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人均每年八瓶液 > 正文

过度用药危及国人健康 去年人均“被输液”8瓶

2010年12月25日07:15新华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过度用药危及国人健康 去年人均“被输液”8瓶

医院输液室常常人满为患 (资料图片)

昨天,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举行联组会议,就《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情况的报告》开展专题询问。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朱之鑫表示,去年8月至今,全国有50%以上政府办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了基本药物制度,初步统计基本药物价格大约下降了30%。他还透露,去年一年中国输液用了104亿瓶,相当于13亿人口每个人输了8瓶液,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水平,“过度用药危害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而记者了解到,南京人的用药情况也不容乐观。

挂水怪象:感冒挂水是普遍现象

吴女士前两天烧到38.5℃,来到南京一家医院看病,医生验血后开单让挂水。而在诊室的对面,她的儿子也因为感冒在挂水。“我挂了一次就好了,孩子已经三天了还在挂,三百多元一眨眼就没了,看了一下药单,头孢抗生素是最贵的药了,一个就要近百元。不挂还不行,医生说孩子抵抗力弱,万一发展成肺炎就麻烦了。”

吴女士看了一下输液室,满满当当都是人,她挺疑惑,怎么挂水输液的人越来越多。“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反正觉得现在挂水有点多了,感冒后只要发烧了,没有个几百,是出不了医院的。”

不可否认的是,输液患者增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临床上的过度治疗。一位社区医生说:“我们习惯把感冒输液称为大炮打蚊子。对普通感冒来说,西药有白加黑、百服宁等,中药也有银翘片之类,一盒最贵也不过十几块。如果静脉输液,费用就立即翻了上去了,几百块肯定要的。”

记者在一家社区医院调查发现,近两天,每天就有一百多号人来输液。“你跟他说回家吃药,他偏要挂水,说疗效快,许多人都这样。”值班医生有点无奈。

打针几乎退出历史舞台

与挂水相比,打针已经逐渐少见,有的大医院,注射室一下午都见不到一个患者。有市民表示,在他们年轻的时候,打肌肉针是件很平常的事。一位女士清楚地记得,以前上大医院看感冒,大夫总要问发不发烧。要是不发烧就吃药,发烧温度在38℃以下的就打针,要是高烧不退才“打吊瓶”。

“其实就副作用来说,打针还是较输液小。”专家告诉记者,口服药物进入胃部后,有一个人体吸收接纳的过程,最安全;打针则是将药水打针到肌肉里,逐步流到血液,产生药效;而用输液方式,进入体内的药没有接收过程,省略了体液免疫以及细胞免疫环节,药液直接经由血液进入心脏,要是有伤害,会当即暴发并且十分凶险。

江苏省人民医院儿科专家周国平也告诉记者,治疗感冒必需坚持的原则是“能吃药不打针,能打针不输液”。但是现在对于儿童而言,打针一般不怎么打,是因为幼童臀肌发育较差,臀肌打针次数越多,臀肌纤维坏死越多,挛缩也越重。一旦浮现臀肌挛缩,会影响幼童骨骼发育,所以在考虑治疗方案的时候,医生会比较谨慎。

感冒用抗生素并无必要

感冒挂水现象还引出一个广为关注的问题就是抗生素的滥用。

“临床上,实际上并不是每个感冒发烧患者都需要抗生素,用了也无效。”南京一位医学专家告诉记者,拿头孢菌素类抗生素来说,价格较昂贵,所以在一般性感染疾病治疗时不作为首选药。不同的头孢菌素抗菌作用范围不同,现在有四代产品,各有长短处,但无论如何,对病毒、支原体、衣原体、真菌等引起的感染无治疗作用。因此,选用抗生素,主要依据抗菌谱选择敏感药物,并非越贵越好,也不是越新越好,更不是一病就要用。“拿儿童上呼吸道感染这个常见病来说,病毒感染的因素,有时能达到上呼吸道感染的七八成以上,而这部分患儿,是无需用抗生素治疗的。”【基层过度用药 抗生素激素等尤为严重】

现象剖析:医患心理影响治疗方式

在国内的许多报道中,都将抗生素滥用归咎于回扣。“确实有这部分因素在里面,但还有其他原因,比如现在生活节奏比较快,感冒了如果用输液确实好得快,对小孩子来说,也不爱吃药,打点滴来得方便。”一位有多年临床经验的专家告诉记者,有的时候是真不想开输液,但是家长心里着急,希望尽快将烧退掉,不愿意回家用物理降温方法,慢慢观察等待。如果不开输液,家长有的时候还会埋怨。

“现在医疗环境也有变化。”这位专家告诉记者,还是拿孩子来举例,一个两岁的孩子发烧咳嗽两天,来到医院,从各项检查来看,白细胞不是太高,血检也不是稍有异常,根据医生的经验,这种情况并不需要输液治疗,只需要家长注意观察,吃一点药物就可以了。但往往这个时候,医生又很犯愁,因为这个时期的孩子,病程进展极快,有的体质差的小孩子,短短两天,就有可能由普通小感冒转到肺炎,一旦成为肺炎,那挂水需要一周,花费的代价更大。更麻烦的是,要被家长扣上“漏诊”“误诊”的帽子,实在吃不消。有时出现这样的状况,让医生进退两难,也许一百个孩子里面只有两三个孩子有可能转为肺炎,但是为了规避风险,这一百个孩子都需要挂水。

“说实在的,挂水是好得快而且彻底,但对整个用药环境是不利的,对理论上不需要输液的孩子来说,也是不公平的。”这位专家说。

应对建议:实行分级分类用药管理

对于防范抗生素等药物滥用问题,南京医药界资深人士认为,应该根据药效和价格等综合因素,对抗生素等药物严格实施分级或者分类管理。第一代和第二代抗生素,属于价格相对便宜、一般用药的药物,只要有处方权的医生都有资格开处方;第三代抗生素,是相对价格较贵、高级的药物,需要具有主任医师或以上资质的医生才能开处方;而第四代的抗生素,相对而言,价格更昂贵,只有科主任、总值班的签字才可以用。

此外,药剂师还要借助电脑软件核实处方是否符合儿科抗生素使用规范的标准,评价是否有明显的过敏性、药剂的相互作用和超剂量等问题。当认为有必要更改治疗方案时,药剂师便向医生提出建议及时与临床医生协商,以避免不合理应用抗生素,并由药师和质量控制人员不定期抽查病历和处方,定期公布不合理用药,并实施合理的奖罚。(快报记者 刘峻)(新民网)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