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官员获鲁迅文学奖 > 正文

贪官诗人的诗集是怎么出版的

字号:T|T

前不久,中国作家协会清理门户,取消了5名触犯刑法会员的会籍,这5个人分别是李凤臣、赵立山、王月喜、王剑、王宁,其中数李凤臣知名度最高。这名任职县委书记的贪官,居然是“中国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并且拥有“桂冠诗人”的称号。

突然对这名贪官诗人写过什么东西产生了兴趣,于是查考了一番。一份专业的图书出版报纸上曾刊发的消息,表明李凤臣曾在不到5年的时间里,连续出版了7本诗集,分别为《心音集》、《心底的烛光》、《大河缘》、《天命集》、《绿色的呼唤》、《风之歌》和《大地情怀》。与他被捕的消息同样散布到各处都是的,还有无数对他诗歌作品的肉麻吹捧。

且欣赏李凤臣自鸣得意的一首名为《权力颂》的“诗”:“权系民心聚/姓公不姓私/本为双刃剑/伤人亦伤己/身为民之仆/必当明斯理/利为民所谋/权用民所需。”这样的诗根本就不能叫诗。让人鄙夷的不仅仅是因为它枯燥乏味、空洞无物,更因为作者一边将民脂民膏卷入自己口袋、一边高喊“为人民服务”的可耻行为。这样十足在给汉语抹黑的诗作,李诗人居然还能够一口气出版7本。真不明白这些诗集是怎么出版的。

其实想想李凤臣出7本诗集也不是什么难事,反正他有的是钱,买个书号每本诗集印个万儿八千册,对他而言还不是九牛一毛?问题是,这等糟蹋纸张的诗集印出来,居然有媒体给予高度评价,“他的诗无论是即景生情,还是友朋酬答,不论是对酒当歌,还是遐思畅想,都倾吐了他热爱生活的深挚感情。”更有某著名诗歌评论家赞叹,李凤臣能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激荡出这么多诗歌的浪花,“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独的文化现象”。

李凤臣所引发的文化现象的确够奇特的,不但有媒体和研究员们拍马,更有文化单位为其捧臭脚,在他50岁生日之际,特意召开作品座谈会向李书记“献礼”,其规模之高令人咋舌。谁说“诗歌死了”?在李凤臣那里,诗歌不是满嘴油花活得好好的吗?如果这个贪官不落马的话,估计再出个十本八本甚至更多也有可能。贪官诗人出诗集满足一下虚荣心倒也罢了,但贪官诗人能凭借几本可以直接送回造纸厂化浆的诗集跻身中国作家的最高殿堂—中国作家协会,却是咄咄怪事。据说,加入中国作协要经过两个以上会员的推荐,还要经过层层审批,真不知道推荐和审批李凤臣入会的是哪些人?在放这个文学才华几乎等于零的贪官入会之后,他们内心有没有产生过惭愧?

在贪官飞黄腾达的时候,一批专家、研究员跟在屁股后面叫好,貌似威严的文化单位也“我家大门常打开”,现在贪官落马了,将之扫地出门,倒让人觉得这世态还真是炎凉。类似李凤臣这样的贪官,如果现在还有混在作协队伍里滥竽充数的话,建议赶紧主动退出,免得身败名裂后再落得一身凄凉。也建议那些国家级的文学艺术单位,要扎紧自家的篱笆,别再让那些文学混混钻了进来,毁了你们一直挂在嘴边的什么这个“殿堂”那个“庙宇”的名声。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