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时政社会 > 正文

五岳散人:“让爱回家”算是公共产品么?

2011年01月26日09:02南方网五岳散人我要评论(0)
字号:T|T

五岳散人 知名网友

最近有一条疑似假新闻的东西与几条真新闻混杂在一起,让春运再次成为话题。疑似假新闻是这样的:某报登了一篇特别感人的新闻,说是有个母亲因为思念孩子,骑着摩托车长途奔袭2000公里回家,路上四天睡了6个小时,基本没怎么吃东西。当然,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是母爱,但最伟大的肯定不是超人。该母亲要是超人的话,她应该飞回去。

这条从常识上看不太可能的新闻受到追捧相信还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的主体应该叫做“回家”。而几条真实的新闻是火车票依然一票难求、各地的黄牛党还是大显神通、铁道部把解决春运问题的日期向后延展,目前解决的时间已经到了2015年。还有就是民工骑摩托车回家,公安部的意思是要用警车护送。一派繁忙景象之下的春运算是开张了,一汽奔腾做了个广告叫做“让爱回家”,这东西都能在网上有几十万的点击观看,完全不是爱看广告,而是喜欢那几个字。

按照惯例,我们这里又开始了关于春运的大讨论。按说各路豪杰为春运支招也算不少了,无论是好招还是恶治,主要都是针对春运如何提高运力、如何遏制黄牛、如何做到的实名制什么的,只有一派意见始终如一,那就是以经济学家薛兆丰先生为代表的涨价派。他们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春运这件事之所以发生是因为票价不够高,票价够高则有些人买不起票也就不回家了。几年来这些人坚持这个观点且不断宣讲,到现在还没被人摁在铁轨上也算是奇迹了。

这次与往年不太一样的是,大家又在讨论铁路是不是一种“公共产品”。如果铁路客运是一种公共产品的话,那就该让政府掏钱修建,并且保证让大家春节的时候能够回家;如果不是的话,大家自然也就遵循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之路,让票价飞涨起来,直到某些人买不起票从而解决春运这个问题。

经济学是一门神奇的学问,普通人有时候真是不太明白说的到底是什么。“公共产品”这个概念大概是说那种只能由政府提供,而民间不能提供、或者没有利润支持的产品,铁路是不是这样的产品一直算是有争议的。但这个我们先可以放在一边儿,因为这是一个能够写一本书的题目。

但公共产品本身的演化还是值得说一下的。政府之所以有存在的必要,是因为很多东西确实只有它才能组织人力、物力去做,一般来说,这种事情又分几种情况。一种是军队以及警察等部门,民间可以有保安公司,但肯定不能完全代行警察的职务,有些国家有民间武装,但肯定不能出国打仗。其他方面各个现代政府都要提供的公共产品包括养老、基本医疗保障、基本教育等,这些都是政府提供的保底产品。花钱能得到更好的,但应该不花钱或者少花钱得到基本的产品。

在这些各国通用的公共产品之外,还有一些是具有鲜明文化特色的东西,比如说导致春运的回家,就属于那种文化习俗。文化习俗有时候是全民性的,移风易俗并非是件容易的事儿。在这种全社会的需求还很旺盛的时候,提供能够回家过年的交通工具,并且保证这种工具能够让大多数的人承受得起,就应该是政府的责任,而也就应该是一种“公共产品”。

用完全经济的手段来改变一个并非是不好的风俗,这种事儿大概也只有中国的经济学家能够想出来了。我不反对从纯理论推导出来的结果,但那东西是不是科学就难说了,因为科学实验用的是狗,而这种实验用的直接就是人。不考虑其他因素的经济学就是空中楼阁,会带来更多的问题。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