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讲堂实录 > 正文

燕山大讲堂84期 陈有西 司法改革与社会控制

2010年10月14日15:11腾讯公益陈有西我要评论(0)
字号:T|T

燕山大讲堂84期 陈有西 司法改革与社会控制

(图说:84期燕山讲堂现场图)

4、司法基础问题

在理念上有很多区别。像通钢事件,从现在的法制观念来讲,陈国军(私营企业的总经理),活活被打死,被群殴,里面有500多个人,暴打他的有20多个人,再外面有5000多个工人包围着围墙,公安冲不进去,武警也冲不进去,暴民活活把民营企业打死。

乌有之乡认为,这就是二次大罢工,就是工人阶级联合起来,打死资本家,就是暴力反抗,完全是合法的。原来的革命理论、政权理论认为,反革命是不对的,革命是对的,革命就是暴力,反革命就是不准革命。现在刑法把反革命罪取消掉,叫颠覆国家政权罪等。通钢这个企业搞了半个世纪被弄跨,最后卖给民营资本家,民营资本家拿下来自己整顿,将一些工人开除,但是工人认为自己的一辈子、青春都贡献在这里(通钢里面有幼儿园、小学、医院、食堂、超市),现在被民营资本家买去了,以前说“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现在是“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工人阶级很恨,凭什么资本家压迫我、开除我。这就牵涉到当时我们的政治经济学对资本的轻视、对资本的一种否定,“每一个毛孔里流着工人的血汗”,按照这个观点来讲,资本家肯定可以活活打死。但这有一个司法的基础,按照现代法治理念,社会要有秩序,真有罪要由国家来判,不能将其活活打死。最起码,这十来个个工人要抓起来。但四五千工人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这样的工人要安抚。企业经理被打死,家人天天上访,却没有任何效果。

政治经济学理论有很多问题。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危机的变异也很难做。革命时,是耕者有其田,土地私有;到革命胜利以后,是入社自愿、退社自由;入社以后,就成立了高级社,高级社成立以后,就成立人民公社;人民公社成立以后,《土地管理法》出来了,农村土地集体所有

5.司法腐败问题

司法腐败,武汉中级法院20多个法官、深圳中级法院5个法官、阜阳中级法院连续3任中级法院院长、现在的高级法院有了,自杀的已经有两个了。司法腐败是中国有史以来,哪怕是封建王朝吏治时代,司法腐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骂法院,没有一个法院来对骂的。为什么?因为讲不清楚,没法讲,最高法院也会出出事。司法腐败是大面积、高质量、高层次的。

6、司法私有化的问题

法院权威的问题,现在的法院基本上没有权威,在国家公权力体系中,不如政府。因为政府下面的公安局局长是政法委书记,法院的院长往往是委员,所以法院权威是被矮化的。法院的地位不用跟市长、县长来比较,而是与市长下面的公安局局长比较。在检察官面前也很怕,纪委更不用说了,司法在公权力面前是被矮化的,在老百姓面前也是矮化的。

现在的法院很窝囊,一些事简直不是人干的。现在说中国司法不独立等问题,人家以为是三权不分立的缘故,法学有影响力的人认为司法改革一定要三权分立,三权分立就能解决问题,中国真正的法院没地位,不是三权不分立,真正的法院不独立是法院现在自己有尾巴,是“维吾尔族的姑娘辫子多,一抓一大把”。

在这样的比较中,律师说是案子的公平正义好还是自己安全好,这两者相比,肯定是帮助公权力的。在刑事审判中,肯定会被矮化掉,在行政诉讼中,更不用说。法院在政府面前很矮。在三权分立以后,在这样的框架里,法官不可能超脱独立。

7.司法标准问题

现在强调和谐司法、能动司法,按照民意标准来判案。三个至上:党的利益之上,人民利益至,……”人家叫“小三”。最大的问题是把国家的法律制定的刚性标准破坏掉。

比如说我是法院院长,案子在我这里审,10天判掉,双方找关系都找不上,我们讲和谐、调解,有的地方调解率到90%,甚至到95%,法院就跟经济委员会差不多了。没有了司法权威,越调解就越完蛋。我放在这里,明天省委书记的批示过来,后天省长的批示过来,大后天,最高法院副院长的批示过来,自己拿在手里都不知道怎么判了,判了当省长的,省委书记有意见,判了当省委书记的,省长有意见。将这两个人摆平了,最高法院还有意见。和谐到最后,司法标准就没有了。公平正义、证据标准都没有,不讲证据、法律原则。五粮液案明确规定刑事案子起诉以后,提前112天高级法院起诉以后,把我拆到宜宾,他们没有这个权利,因为诉权是老百姓的权利,是私权利,立案、审判是公权力,诉权是民权,是私权利。我选择哪个法院告,有自己的权利,不能没有通知我,就将我交给某个法院。指定管辖也有指定管辖的通知。这样一个案子,我碰到了三级法院,很清楚一个案子,高级法院就说我们受理的是1亿以上的。所以我们就告1个亿,但法院又说,要评估出来。我就说,这是乱来,哪个案子在起诉时就要评估的?所以这么一个案子,检验了中国法院三级法院所谓的司法是什么,就是和谐,和谐就是找政府商量。

民意决定司法很荒唐。中国的网民都是年轻的大学生,都是网虫,中国主流的人往往不上网,老人上网已经是很稀罕的,这些能够代表民意吗?而且民意是见到题目就骂,不看内容,更不用说参加法庭审判。高层次的教授都能够被误导,网民更不用说,所以说民意决定司法是开玩笑。“民意决定司法,事实可以不用考虑,证据可以不用考虑,国家的法律标准刚性条款可以不用考虑”,作为一个首席大法官,讲这么一个外行话,司法标准没有了,在和谐司法、能动司法基础上,纪纲一乱,为人治司法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只要是深刻处理过案例的人,会觉得主导中国司法思想观念的混乱和荒谬。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