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中国都是谁在献血 > 正文

央视:广州仍有大量职业卖血者

2003年08月24日02:08cctv我要评论(0)
字号:T|T

8月22日下午5时,深圳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26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国内第一部人体器官捐献移植法规。这部法规规定,捐献器官实行自愿、无偿原则,禁止以任何方式买卖人体器官。和器官捐赠一样,我国早在1998年也确定献血制度实行自愿、无偿的原则。可是,我们记者在广州却看到,近5年时间过去,那里卖血者的队伍有增无减。为什么有偿卖血屡禁不止,而无偿献血制度难以真正得以建立?

无偿献血,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下的定义,是指献血者自愿捐献全血、血浆或其他血液成分,而不收取任何报酬。因为这种献血模式,能从根本上解决血液买卖和传播疾病的问题,所以,它是国际红十字会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所倡导的献血形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也正式确定,在我国实行的是无偿献血制度。但是,在广州市血液中心,却长期活跃着数十名以“卖血”为生的职业卖血者,记者这几年一直在关注着他们。

每天上午8点钟,这间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里就会出现这样一群人,站着的,坐着的,还有躺着的,你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吗?这个窗口前挤满了人,像是买什么东西,可是,这里不是火车站,更不是菜市场,这里是广州血液中心,在这儿能买什么呢?说出来你会吓一跳,这群人不是来买东西的,而是来这里卖血的。从他们的口音中,我们听得出来,这间屋子里的人来自四面八方,但是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卖血换钱。

记者:“抽一次血多少钱?”

卖血人:“单份和双份。双份是350元钱。”

这个卖血人告诉记者,来这里卖血的,95%以上都是男性,他们都是从外地来广州打工的,起初这些打工者并不愿意走上卖血这条路,可是时间一长,由于找不到工作,又不愿意回家,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后来听说到广州血液中心卖血一次可以赚到350元钱,一个月可以少则卖2次血,赚700元,多则卖3、4次,一个月就可以赚到1000多元钱。于是,他们就开始以卖血赚钱为职业,成了职业卖血者。采访时记者发现,这些人由于经常出入血液中心,相互之间都很熟悉,每天相见如同老朋友一般,彼此打着招呼,而对卖血赚钱则更是心照不宣。

卖血人:“今天算是少了,哪天这个房子不是挤得满满的?”

记者:“最多的多少人?”

“最多的一天加起来有一两千人,你看我瘦不啦叽的,我瘦成这个样能挣它400多。”

记者:“你多长时间来抽一次?”

“按规定是半年,不过他们这儿就半个月一次。”

其实,卖血赚钱在这里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地点没变,卖血的价格也没变,可职业卖血者却是换了一批又一批。早在两年前,记者在广州血液中心就拍摄了相似的画面。

2000年2月24日上午9点30分,广州血液中心大门口,一位手拿快餐盒的女孩儿告诉我们,她来这里卖血已经快两年了。原本从老家湖南来广东打工的她,一到广州就听别人讲,来广州血液中心卖血,每次可以得到350元的报酬,她计算了一下,如果一个月能够卖4次血,就可以赚上1000多元,比在广州打工每个月赚七、八百元容易得多。于是便开始了卖血赚钱的生涯。而后她伸出胳膊给我们看,她胳膊上的淤血未退,抽过血的针眼能有三、四个,而且清晰可见。

说起卖血,小姑娘很不以为然,她告诉我们来这里卖血的,文化层次都不是很高,但你想了解抽血方面的事,无论问谁都可以给你说个清清楚楚。

卖血者:“有机器采血的,有人工采血的。机器采的是血小板,人工采的是专门采你的血浆。”

记者:“那你们抽的是血浆吗?你们是全采还是单采?”

“当然是单采,用机器采。”

卖血者:“根据你的血型高低不同,最多可以抽400CC,就是八两。”

在这里,我们了解到两个医学术语:全采和单采。所谓全采就是指采集全血,而单采则是采集成分血,也就是把全血中的各种有效成分分离出来,然后根据临床的需要,输给相应的患者。

卖血者在这里主要就是卖成分血,血液中心首先从他们的左臂抽出全血,经机器过滤,分离出血小板后再将剩下的血液,从他们的右臂输回体内。这样一次卖血者可得到350元钱。

记者:“身体不是搞坏了吗?”

“专门卖就不会啦。”

科学地讲,献血对人体是无害的。但是过量频繁地抽血不仅会损害自己的身体,同时也会影响到血液的质量。1998年10月1日,我国颁布实施的《献血法》中也做了明确的说明,两次采集血液的间隔不得少于6个月,严格禁止频繁采集血液。但是这些职业卖血者却为了多赚钱,频繁地到血液中心来卖血。由于血液中心对献血者进行备案登记,于是他们开始伪造身份证蒙混过关。小姑娘告诉我们,这种假身份证她手里有很多,每次想卖血的时候就换一个,其他卖血者也都一样,35元钱就可以做一个假的身份证,没钱的时候随时卖血。

小姑娘:“等过两天针眼一好,你又可以换一个身份证,就可以来了,不要用上一次的身份证。”

在血液中心,记者看到,指纹鉴定是卖血者过的最后一关,其目的是防止身份证上的人与实际抽血者不符。小姑娘告诉我们,对于卖血者,血液中心是防不胜防,因为卖血者手里的身份证随时可以变换,血液中心根本无法控制。卖血者陆陆续续地走进了抽血室。那个女孩是A型血,比较抢手,第二批就进去抽血了。抽血室看上去很干净,也很整洁,但是我们却被挡在了外面。在血液中心的院子里,两位来自甘肃、东北的卖血者见到我们是新面孔,于是就主动和我们聊了起来。

记者:“你卖了几次啊?”

卖血者:“没有几次,我旁边这位才是老干家呢,做了好几年了。”

他们告诉记者,其实卖血最火暴的日子并不是周六,而是每周的一、三、五,那是进卡的时间。所谓进卡就是拿着身份证来登记,然后验血,每周的二、四、六开始抽血,最后他们叮嘱我们,要卖血周一一定要早来,晚了就排不上队了。按照他们的叮嘱,那个星期一的早晨5点钟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广州血液中心。那天下着雨,我们想,今天来进卡的人可能不会多,谁知道居然有人在血液中心的大门口睡了一夜,等着卖血。6点一过,卖血者陆续上来了,到了8点钟,血液中心的门前已经挤满了人,卖假身份证的和拿着假身份证的人随处可见。

拥挤的人群中,我们不仅看到了两天前来卖过血的人,还看到了那个小姑娘,她这次还是单采成分血,又赚350元。

卖血损害了卖血者的身体,同时使血液质量无法保证,给血液安全埋下了隐患,其危害性显而易见。而从经济角度来看,有偿卖血显然成本比无偿献血要高得多。无论是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无偿献血都要比卖血更加优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职业卖血者的血为什么还能卖得出去呢?

2年前,当我们记者在广州市血液中心暗访的时候,看到那里卖血者云集。为了应对血液中心的备案登记制度,在卖血者中间还形成了一整套制售假身份证的配套体系。如今,2年时间过去,我们记者发现,那里不仅卖血的队伍依然存在,而且卖血者们还发展出了新业务。

今年8月20日,距第一次暗访两年后,记者再次来到广州血液中心,与两年前相比,在大门口等着卖血的人似乎少了很多,但走进血液中心后,记者发现,卖血者其实是有增无减。而那些倒卖假身份证的人也变得更加隐蔽,对陌生的面孔他们格外警觉。不过,只要一说起抽血,他们个个都是老行家。

相关专题:

中国都是谁在献血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