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中国都是谁在献血 > 正文

张田勘:“血荒”的根源与改进

2010年10月28日08:29南方网张田勘
字号:T|T

张田勘 北京学者

今年全国主要省会大多出现了采血困难的情况,昆明更是出现十年来最严重血荒。北京近日采血量也大降,血库库存仅为正常值一半,这是北京首次在献血旺季的9、10月出现用血紧张。有媒体分析称,出现这一情况的主因是民众信任危机,担心染病成阻碍献血的主要原因。但在我看来,担心染病并非成为阻碍献血的主要原因。国内血荒的重要原因在于,献血者与人方便后,不仅自己不方便,而且家人也不方便,因而无偿献血已经难以为继。

上个世纪30年代,世界卫生组织、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联合建议和提倡公民自愿无偿献血和公民免费用血。经过数十年的不懈努力,世界上很多国家如德国、日本、瑞士、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都从过去的有偿献血,逐步向无偿献血过渡,最终实现了公民无偿献血和免费用血。

“无偿献血,免费用血”的这一目标是符合社会伦理的。无论是生物学的共生原则,还是人类社会的互利互惠和共赢学说,其基本依据是,在一个群居的社会,与人方便就是自己方便。“无偿献血,免费用血”就是这些理念和行为准则的最好体现。

尽管中国的《献血法》规定,无偿献血者及其直系亲属在需要输血时可以免费使用其献出血液量3倍的血液,但是,献血者及其家人在用血液中的过程之烦琐、操作之不便,让许多人望而却步,最终还是有偿用血。实际上,这是把这一理念割裂开来,只是实现公民的无偿献血,但不能做到公民的免费用血。

例如,公民献血后免费用血,需要先在医院交付血费,然后到医院办公室开证明,再找经治医生签字,最后还得拿上自己的身份证、病历、手术通知、无偿献血证等到卫生局盖章,最后到血站办理退款。即使这些流程都顺利,还要祈祷经办人都在,否则就会跑无数趟路却难以获得使用血液的费用。有的地方办理更为麻烦,甚至是刁难献血者,要求必须是病人自己去办理,否则不予办理。可以想见,大病初愈的病人有多少是可以自己亲自跑如此多的路、经历如此繁复的环节办理用血费用的?所以,很多病人最后放弃到血站退血费,自认倒霉。

血荒的本质还在于,无偿献血后的血液转化为了有偿。这体现在血液的流转与使用上。现在,血液是归各地的血站管理。从无偿献血者那里抽取的血液最终是以各种价格卖给了医院,而医院也把血液卖给了病人。以南方某市为例,医院用血的标准血价为:全血每200毫升220元,50或100毫升的小剂量全血每袋加收分装费20元;其他稀有血型全血,每200毫升660元。在这个过程中,血站和医院都会盈利。尽管血站的经营和医院的治病需要成本,在现阶段也许还达不到无偿献血者的免费用血,但是血液的流转和供给应当保证对公众的透明和负责,否则容易引起公众对于牟利的质疑。

血荒的原因还在于,献血者的爱心和善意很多时候受到亵渎。例如,成都发生过无偿献出的血液被当花肥浇灌兰花。这袋曝光的血液标签上标明来自成都市血液中心,采血日期为2009年10月3日,失效日期为2014年10月3日。尽管事后血站解释是报废的血液,但失效期为2014年10月3日的日期仍然无法取得公众的信任。

如果从上述方方面面加以改善和变革,至少可以让血荒得到改善。例如,如果让无偿献血者和其家人在用血时不是先垫付再经历层层折磨取回血款,而是凭借献血证就能免费用血,仅此一项改进恐怕就不会出现血荒。

相关专题:

中国都是谁在献血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