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官员获鲁迅文学奖 > 正文

顶着作家头衔的贪官

字号:T|T

当官的作家,现在很是不少。县处级官员中,作家数不胜数,就是省部级官员中,少说也得有几十位作家。作家是离不开生活的,跟群众有着自然联系,对于民情民意民生比较了解,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来看,我赞成有更多作家当官。

这些官员中的作家,有的是先成作家后当官,有的是先当官后成作家,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区别,其实来路完全不一样。就拿加入作家协会来说吧,前一种比之后一种入会要困难,因为可以说是完全靠笔杆子拼出来的;后一种则不然,有一定程度的职位因素起了作用。再从入会的动机上看呢,前一种完全是追求兴趣,后一种难说没有装风雅成分。对文学真正有兴趣的官员,把业余时间都放在写作上,歪门邪道的事情就想得少;拿文学充风雅的个别官员,业余时间关注在别处,写作也就成了装点门面事。

作家这个职业或称谓,早些年还算比较神圣,曾被称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现在没有人这么说了。不过也好,不然显得过于沉重,压在头上支撑不住,对于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会形成思想压力和负担。何况如今的文学,商业化、金钱化、官僚化倾向,在某些时候也有表现,再没有过去那么圣洁。

但是不管说与不说,作为拿文字给人看的人,在社会道德和社会责任上,总还是要有所担当才好。既然跟文字结上缘,首先在做人做事上,自己都要有所约束,读者才会对你信服,你写出的文字才受人尊重。前不久我们从雾灵山回来,送我们回北京的司机师傅,知道我们是文学编辑,就主动跟我们闲聊天。这位四十出头的年轻人,大专毕业后开出租车,现在做汽车维修保养。说到他读的一些文学书以及他知道的当代作家,丝毫也不隐讳地说:“某某作品不错,人品却不怎么好,对于一个作家,我更看重他的人品。”

现在有个别作家,不仅是人品不好,而且灵魂也不很干净,完全玷污了作家称号。最近,中国作协开除了五个人的会籍,其中一个(因贪污受贿判刑)我曾见过,当时任山西省霍州市委书记,那年邓友梅、姜德明我们几个人去灵石县,在邻县任职的他知道后,特意赶过来,请我们也去他那里看看,还送了他出版的书。那几本书一看就是自费出版的,用纸好,打扮得花里胡哨,这就是当官的作家,比之一般纯作家的优越性,被我称之为“文路顺畅”。

何谓“文路”?即,诸如出书、入会、开研讨会、请编辑吃饭、活动评奖,在这类为文的路数上,办起来顺手、方便。比如,用公款(实为纳税人的钱)出两三本书,再借助自己的职务之便,找两个人一介绍就入会了,他也就成了作协会员。在名片上堂而皇之地印上“作家”二字,甭说,会给他的身价增高不少。再把“自费”出的书,往下属单位一摊派,还会挣一笔大钱,真可谓名利双收呵。考虑到头上还有个作家头衔,自己又无时间写作或者文才殆尽,雇枪手或让秘书代写作品,在个别官员作家中也不鲜见。

倘若仅仅这样成为作家也倒罢了。可怕的是成了作家当了官,跟其他劣迹官员的劣迹比,作家中的贪官几乎无一例外都有用金钱打通文路的劣迹。比如,外省一个中年官员作家,据说已因贪污被“双规”,只是还未见被中国作协开除会籍。其实此人的散文、书法都很不错,如果一门心思放在为文上,即使有朝一日退了休也不用发愁。听说他交待自己的罪过,其中有一项就是用金钱到北京贿赂某项文学奖评委,想让自己获个国家级大奖。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就是作家贪官比其他贪官的独特之处。

还有的进入官场的作家,偶尔貌似怀念文场,如碰到过去同道,会轻声叹口气说:“唉,还是那会儿好呵,无官一身轻,想写点就写点,现在没那么自在啦。”其实谁都知道,如今的社会岗位,最好的莫过于当官,不然他不会放弃写作去当官;同样可以装门面的文学也有诱惑力,不然当官的也不会往作家圈里钻,这两者一旦运用好了,身价就会双倍增值。

对于官员作家来说,关键是当了官有了权,不要忘记作家的社会责任,放弃作家应该有的尊严,跟其他有的官员一样去腐败。毕竟文学还有着净化社会风气的功能,毕竟在道德方面读者对作家还有期许。何况不当官的作家是绝对的多数,有社会责任心的作家是绝对的多数,让成千上万的同道给你陪绑挨骂,文学还怎么面对社会、历史和读者?!作家官员千万要自爱和自重。如果实在约束不住贪欲,就索性放弃作家头衔,找个有财路的地方去混吧。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