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时政社会 > 正文

乔子鲲:郑州出租车为何集体停运

2011年01月13日08:35京华时报乔子鲲我要评论(0)
字号:T|T

乔子鲲 本报特约评论员

原题:郑州出租停运折射管理之弊

社会问题频发,日益凸显社会管理不是小问题。当管理缺乏系统性、前瞻性的顶层设计,就事论事、就事管事的结果,往往是“局部正确”的事情在全局中可能是个错误,具体而论没问题在整体中就很成问题。

郑州出租车停运事件,就是一个管理紊乱僵化的例证。事情起因于“运六歇一”制度被取消,但此举所引发的震荡或出乎当地政府意料。

具体就“运六歇一”制度而言,当年为缓解交通拥堵,要求出租车运行6天休息一天。现在取消它,为的是缓解公众打车难,似乎都顺民意、解民难。然而,社会管理的要害在于,不能孤立地看事物。在这一具体制度存废之外的,是深刻变化的社会环境和条件。

从城市发展来看,人口急剧增长了,车辆急剧增长了,路比以前堵了。当地出租车数量一直没有增加,而打车需求却在不断增长,于是打车难。路堵了,出租车堵在路上,于是难打车。堵而挣不着钱,还费时费气,而加气站少,高峰时段两三千辆车都在排队加气,打车就更难。无视这些变化了的因素,贸然释放“运六歇一”制度束缚的2000多辆出租车的运营能力,不但未必能缓解打车难问题,反倒使出租车管理的深层次矛盾更加显现。

对于司机来说,集体性反对取消这一制度,既是在主张自己的休息权,也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害。因为依存于“运六歇一”制度,司机、车主或公司已达成利益平衡。制度一取消,平衡即被打破,由于当地出租车经营权的复杂,司机更多的处于不受益的局面。取消每月4天的休息日,司机将面临份钱上涨的压力。而由于经营权的不同,有的司机可能拿的钱一样多,却要多干4天活。有的司机认为这将会使运力过剩,增加空驶率,导致收入下降。权衡之下,多干一天活挣不上几个钱不如休息来得舒服。

无视取消这一制度对司机造成的不利影响而强推之,必然导致司机心气不顺。当部分司机停运时,却安排警察跟车拉活,尽管当地解释是为了保证出租车及司机安全,但司机却认为是监督他们不许停运。要知道,休息权是人的基本权利,没有人可以剥夺。其实,停运是一种利益博弈,这种方式未必值得赞赏,其利益诉求未必全都合理,但它的发生,却至少折射出当地在社会管理方面的乏术乏力、僵化笨拙。

透过这一事件,一些管理部门需要警醒的是,社会管理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解决问题、做出决策,必须系统地、综合地考虑环境、条件、因素,进而从根本上、源头上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而不是头痛医头。郑州缓解打车难是这样,一些城市治理交通拥堵也是这样,化解诸多社会矛盾问题更是这样。

停运是一种利益博弈,这种方式未必值得赞赏,其利益诉求未必全都合理,但它的发生至少折射出当地在社会管理方面的乏术乏力、僵化、笨拙。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