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讲堂93期实录 刘亚伟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模式

2010年12月23日18:34腾讯公益[微博]刘亚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93期实录 刘亚伟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模式

(刘亚伟博士在93期燕山大讲堂现场)

精彩目录:

从三个故事说起,中国有很多秘密,同时也很神秘

苏联有很多秘密,但一点都不神秘;美国没有什么秘密,但绝对是个神秘之国;中国有很多秘密,同时也很神秘……

房宁最给力解读中国模式:权利保障+集中权力

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房宁称,中国模式就是两句话:保障人民权利,集中国家权力,调动国家一切的资源和能力把事情做好,同时保障人民的权利。西方人不太理解的是:这两个利、力怎么平衡……

沈大伟:中国模式是个框,什么东西都可以装

美国学者沈大伟(David Shambaugh)说,中国模式没有什么独创的东西,不过是一个大杂烩:半国家资本主义、列宁主义、东亚新权威主义、拉美统合主义、欧洲社会民主主义;中国模式带来了许多短期和长期的问题,比如环境污染、有害气体排放、民族矛盾激化、贫富差距拉大、群体性突发事件的剧增……

约瑟夫:北京共识是市场列宁主义的模式

哈佛大学教授奈·约瑟夫(Nye Joseph)说,北京共识是市场列宁主义的模式,只对威权国家有吸引力,对民主国家一文不值;即使中国的GDP超过美国(2030),人均收入到下半叶依然不能赶超美国;中国还处于经济转型期;对汇率的控制也不能使她成为金融大国……

印度没有维稳和意识形态的包袱

印度没有维稳和意识形态,我们国家意识形态不计成本,维稳不计血本,印度十几万的游行是常有的,但一般不会出现合法性问题和政府危机……

戴秉国:中国取代美国是神话

国务委员戴秉国称,中国取代美国是神话。此外,他强调西方人不要光看中国北京、上海,要看到内地、大西部,要对中国有一个更全面的看法……

主题: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模式

主讲嘉宾:刘亚伟(中国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21世纪国际评论主编)

主办: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0年12月19日(周日)下午15点-17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北三环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杨子云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非常高兴阔别10多天后回到政法大学,今天是燕山大讲堂第93期,前几期没有在今天这个场地,没有参与现场的网友,欢迎大家去腾讯网站上看实录。

今天的主题是: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模式。请来的是刘亚伟博士,刘博士的身份比较多,他本人最愿意介绍的身份是察哈尔学会的高级研究员,《21世纪国际评论》主编,同时他也是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的创始人。我搜索了一下,发现察哈尔学会去年9月成立的关注公共外交的民间智库,值得期待。

美国人眼中的中国模式,这题中有两个关健词:一是中国模式,二是美国人,美国人怎么看“中国模式”。我们看第一个关键词“中国模式”,到底有没有中国模式?这是一个具有争论的问题。第二,如果有,“中国模式”的内涵是怎样的,它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第三,从外部来看,美国人怎么看待中国崛起,看待中国模式。更多的内容我们期待刘亚伟博士的演讲,掌声欢迎。(掌声)

刘亚伟:谢谢子云。燕山大讲堂很有名,子云请我来讲,我说不敢,从来没有经过这种场面,后来想想,这是蔡定剑教授讲过的地方,他在这儿做过无数次的演讲,所以我想到他坐过的地方感觉他到的热和光,更重要的是,我要学习他那有一份热发一份光的情操,我没有他的那种博大精深,但,我仰望他,以他为学习榜样,把中国的事做得更好。

从三个故事说起,中国有很多秘密,同时也很神秘

我讲几个故事,故事的具体含义,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第一个故事。据说中央党校副校长郑必坚到美国去访问,到了波士顿的郊外(当年清教徒落地的地方),他走到大西洋边,站在寒风中,也不吭气,秘书看他站了这么就久,过去说,校长,你在想什么?郑必坚副校长说,我在想,如果1620年在美国这儿落户的不是清教徒,而是山东大汉,美国这块地方今天会是什么样的情况。这是今天我分享的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是我亲身经历的。2009年美国前总统卡特到中国庆祝中美建交30周年,到了上海的锦江饭店(尼克松破冰之旅签中美关系第一份通报的地方,上海通报),上海的领导人宴请,在吃饭过程中,有一段很有趣的对话:上海的领导人说,“金融危机已经发生了,中美同舟共济,在一条船上,但你们总是把我往船下推。”卡特问,“什么意思,我们怎么把你往船下推了?”“你们不停地打压,出口有问题,大学生毕业以后,没工作,要移民,两千多万的农民工,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后来他话急了,从同舟共济转到世博会上,“世博会马上就要开了,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到现在不给我们签合同,这太不像话了,如果不签,我们上海就给你盖了,如果盖好了还不来,直接放一个麦当劳在那儿,有的是麦当劳、肯德基愿意在这个地段开一个店。”当时卡特说,“美国和中国情况不一样,美国有法律,政府参加世博会不能拿纳税人的钱,但是我会把这个话转给奥巴马和希拉里,希望尽快把这个事促成。”最后希拉里就找各大企业募集资金,把这个事弄成了。这么一段有趣的对话,中国特色和美国特色相映成趣。下来以后,卡特说,上海的领导人对美国有点敌视。我说这是调侃的说,翻译有点不准确。到了第二天,卡特要走了,要坐磁悬浮,大家匆匆忙忙安排。他回去以后,只要讲中国,就讲磁悬浮。11月,我来中国之前,整个中心在一块吃饭,他说,中国变化很大,进而又说到了磁悬浮,最后他说,中国的日新月异,中国的突飞猛进,是因为中国没有一个国会管着政府,特别是没有一个共和党人控制着国会。

第三个故事。昨天晚上想今天的讲座,想怎么讲才会更有意思,问我老板,我的老板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老板以前是麦克阿瑟基金会的,80年代,美国和苏联冷战最激烈时,这个基金会试图促进美国和苏联的交流,每年要开会,经常要见苏联的对手相当于美国、加拿大研究所的所长,这个所长说,苏联有很多秘密,但一点都不神秘;美国没有什么秘密,但绝对是一个神秘之国。我问他对中国怎么看,老板说,中国有很多秘密,同时也很神秘,中国和美国、苏联都不一样。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责任编辑:许诚]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