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谢亚龙和足囚协会 > 正文

足球,并不是最操蛋的

2010年09月13日02:47体坛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在足球黑色大员的序列中,又增添了靠给领导摇笔杆子发迹的谢亚龙。之前,我们一度以为,惟有行伍出身的南勇和白专典型杨一民,才是靠不住的。

南勇、杨一民和谢亚龙,以及他们倚重的虾兵蟹将张健强之流,到底犯了什么事?新闻界还只是在畸形想象的儿童猜谜阶段,惟有一点不容置疑,即他们均涉嫌经济犯罪。而事实上,就我们平时所见,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他们在公务活动中不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并给公共财产或者国家与人民利益造成了重大损失,完全可以另治其渎职罪。南勇为什么钟情阿里·汉,谢亚龙为什么临阵拿下杜伊,这都不是个人的业务素养问题,更不是管理学问题,而是典型的滥用职权徇私舞弊。其实质,是为了个人利益不惜损害国家和人民利益。

从这样的角度回推中国足球,我们会吃惊地发现,历次灾难从一开始就是一桩桩典型的官场人祸。甚至,在他们做出每一个冠冕堂皇的决策前,自身就早已预感到灾难的发生。而我们这些球迷,一直被他们蒙在锅里,涮来涮去,像一个个的傻×。他们为什么能够和敢于这么做?我们不妨从考察足管中心主任的角色定位和权力范围开始。

足管中心主任,是整个足球领域的行政长官,拥有体制授予的合法强制权力。这种权力执行的后果如何,一般取决于主任本人的决策能力和管理水平。在年维泗事实上担任这一职务的年代及以前,也即计划经济时代,足管中心(足协)的经费由上级拨付,自身并无创收的政策和权力,是典型的清水衙门。而随着市场经济在足球领域的推行,使得从王俊生开始的历届足管中心主任,同时拥有了另一重身份,即未加注册的“中国足球公司”的总经理——配置资源、执行投资项目并获取经济收益。

虽然这是一个非法的超级公司,但这位“总经理”名下的生意却动辄上千万,各级国家队装备赞助、各种联赛商业开发乃至外教聘用……这些业务累加起来是一个天文数字。历届足管中心领导层内斗之烈让人惊骇,表面上是源于官场痼疾,而事实上每一个微小的行政权力的变动,都涉及背后庞大的商业利益。顺着这个思路,我们可以清晰地解释为什么历任足管中心主任,都非常热衷于否定前任的决定,譬如那个“中国之队”项目的颠来倒去。

显然在谢亚龙们的两个角色间,存在着巨大的伸缩和转换空间。作为行政长官,他们却拥有不必对经营数字负责的经营权;而作为总经理,他们又拥有再大的公司总经理都没有或者根本不该有的合法强制权力。这个伸缩和转换空间,正是迄今已被立案侦查的谢亚龙们繁衍的温床。至于张健强、蔚少辉、李冬生等足管中心中层,则是高层震荡的同心波而已。而之前,我们总是将问题归结于足管中心与足协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体制上,其实“足协”本身只是对外交往中一个应景的橡皮图章而已,在国内并无实际意义。

由于足球腐败不是个别官员的道德问题,而更多是制度性缺陷所致,所以我们郑重建议:应迅即启动市场经济条件下各管理中心这一层次上的体制创新工程,尤其是行政权和经营权怎么合理分布,又靠什么去约束权力。灰色“总经理”存在一天,这一位置上的领导就随时都有倾覆危险,更重要的是,还会直接影响几亿球迷的福祉。

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虽然足球从改革的突破口坠落到了反腐的突破口,但从大体育的角度去看待,我的印象是这样的:足球虽然很烂,但已开始表现出真相。所以,它并不是最操蛋的。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