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富士康改过自新? > 正文

富士康调研总报告系列三:生活空间——囚在富士康帝国

2010年10月10日05:22中国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富士康工人连连跳楼之后,公众看到最多的辩解是富士康的各项设施是齐全的、工资是同类工厂中最高的、工厂内的各种安排都是合法的,似乎责任都在于那些年轻工人不够坚强的心灵。调查证实,目前富士康的确为工人提供了基本的衣、食、住、行的条件和场所,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工资待遇。然而,微薄的生存工资与严格的宿舍劳动体制使得工人没有一个相对独立、自由的社会生活空间,反而成为工厂控制工人的延续;而当工人走出工厂时,又发现厂外的社区并不能提供一个生活与休闲的空间。在10-12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之外,富士康工人的社会生活究竟是怎么样的?当富士康工人在面临巨大的工作压力而孤独绝望的时候,能够通过何种方式排解压力和获得社会支持?有哪些权力关系左右和支配着工人的社会生活空间?带着这样的疑问,调研组走进工人的生活社区,深入探索工人的生活和生存状况。

一、工厂生活

1、严重压缩的休息时间

本次问卷调查显示,富士康工人每个月的平均休息时间为4.12天,85.5%的工人每个月休息为4天或者少于四天。可见,在富士康绝大部分工人最多只能保证平均每个星期一天的休息,而每天工作10余个小时之后的休息时间也被大大地压缩了。而在2010年6月“连环跳事件”发生前,不少工人每月仅能休息1-2天。在杭州厂区工作的工人介绍说:

“平时都是工作十个小时,加上中间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和每天都得提前去,还有拖班的时间,基本上工人每天都要花十二个小时在工作上。回宿舍后再吃点饭,洗洗衣服等又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工作强度,如果再要保证八个小时的睡眠,就基本上没多少空余时间了。一般如果想出去玩的话,至少也得三个小时。所以工人一般是不去的,下班后就窝在宿舍里,要么玩手机,要么看碟片……”

另一位在观澜园区工作的工人也表达了很多工人面临的现实——没有时间休息和娱乐:

“厂里有娱乐设施,不过没时间去。一星期休息一天,很少有时间娱乐了。”

2、难以忍受的伙食

富士康为工人提供工作餐,即每个月提供22天的伙食费,伙食费存在卡里面,当月的只能用作当月,不能累计,另外将近10天的伙食费自己解决。一位在天津厂区工作的工人说:

“公司提供的餐费,就是一个月22天的餐费,标准是早上2块,中午和晚上各6块,每天14块钱 。另外10天左右需要自己掏钱。公司给的伙食补助如果当月用不完的话就作废了,公司回收了。”

一位在武汉工厂做惠普主机外壳的工人这样描述了这些免费的伙食:

“一般一荤一素,素的话一般都是萝卜跟白菜,别人都说把我们当兔子养,我有一次抱怨饭菜难吃,老员工就告诉我说‘你要忘记它的味道’;‘吃饭不是为了吃饭而吃饭,是为了填肚子而吃饭!’”

一些工人因为晚上的饭很难吃而需要自己带干粮。一位在深圳观澜园区的工人强调,工厂食堂的伙食白班和晚班不一样,晚班很难吃。他说:

“上班肯定是在厂里吃,晚班的食物比白班要差很多,因为是晚上,好多的菜都是白天剩的,再加些东西。有时候有的人吃了还拉肚子,我是经常性的拉肚子,因为肠胃不太好,根本就不能吃,自己买点面包喝点牛奶。”

3、单调的休闲生活

富士康跳楼事件发生之后,富士康在回应外界媒体时,往往提到富士康在员工娱乐设施上所作出的努力——富士康并不缺少文化娱乐设施,富士康里银行、网吧、游泳池、篮球场、书店、咖啡厅、餐厅应有尽有,但是除了网吧其他都不是大部分员工能消费得起的地方,游泳池更多的是一种装饰,而咖啡厅、餐厅等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

对工人而言,网吧就是他们最经常去的地方,也是富士康及其周围社区中分布最多的娱乐场所。工人最主要的休闲方式便是上网聊天或者玩游戏。一位武汉工厂工作的工人说:

“上网的就聊聊天、看看电视剧或电影,或是打游戏的……很多工人的手机都可以登陆QQ进行聊天,许多人用手机看看新闻什么的。”

但是上网也并非能达到很好的休息效果。龙华工厂一位做到线长的工人说:

“平时没有什么好玩的,以前会上网,有时找人聊Q,和陌生的人聊,瞎聊,什么都聊,现在感觉没什么意思,感觉上网也没什么意思。”

除了去网吧上网之外,对于大部分工人而言,当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从车间走出来后,面对诸如游泳池、网球场、图书馆等设施,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深圳观澜工厂工作了两年的L表示自己很喜欢打篮球,但却几乎没有用过厂区里面的那些娱乐设施。不是他不愿意用,而是他的线长不让他用。他解释说:

“有一天下午下班后,我在厂区的篮球场打球被线长看到,下午回去就被线长批评。线长说‘中午不许打球。你打球受了伤,厂里还得赔你钱。’于是我即使在下午的下班时间或其他休息时间也不在厂区打球了。至于厂里的其他娱乐设施,游泳池什么的,我们也从来不去,工作也很辛苦,没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再去做这些运动。”

而很多设施仅仅只是摆设。一位太原工厂的工人介绍道:

“宿舍外面有一些健身器材,这些健身器材就是个摆设,都需要交钱的,而且都比外面贵。羽毛球都自己买、羽毛球拍,一个球两块。里面的网吧一个小时2块,外面的网吧只要1.5元一小时。工厂内部有舞会,但是要交500块钱才可以学,所以大多只是去看看而已。”

4、最底限的生存工资

问卷调查显示,富士康员工的月平均支出为1116.8元。城市不断飞涨的消费水平正一点点吞噬着薪资极低的工人的生活空间。

一位深圳观澜的工人忧心忡忡地说:

“按1200的底薪,如果只是礼拜六或礼拜天让我们加班的话,那就是四八三十二个小时的加班,也就三百多块钱,那一千五的工资,我们的房租从180涨到了240,这日子怎么过啊?在这边1200(的底薪),也就节约一点刚刚好,如果不节约,还要跟别人借。”

另一位在武汉工厂工作的工人则表达出了低薪制与生活期望之间的巨大鸿沟:

问:一个月平均要花多少钱啊?

答:月光啊。

问:月薪1800,就是花1800啦?不攒钱?

答:也没,1600吧。

问:开销有没有增加呢?是一直月光吗?

答:嗯,有增加吧,500。

问:你觉得按现在的工作时间和强度,多少钱是合理的?

答:2000-3000吧。

问:你是武汉人吧?

答:是。

问:你想在武汉市里边定居吗?

答:嗯。

问:觉得在这里站稳脚跟,每个月多少钱才够啊?

答:本地啊?够花?

问:就是多少钱才能在这边稳定地生活。

答:衣食无忧?

问:每个月得多少钱?大概想一下。

答:5000多吧。

从工人的回答表明,目前的社会安排——低工资与他们的农民工身份等都使得他们不敢想象在所工作的城市里生活下去。对武汉的这位工人而言,按照目前的劳动强度合理的工资应该是2000-3000元,但如果要稳定的家庭生活至少需要每月5000元。

对于目前微薄的工资,一位25岁的工人表示很担忧自己将来的生活,尤其是有了家庭之后:

“在深圳混不下去了,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块钱,如果没结婚还能混几年,但结了婚的、要养孩子的,实在不够用。我打算赚几个钱后回去做点小生意,不管挣钱多少,起码比工资强点。人家说打工很压抑,连我都觉得很压抑啊!日子真的不好混,有实力也不行。我宿舍里没结婚的人比较多,觉得结了婚一般不会来这里,工资低,结了婚的人有顾虑,在外面多出点力就可以多拿点钱,这里就给那么点,不够用。”

工资水平与生活成本、生活期望之间的巨大鸿沟表明,目前的工厂工资只不过是自身生存的工资,也就是只能供工人自己在工厂存活下去的工资,这样的经济基础是难以支撑得起 工厂以外的生活的,包括结婚、父母孩子的供养等。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