

A 黑熊出没

合法的“活熊取胆”行为在民间却争议不断,反对声音来自动物研究专家、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甚至政府官员。

两个多月前的一天,温州市瓯海区瓯海大道。数辆大卡车缓缓前行,路旁的行人,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大卡车上装载了数百头黑熊。这些黑熊最终被运往温州商人林观火的养熊场。

虽然多年以来,温州商人林观火刻意保持低调,但这支惹眼的运输队伍,还是让这个鲜为人知的黑熊场走进公众视野。

黑熊,因为胸前有一块很明显的白色(黄色)形状的斑纹,也被人称为月熊,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如此多黑熊出现在瓯海街道上,在当地论坛上引起众多网友讨论。许多网友都认为,这些黑熊将会被“活取熊胆”。

“活取熊胆”这四个字,概括的是一个极其残忍的过程:一头成年黑熊,腹部被打开一个小口,然后通过引流,胆汁每天导出。

大部分的黑熊腹部一旦被打开,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便长期无法愈合。有些黑熊还会因为伤口逐渐糜烂、感染,直到疼痛死去。

一些网友把温州出现黑熊的信息,通过电子邮件发给了温州“绿眼睛环境组织”(以下简称“绿眼睛”)。

“网友的来信很多,有温州、杭州、上海的,要求我们去营救这些黑熊,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绿眼睛行政主管白洪鲍说。

这个位于温州大学的民间机构,多年来一直致力于营救各类小动物。但这一次,白洪鲍显得很无奈。

数年前,绿眼睛曾经策划过一次营救黑熊计划,声势浩大,但收效甚微。原因是温州观火熊类养殖场经过了政府部门的审批,是一个合法的企业。也就是说,在我国,经过合法审批的养熊场是允许“活取熊胆”的。

类似经过政府审批可以取胆的熊场,在我国有数十家之多。他们每天都要从大量的黑熊胆囊内取胆,然后提炼成熊胆粉进行交易,最后变成一笔不菲的经济回报。

但这样“合法的”行为在民间却争议不断。在网上搜索“活熊取胆”,会发现来自社会各个阶层铺天盖地的口诛笔伐,其中不乏动物研究专家、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甚至政府官员。

还有一些民间组织则正在把声援转化为实际行动,去营救那些受困的黑熊,其中就包括温州的绿眼睛环境组织。

B “我是爱护动物的”

林观火接听了一个从安徽合肥打来的“买粉”的电话。电话中,林观火说:“我不是卖熊胆粉的,我是搞房地产的。”

林观火的养殖场,有一个与“活取熊胆”毫无关系的名字:温州市观火熊类养殖场(以下简称温州熊场)。初看企业的名称,给人感觉这只是一个养熊的地方,跟“活取熊胆”联系不到一起。

根据当年企业登记的资料,企业位于温州市瓯海区瞿溪镇蛟垟村。记者在当地却难以从村民口中了解到熊场的信息。

在瓯海区瞿溪镇政府打听,才知道熊场在去年搬迁到另外一个村庄,原因是熊场扩建。

如今的熊场,位于瞿溪镇与郭溪镇的交界处。瓯海大道旁一条不知名的岔路进去,再转弯,路会越来越窄,也越来越陡,最后来到一座山脚下,便能看到熊场。

熊场从外看上去并不起眼,如同一个没有建好的半拉子工程。沉重的大铁门关着,门外挂着没有企业名称的牌匾。

大门里面分为三块区域,中间是一块空地,堆着一个个铁制的笼子。左右两边,分别是养熊区。

再往里,能见到水泥筑起的一个个小屋子,黑熊就关在里面。小屋墙上镶着不足一平方米的铁栅栏,形同窗户。里面漆黑,从铁栅栏处依稀可以看见熊的脸部,但看不见它们的身体。

林观火告诉记者:“这些黑熊,都在产崽。”

林观火是温州市文成县汇溪乡人,年幼时家庭贫困,后去了四川等地谋生。也就在四川期间,发现了当地有人养熊发家。于是,林加入了养熊的队伍。

在2000年初,林观火回到了温州瓯海,开设了自己的熊场。熊场开设初期,从四川购进了50头黑熊。

目前,林家熊场的黑熊,已近500头。

谈及活熊取胆,林观火再三强调自己没有干。

“我从来没有给这些熊取胆,那太残忍了,我是非常爱护动物的人。这些熊在我这里是幸运的,吃得好,长得胖胖的、圆圆的,它们在野外有什么好的?野外又没有什么东西吃。”林观火说。

那这么多黑熊用来干吗呢?

“我们有专门的基地,把这些黑熊都安置在那里,如同山庄一样,让游客来观赏,发展休闲旅游产业。”

“山庄准备建哪里?”记者问。

“还不知道,我在筹备。”

虽然林观火一再表示养殖场从来没有“活取熊胆”,但其出售“熊胆粉”的信息却已经声名远播。就在本报记者采访之际,林接听了一个从安徽合肥打来的“买粉”的电话。电话中,林观火说:“我不是卖熊胆粉的,我是搞房地产的。”

C 背后商机

熊胆粉,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目前按照市场价格,每公斤约在3000元左右。

瓯海区政府大院的对面,有一幢不起眼的小楼,瓯海区农林渔业局就坐落在那里。

“林观火不可能搞观光旅游的,观光旅游哪需要这么多黑熊?”该局林政科一位官员告诉记者。

林政科是野生动物养殖的直管部门,与林观火保持着联系。

该官员对记者透露,林观火熊场成立之初,就从四川运来了50头黑熊,都是成年的,里面的绝大部分后来都被活取熊胆,“现在,那批黑熊中,有一些已经死去。”

多年来,熊场也一直在繁殖黑熊,仅2009年,就出生了40多头。“那年12月底,我们在进行野生动物养殖情况摸底时,林观火那里已经有100多头了。”

上述官员还告诉记者,取胆的熊,都会被关在一个铁笼子内,在固定的时间内,每天用容器接胆汁,然后提炼,最后制成熊胆粉。

熊胆粉,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目前按照市场价格,每公斤约在3000元左右。

高额的经济回报,让精明的温州人嗅到了里面的商机。经常会有一些生意人,去林政科打听开熊场的相关手续。

“我就告诉他们,国家已经停止审批养熊取胆场了。”上述官员告诉记者。

如今,温州熊场的规模,已经由原来的10亩占地面积,扩大到现在的30亩。熊场的不断壮大,离不开当地政府的支持。2001年,林观火的熊场被瓯海区评为农业龙头企业,随后,又成为温州市农业龙头企业。

2005年底,温州市农办把林观火的熊场确定为“农业结构调整示范基地和现代化建设试点项目”,并专门进行了经济补助。

D 失败较量

报道虽然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最后的效果并不佳,“因为企业是合法的,没有一头黑熊被救出来”。

温州绿眼睛环境组织成立于2000年。2004年底,一次很偶然的机会,绿眼睛发现了林观火的黑熊场。

绿眼睛邀请了温州当地的媒体,希望对林观火的熊场进行联合暗访。

那时候,“活熊取胆”远没有如今这么敏感,绿眼睛志愿者和媒体记者顺利进入了熊场。

“这些黑熊被关在大铁笼里,铁笼的空间很小,黑熊身体基本不能动弹,连回头都不行。”绿眼睛组织行政主管白洪鲍告诉时报记者:“这些熊的腹部,插着一根铜制的导管,专门用做引流胆汁,一些黑熊的伤口已经腐烂。”

当时,一位养殖人员还向白洪鲍介绍说,给黑熊安置这样一个铁笼,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控制黑熊的行动,一些黑熊忍受不了常年被抽胆汁的疼痛,会把自己的肚子撕开,把自己的内脏从肚中拉出来……

当地媒体随后给予了积极报道,还配了旗帜鲜明的标题《活取熊胆太残忍》、《请给黑熊平等生存权利》。报道虽然引起很大的社会反响,最后的效果并不佳,“因为企业是合法的,没有一头黑熊被救出来”。

“温州有一个熊场,里面有黑熊被活取熊胆,它们身上有一个无法愈合的伤口,会腐烂,会癌变……”2010年12月15日晚上,浙江工贸职业技术学院,数百位大学生坐在一起,听白洪鲍讲课,主题是现代高校学生如何参加环境公共议题,白洪鲍这样告诉大家。

“我要告诉别人关于黑熊的真相,让大家别买含熊胆的商品,我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白洪鲍告诉时报记者,这是他仅有的力量。

多年以后的今天,绿眼睛组织已经逐渐淡出了对黑熊的营救。

E 营救困境

这个产业肯定是一个暴利行业,但绝不是支柱性产业。可就是这样一个不是支柱性的产业,却大大违背环保意识。

随着动物保护观念的加强,如今热心黑熊营救事业的人越来越多。在我国,拯救取胆黑熊影响最大的机构,是四川龙桥黑熊救护中心(以下简称:龙桥黑熊中心)。该机构是亚洲动物基金与四川省林业厅于2000年合作开办的动物救护中心。亚洲动物基金是于1998年成立的NGO,总部设于香港。

进入龙桥黑熊中心,可以看见一张公益广告牌,那是一张特殊的地图中国活熊取胆地图。地图上,分黑白两色,一些省份是白色,一些省份是黑色。涂有黑色的省份,表示那里有着活取熊胆的熊场。浙江也是“黑色”省份。

“这张地图,对我们来说,是一种鞭策,也是我们努力的方向。现在,在中国大陆,涂黑色的省份有11个。我们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让这些黑色的阴影慢慢变成白色。”亚洲动物基金公关主管王帆说。

根据林业部门的统计,截至2006年底,中国境内一共有68家养熊场,7000余头熊受困于熊场。随着时间的推移,亚洲动物基金推测,目前实际受困的黑熊超过10000头。

王帆向记者讲述了去年4月份的那次营救,那也是该组织最近较为成功的一次解救。

去年4月中旬,亚洲动物基金志愿者去了山东省文登市营救黑熊。那是山东省最后一个合法熊场。还没有走进熊场大院,里面便飘来阵阵恶臭。进入大院,10个铁笼一字排开。里面有黑熊,也有棕熊。

一头棕熊腹部取胆的伤口,已经大面积腐烂,伤口处正一滴滴流着咖啡色的脓液。

另一头熊在铁笼内已经呆了近30年,四肢严重萎缩,已经不能站立。后来,这头熊在运回龙桥黑熊中心的途中,高烧不退。车队在行至河南省时,工作人员在卡车里临时搭起了手术台,对它进行了胆囊摘除手术。

“手术的时候,看见熊的胆囊上有一个铁环,鸡蛋大小,这是熊场在取胆时,害怕导管移位,用来固定导管的。”王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