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谢亚龙和足囚协会 > 正文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失败 谢亚龙选择盈方的代价

2008年06月17日01:38千龙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这是一次“蓄谋已久”的失败。早在2006年初,中国足协撇下WSG(亚足联开发公司)与盈方中国公司就“中国之队”项目签约之后,WSG相关人士就曾放出狠话,“下届世界杯预选赛,你们就等着和澳大利亚等强队同组吧!”更绝的是,亚足联开发公司人士在今年2月6日中伊之战前夕接受采访时认为中国队将在6月14日前结束这次预选赛。而这一切都分别在小组抽签与主场与伊拉克的比赛后得到应验。原本不相信这些话的人恍然大悟,这才感觉到足球外交在出线进程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中国队第九次冲击世界杯的历程以主场“两连败”而宣告结束。昨天一大早,打车离开酒店,出租车司机向我表达着他的观点:“你说队员不拼吧,也不对,不仅这一场在拼,上场打卡塔尔也在拼。但咱不明白的是,这是咱主场,那裁判怎么那么吹?打卡塔尔队时,感觉就很不帮忙,那个点球改变了整个场上的局势。那帮足协的是干什么吃的?人家到咱家门口都敢欺负咱?裁判不帮忙也就算了,至少别捣乱啊!”

司机师傅的话可以说点出了当前中国足球一大要害问题。难道不是吗?“这是我们中国队的主场吗?”中卡之战中场休息时,有国脚在更衣室里就发出了这样的怒吼!2004年3月27日,沈祥福率领的国奥队在武汉主场迎战马来西亚队,尽管国奥队占尽优势,但当值裁判却将比赛吹成了1比1,用哨音瓦解了国奥队的一次又一次进攻。当时,愤怒之下的沈祥福同样发出了“这是我们在主场进行比赛吗”的怒吼……

我们常说,中国社会发展不仅需要内部团结,更需要一个相对平等的、和平的国际大环境。中国足球需要发展,何尝不是如此?一方面,中国足球界需要上下团结,但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一个相对公平的竞争大环境。以这次20强赛中卡两次交锋为例,执法裁判全都来自与卡塔尔同一地区的西亚,而不是像第三轮、第四轮中其他场次那样由中立地区裁判执法,这就丧失了起码的公平竞赛环境。令人更为不解的是,中国足协对这种安排居然毫无反应,甚至连起码的致函亚足联、国际足联,哪怕表示异议,以此来施加压力的举动都没有。

事实上,因为一支参赛队的反对,国际足坛赛前更换主裁的例子比比皆是。但遗憾的是,中国足协根本就不会合理利用规则。没有反应就等于表示默认,这才是最可悲之处。导致这种“可悲”发生的根源,恐怕还是在于中国足协对于整个第三轮、第四轮其他场次裁判的安排情况根本就不了解,不了解自然也就不可能发现其中的“奥秘”,也就无法反应。于是,我们是否可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中国足协那么多工作人员,平时究竟在做些什么?

提及中国足球外交,每个人都会不自觉地想到张吉龙。2001年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十强赛“曼谷抽签”让中国足球尝到了甜头。

我们在承认“龙哥”为中国足球作出贡献的同时,也必须牢记国际事务中一个最基本的原则——“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说得再通俗些,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我依然记得2001年6月1日那天,代表沙特足协出席抽签仪式的官员曾在事后对我说的一句话:“这次,算你们的张(吉龙)狠,但以后不会、也不可能再有第二次了!”

而且,很多人都清楚地记得,当年曼谷抽签前夜,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要推翻亚足联执委会拟定的抽签原则,但张吉龙巧妙地利用了当时还只是国际足联执委的哈曼与布拉特之间的关系,说服布拉特收回成命,维持原先的抽签原则。而抽签揭晓之后,哈曼才意识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很多时候,仅仅靠一个张吉龙,根本就不可能挽救中国足球。当年张健强是亚足联裁委会副主席,在亚足联工作的中国足协工作人员鼎盛时达到七人!而现在呢?看看中国足协有多少人在亚足联任职,又有多少是在核心部门任职。更重要的是,当年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相互间至少是一种合作、不拆台的关系,而现在呢?于是,哪怕张吉龙依然活跃在一线,恐怕中国足球“外交”也无法下结论肯定就能成功。当然,情况也许会比现在好一些。

曾有一位足协副主席向记者发出过这样的感慨:别以为我不懂“足球外交”的重要性,但问题是,现在的足协工作人员中,有多少人精通外语?有多少人了解亚洲足坛、国际足坛事务?而且,现在即便是张吉龙回到中国足协,恐怕整个中国足协在亚足联的地位也很难得到改善。

此话不无道理。“Football is family(足球是家庭)。”这是国际足联的宗旨,既然足球是一个“家庭”,“家庭”最讲究的就是血脉关系、亲情关系。于是,中国足球与外界打交道时,需要的是在时间积累中慢慢培养出的感情,就像当年张吉龙能够成为亚足联副主席,从他步入亚足联到最终当选,前后10年左右。

然而,在阎世铎出任中国足协副主席之后,他并不懂得“Football is family”的内在含义,在中国队于2001年出线之后,他所做的最恶心的一件事就是拒绝让张吉龙前往釜山出席抽签仪式。尽管之后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准以国际足联嘉宾的名义邀请张吉龙前往釜山出席抽签仪式,但“张吉龙在中国足协内部受排挤”这个事实还是很快传遍了亚洲足球圈。

阎世铎之所以要排挤张吉龙,很重要一点就在于中国官场上习惯性思维在作怪,因为阎世铎是中国足协“一把手”,而张吉龙最多只能算足协内部的“三把手”、“四把手”,但在亚洲、世界足坛的正式场合,张吉龙坐在主席台上,而阎世铎却只能坐在听众席。这是一把手“难以容忍”的,所以张吉龙必须要靠边!

阎世铎干得更愚蠢的一件事,就是在2002年釜山亚运会前,拒绝批准张健强出任釜山亚运会足球赛总裁判长一职,这甚至让亚足联措手不及。

当时任亚足联裁委会副主席的张健强受主席布佐将军的委派,出任该职。这不仅对中国队,对中国裁判执法整个赛事也是很有利的。而且,中国人之前在亚洲众多赛事中还从来没有人担任过总裁判长一职,这对整个中国足球界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令人可笑的是,阎世铎拒绝张健强前往执行公务的理由是:张健强当时任女子部主任,与裁判工作没有什么关系!而任命张健强出任女子部主任的,就是阎世铎本人。他上任后,非要在足协内部实施“轮岗制”。“轮岗制”本来是行政管理部门管理干部的一种方式,但足球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运动项目,用行政管理那一套搞足球,只能是死路一条。

本来,布佐将军是把张健强当作自己未来的接班人来重点培养的,但就因为这次中国足协的强行阻止,中国足协很快就在“亚足联裁委会”这个核心机构里失去了话语权,加上中国足协自身的问题,中国足球在外交战线上屡屡受挫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没有“外交”并不是中国足球最近一两年才出现的问题,或者说“罪魁祸首”并不是现在的足协掌门人谢亚龙。如果说谢亚龙一定要对此负责的话,最多只能说他错失了良机,那就是在2006年2、3月份选择“中国之队”项目的合作伙伴上,他选择了只会“忽悠”而不做正事的盈方中国公司。

知情人披露,谢亚龙在2005年春节后到中国足协上任,在下定决心、把“中国之队”项目转包出去之后,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先后与亚足联开发公司的老板亲自进行了七次详谈。但就在双方准备签约前夜,盈方突然杀出,在亚足联开发公司报价基础上提高了200万美元,而且盈方中国公司还搬出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的侄子小布拉特“忽悠”中国足协。于是,足协最终选择了盈方,彻底“得罪”了亚足联开发公司。

“一步走错,酿成千古恨!”在宣布与盈方中国公司合作之后,亚足联开发公司就曾发出狠话,“下届(南非)世界杯预选赛,你们中国队就等着和澳大利亚等强队同组吧!”更绝的是,亚足联开发公司人士在2月6日中伊之战前夕接受采访时认为中国队将在6月14日前结束这次预选赛。当时所有人都没当真,直到阿克拉姆的进球将中国队理论上的出线幻想浇灭后,大家才恍然大悟。两次成功的预言不得不让我们相信足球外交在出线进程中所起的巨大作用。而对亚足联开发公司的“狠话”,盈方老板曾信誓旦旦地回应:“我就不信国际足联和亚足联敢胡来!”但在过去两年多的合作过程中,中国足协终于为选择盈方而后悔,但世上却没有后悔药。

要知道,亚足联下属的各大赛事商务开发权都集中在亚足联开发公司(后改名为世界体育集团,英文缩写为“WSG”)手中。而且,与国际足联关系极为密切的日本电通公司也是这个集团10%的股份所有者之一,中东最大收费电视网的老板、与哈曼私交甚密的卡马尔也拥有20%的股份。仅2007年,该集团的收入就达1.46亿美元。在今年5月份,法国的商业集团Lagardère以1.5亿美元收购了这个集团70%股份,这使得WSG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体育集团公司!

任何公司与中国之队项目合作,赢利是其最终目的。WSG也不例外,但要赢利,首先就要中国队能够不断地取得好成绩,否则一切将成为空谈。就以这次为例,单就WSG方面而言,他们为了赚钱,也绝不希望中国队在20强赛中就提前淘汰。于是,未等中国足协出面,该公司或许就已经“出面”了。更何况他们掌控着亚洲足球的经济命脉,哈曼哪怕再跟中国足球过不去,恐怕也不会跟“钱”过不去。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据了解,在与盈方中国公司合作过程中出现了不快之后,足协曾找过WSG方面。但遗憾的是,WSG已经表示没有太大兴趣。“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只有真正读懂了这句话的内涵,中国足球才可能谈得上懂得什么是足球的外交!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