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自愿无偿献血 如何走出“贫血”困境?

2010年10月29日02:19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1998年10月1日,根据这一天正式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一个全新的、更为人道和安全的无偿献血制度在我国建立。6年过去了,让我们来看两组数据——

一组令人喜:1998年,在全国22%的无偿献血中,自愿无偿献血仅为5%;2003年,这个比例升至61%。

一组令人忧:目前,全国各地尚有15%临床用血来自有偿献血。2003年,全国有12个省、区、市自愿无偿献血不足50%,天津、上海等地甚至不到三成。

自愿无偿献血的比例越高,临床用血的安全系数越大。献血法所提倡的自愿无偿献血能否做到百分之百?法律的“瓶颈”亟待突破。

献血法 遭遇困境“自愿献血”合法性危机

镜头一:首都经贸大学 拒绝献血将依校规进行处罚

10月9日,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东区“强迫性"组织数百名将于明年毕业的本科生献血。该校校医院方面甚至表示,对符合献血标准却拒绝献血的学生将依校规进行处罚。据2001级一位学生介绍,去年该校曾有一名预备党员因不献血被取消了入党资格。企管系两位老师也说,在献血动员会上系里说,不献血就不发给学生学位证。对此,校医院书记赵文汉的解释是,学校《关于学生献血的规定》规定:“对健康适龄的学生拒绝献血体检以及符合献血体格检查标准而拒绝献血的学生,各院、系要进行批评教育。对经过批评教育仍拒绝献血的学生,取消其各类荣誉称号的评选资格,取消获得各类奖学金、贷学金和公费医疗的资格。"

镜头二:防女生谎称例假逃避献血 首师大强令脱衣检查

11月12日,首都师范大学外语学院与美术学院部分大三和大四的学生停课义务献血。活动中,凡是称自己来例假的女生都必须在校医院内脱衣检查,以决定是否献血。负责学校献血活动的保健科周大夫称,这样做是为了防止有些学生谎称来例假逃避献血。有些院系还口头规定,体检合格的学生如果不献血,要受到学校的处罚,但具体如何处罚并没有明确规定。

镜头三:河北多地:无偿献血在行政指标下变味儿

法律规定的自愿献血变为“政治任务”;河北易县教师每人被强制交纳50元“献血捐款”;校长为完成献血指标找来卖血人......在河北易县,因为无偿献血的公益行为被异化成了一部分人的“政治任务”,没有分派到指标的更大一部分人就理所当然地认为,无偿献血与己无关;被分派到“指标”的人,因为是“任务”,本属献爱心的好事则被视为一种负担,甚至产生疑虑和逆反心理。于是,在“行政指标”的高压之下,结出了摊派收费、弄虚作假、甚至有“血头”组织卖血等种种恶果,还给用血安全埋下了隐患。

★困境一:法律“苍白”缺乏配套

背景:10月1日实施的《广州市献血管理规定》,简化了自愿无偿献血者免费用血的手续。以前的做法,是先交费用事后报销;而按照新《规定》,可以凭相关证件和证明文件,直接免交用血费用。

徒法不足以自行!

任何一部法律,仅仅确立一种制度是远远不够的。要保障该部法律落到实处,必须设计一种有利于社会成员积极参与、享受这种制度的体制,并建立与之配套的机制。

从献血法来看,这一点做得不够。除了道德的奖励外,看得见的权利主要有两项“免费”:一是献血前,免费进行必要的健康检查;二是临床用血时免费。

前一项权利,本是一种及时回报,可以大做文章吸引献血者。但在一些地方却被应付了事,打了折扣;后一项权利,对健康人来说并不希望“享受”,所以本应大行方便。但现行模式下,一般都是先交费再报销,导致这项法定权利因为麻烦的程序而流于形式。

★困境二:“提倡”与“强制”相冲突

背景:据媒体报道,11月初,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宣布对不愿献血的学生,将采取取消保研资格、论文答辩不予通过等硬性措施;而首都师范大学外语学院与美术学院则要求对称自己“来例假”的女生脱衣检查,以决定是否献血。

根据献血法,我国实行的无偿献血制度,是自愿与计划相结合:“国家提倡十八周至五十五周岁的健康公民自愿献血”,同时“国家机关、军队、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应当动员和组织本单位或者本居住区的适龄公民参加献血。”

于是,矛盾便出来了。对于公民个人来说,无偿献血是国家“提倡”的,不是强制性义务;对于机关、学校等单位来说,则是“应当”,是强制性义务。为了完成“义务”,单位便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将法律责任“转嫁”到个人头上。

既然是法定义务,单位自然要好好履行,但必须靠合法的、道德的手段来推动。比如奖励,评先奖优,优先保研等等,而不是惩罚。

另外,计划的存在,也使得一些人为了完成单位的任务而放弃了无偿献血的自愿。

★无偿献血:逐步取消献血指标

背景:据卫生部透露,我国力争再用3—5年时间,使全国无偿献血比例达到100%,其中自愿比例达到80%以上,计划比例控制在20%以内。

早在2001年3月,卫生部便提出:在保证临床用血的前提下,逐步取消政府下达的献血任务指标,实现从计划指令性的无偿献血向群众自愿无偿献血的转变。

现实的情况是,计划无偿献血在保障临床使用中的确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另一角度来看,计划无偿献血指令性的方便,使得献血主管部门缺乏改变现状的动力,也缺乏创新机制提高自愿献血比例的热情。这也在实际上阻碍了无偿献血从计划向自愿转变的进度。

2003年,上海市率先在高校系统取消了政府指令性献血的指标,改为自愿无偿献血。献血人数会因此减少吗?

当年的一组数据这样回答:上海音乐学院往年献血人数平均为60多人,这次多达242人;上海交通大学则以280名献血者创历年最高纪录……

法律的困境,仅靠道德的呼吁是难以解决的,必须靠机制来突破。

如何进一步完善自愿无偿献血制度,早日实现无偿献血由计划向自愿的完全转变,的确值得有关部门深思。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