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谢亚龙和足囚协会 > 正文

谢亚龙的足球碎片

2010年09月13日02:33新京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10年9月12日,公安部网站正式公布了谢亚龙、李冬生和蔚少辉被立案侦查的消息。从2005年2月17日至2008年9月9日,谢亚龙时期的中国足球彻底陷入谷底,2009年进入中体产业担任董事长后,谢亚龙实现了自己的转身。但他离开足球时,亦留下了很多碎片。专题稿件/本报记者 张磊

人事 教练领队走马灯似地换

一朝天子一朝臣。谢亚龙担任足管中心主任(及足协副主席)后,各个级别的国字号球队和足协各部门都经历了人事变动。

2005年3月9日,谢亚龙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将国家队主教练的帅印交给前深圳健力宝主教练朱广沪。但国家队的比赛成绩不佳,老朱带领中国胜少负多,与欧洲强队交手无一胜绩。2007年7月18日,老朱带领的国足负于乌兹别克斯坦,以小组第3的成绩27年来首次在亚洲杯小组赛中被淘汰后,朱广沪于同年8月正式提出辞职。朱广沪上任后,足协于2005年6月正式任命武汉队主教练裴恩才为女足主教练,成绩同样不够理想。率领中国女足在东亚四强赛上垫底后,2005年11月14日,裴恩才正式向足协提出辞职。

男女足主教练更替的同时,男女足领队也在调整。蔚少辉2006年接替朱和元出任男足领队,先后陪伴了朱广沪、福拉多、杜伊、殷铁生(临时组成的中方教练组)、高洪波等几任主教练。在与国家队一起夺得东亚四强赛冠军后被宣布前往中央党校学习,离开领队位置。女足方面,谢亚龙时期则先后任命张健强、李飞宇等人担任领队。

朱广沪在任期间,足协已于2006年9月16日任命杜伊科维奇担任国奥主教练,主要任务是带队备战2008年北京奥运会。2008年,杜伊又被任命为国足总教练,但后来因一些原因中途下课。在北京奥运会之前,足协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国奥身上。同时考虑到国家队的比赛任务,于2007年9月任命前大连实德队主帅福拉多任国足主帅,但国足世预赛遭淘汰,福拉多随之下课。

男足主帅更替的同时,女足主教练也发生变化。裴恩才下课后,马良行在竞聘中脱颖而出。从2005年12月到2007年3月任女足主帅。马良行执教后期,王海鸣行使主教练职责。由于当年阿尔加夫杯成绩尴尬,足协选择了多曼斯基。瑞典女人几个月后就离开了。2007年10月至2008年3月,法国女人伊丽莎白带领女足。不过,她也提前离开。最终带领女足参加奥运会的是商瑞华,亚洲杯负于日本,首次失去参加世界杯的机会,老商今年5月离任。

政事 入主足协 直奔两大政绩而去

2005年上任后,谢亚龙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奥运会和世界杯两大政绩工程中去。目标确立后,谢亚龙的所有工作都成为这两大目标的前进台阶。

作为中国足协的掌门人,谢亚龙上任之初便调整了各个分管副主席的职能。更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谢亚龙上任后迅速瓦解了所谓的“北体帮”,独揽足协大权。当时中国足协的4位副主席当中,谢亚龙、杨一民、薛立都来自于北京体育大学。曾经担任过北京体育大学副校长的谢亚龙到足协主政后,原本除了主要负责足协日常事务外,还直接主管男足国家队及亚洲发展计划。南勇、杨一民和薛立各司其职。

谢亚龙经过一段时间的摸底后,剥夺了杨一民的女足领导权。作为谢亚龙师姐的薛立也被边缘化,实质上成为谢亚龙的高级助理:小到足协搬家的具体事务,“大”到与FIFA女足官员沟通,乃至陪同谢亚龙前往永川解决女足矛盾等。随着杨一民、薛立逐渐远离权力核心,足协渐渐成为谢亚龙一人空间。作为党委书记,南勇仍然具有与谢亚龙抗衡的资本。两人的关系也因为这种抗衡愈发紧张。

在足协树立起自己的绝对权力之后,谢亚龙在工作中自然表现出事必躬亲的态度。为备战奥运会,谢亚龙不惜推迟联赛时间,此外还隔三差五抛出“大国家队”、“南北分区”等方案,总能引得舆论一片哗然。

其实,“大国家队”概念最早是杨一民提出的,谢亚龙上任后旧话重提。作为实践,朱广沪曾带领混合队在东亚运动会上拿到了冠军。由于朱广沪不愿接手国家队和国奥队两支球队,后来足协聘请杜伊任国奥主教练。朱广沪下课后,有声音称杜伊将接手两支国字号球队,最终也被否定。

至于“南北分区”,是在阎世铎主政期间被提出的。2008年年初,谢亚龙再次抛出这一观点。他希望把16支中超球队分为两个组,每组8支队。改制的主要目的是减少球员比赛负担,增加国脚集训时间。

尽管两个方案始终未能成行,但为了给国字号球队让路及保护奥运会,谢亚龙所做的努力不可忽视。

钱事 个人腰包鼓了 足协穷了

无论足协的工作效率如何,其掌门人的收入在体育总局各中心中最具诱惑力。谢亚龙也不例外,在足协工作期间,他从“谢POLO”摇身变成了CRV(指其座驾)。当然,进入中体产业担任董事长后,谢亚龙的百万年薪更是在足协期间无法相比的。

2005年初,谢亚龙上任后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无论做什么都有记者相伴。正因如此,他那辆蓝色POLO车也变成了一个符号。“这是我妻子的。”谢亚龙后来索性步行上班。步行坚持不到一年,他的座驾就变成了CRV。与此同时,谢亚龙的衣着品位也发生了根本变化。2005年开始,随着世界两大体育品牌直接与足协和国字号球队合作,谢亚龙的服装迅速上了一个档次,从国产品牌换成了全名牌的运动系列。如今,无微不至的赞助公司更是从夏装、秋装到冬装一应俱全,皮衣、西装等都全部赞助。

除了赞助商提供的装备以外,谢亚龙的工资也大幅度提升。担任足管中心主任期间,谢亚龙的岗位工资大约为每月12000元左右。此外,按照规定,在国家队和国奥队督战期间,他还能享受每天100元的补贴。两年东亚足联轮值主席的津贴让谢亚龙的腰包迅速鼓了起来,每月两万元的补贴让他的年收入超过了40万元。

在个人收入逐渐增加的同时,谢亚龙在任期间也帮助中国足协找到了大笔“收入”。足协为避免中超联赛2006年继续裸奔,火速找来了爱福克斯。据知情人士透露,尽管当时南勇主管联赛的招商工作,但作为足协的一把手,谢亚龙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正因为这笔赞助,足协留下了6000万元的亏空。从2007年到2008年,金威啤酒赞助中超,每年的费用不过3000万元左右。

联赛的商业开发难有进展,中国之队的商业开发也因代理公司选择不慎而使得国足在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中被“分”到了死亡之组。据了解,当时有盈方公司和世界体育集团两家公司希望成为中国之队的合作伙伴。最终,谢亚龙选择了盈方。有着亚足联背景的世界体育集团失去了机会,在中国队进入世界杯的道路上“袖手旁观”也就不足为奇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