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文体娱乐 > 正文

曾颖:假如诗人车延高不是官员

2010年10月23日08:01新京报曾颖我要评论(0)
字号:T|T

曾颖 作家

曾颖:假如诗人车延高不是官员

新京报漫画/许英剑

本周人物·车延高

应该说,关于车延高的诗歌及获奖的争议,并非诗歌本身的争议,诗歌之外的因素占了很大的因素。如果作者不是纪委书记,被写对象不是明星,随意读起来应该是首亲切而温暖的小诗。

10月19日晚,武汉市纪委书记车延高的诗集《向往温暖》摘得鲁迅文学奖诗歌奖项;与此同时,有网友在微博摘录其描写著名演员徐帆的新近诗作《徐帆》,引起网友热烈讨论。有人将这种直白的诗体称作“羊羔体”,认为是继“梨花体”之后又一“口水诗”的代表。

一时间,“纪委书记”写“徐帆”获得“鲁迅文学奖”的传言在坊间和网络上传开。大家都知道,这三个关键词背后,会有多少种让人产生奇妙联想的东西。文雅点,可以想出“这种肥处添膘式的文学奖是文学媚权的典型写照”;粗俗点,可以想象出“这可能是官权支持下的粗俗低级诗强奸了缪斯”,更有甚者,一些人可能通过这一系列关键词,将车延高的诗,与某些酒足饭饱打着嗝和女明星打情骂俏的顺口溜扯上关系。

于是,包括文学在现实中的地位,以及一直争议着的“文学奖的权威性和公正性”问题,被拉扯了出来。最终,车延高成了人们对某种文学现象的一个宣泄口。他的饱受争议,从根上说与他的人生经历和创作,没有多大关系。包括网友对他不务正业的指责,所反映的也不是文学本身的问题。

对于早年写过诗但多年没再关注过诗歌的我来说,车延高这个名字是陌生的。在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遵编辑的嘱托,花了一晚上时间认真读了我能找到的他的诗作,其中包括最富争议的《徐帆》,这首数十行的诗歌远不像网上传说的那样仅有“徐帆的漂亮是纯女人的漂亮/我一直想见她,至今未了心愿……后来她红了,夫唱妇随/拍了很多叫好又叫座的片子……”这么几句,碍于篇幅,我就不全文列举了,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根据各自的判断去阅读一下。以我个人的文学经验来看,那应该算是一首生活流诗歌,基本还是在文学的范围内。抛开鲁迅文学奖和纪委书记这些争议点,纯回到文学本身,你可以从中看到一个真性情的武汉人,对另一个从武汉走出去的成功女人如邻家小妹一般的欣赏和赞叹。如果作者不是纪委书记,被写对象不是明星,随意读起来应该是首亲切而温暖的小诗。

除了受争议的几首小诗外,我还读了他怀念嫂子的《让我记住母爱的人》,怀古的《琴断口》和写给5·12大地震中背儿子尸体回家的父亲的《父亲的庄稼》,这些诗歌,语言平白易懂,但感情却真挚,几乎已接近了言简而意真的境界,其中时有让人感动的经典语句,并非如网络传闻那样不堪和恶劣。

应该说,关于车延高的诗歌及获奖的争议,并非诗歌本身的争议。诗歌之外的因素占了很大的因素,若从作者身份而言,其实,从古代起,喜好诗歌并把诗歌和文学做出很高成就的官员也有很多,反倒是在当下,显得异类。而关于诗歌的写法,则更是见仁见智没必要过分争吵的问题———只要是缘于真诚的爱并发自肺腹做出的,都应该是可以被接受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批评者们提出的争议有什么不妥,因为并没有人有自信能回答,令批评者所担心甚至愤怒的那些东西,在文学界并不存在!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