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正文

讲堂80期实录 钱钢 唐山大地震:亲历与记录

2010年09月06日17:34腾讯公益钱钢 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三联生活周刊》:“生活,就是生气勃勃地活着”

为了办《三联生活周刊》,我跑到了德国,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去拜访龙应台老师,当年她住在德国。龙应台老师是《三联生活周刊》最早的教练,她搬出大包的德国《明镜周刊》和《明星周刊》,告诉我这个周刊怎么办。《三联生活周刊》在当年很严苛的环境里,在自己的入门处写这么一条口号,叫“生活就是生气勃勃地活着”,这是60后一代人,白衣飘飘的一代人的感觉。然后来到了新闻调查,这句著名的话也是我跟几位同事一起参与的:“正在发生的历史、新闻背后的新闻”,各位这些话也只是一句话而已,但是人生有的时候需要一些自我煽情,给自己一些打气,对不对。环境很差,我听了这句话很舒服,听着这个生活就是生气勃勃地活着,我就舒服。有困难就变笑了。

你看,后来到了《南方周末》,这是《南方周末》最经典的版面“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这话真是挺煽情的。按照你们今天的新闻职业标准,我们感觉太煽情了,但是什么事情都是历史的,《南方周末》那么煽情也是《南方周末》的历史造成的,那个年代一班我们称之为孤魂野鬼的传媒人聚在一起,能够互相舔伤口、互相取暖,不就是靠这些话嘛。

《南方周末》是这样一个报纸,它的创始人左方和江艺平提出“彰显爱心、弘扬正义、坚守良知”,左方先生说“可以有不说出来的真话,但不再说假话”。《朔州假酒案直击》、《綦江跨桥的背后》这都是当时杰出的调查报告,还有《这是一本奇书的奇遇》等等。关于贵州矿难报道我们得到中宣部的严厉批评,他们说刊登的照片,为了渲染恐怖气氛做了别有用心的技术处理。这个其实没有什么技术处理,在光线下这照片就是红颜色。我们五十周年国庆的版面登了一个小老头和一面国旗,中宣部的阅评指责情绪灰暗。我们的乡村直选在今天一步一步就要实现了,当年他们说我们的相关报道是是违反宪法。

当年我们收到每年十多道金牌,就是我的同伴、主编江艺平女士跟我合作,我是常务副主编。江艺平说,钱钢你大胆地编报纸,检讨我来写,我会写。每次出了事她来写检讨,然后我带着弟兄们在前面干,这都是我们一块经历过的岁月。

在新世纪的专刊里面,我们提出“因为爱所以恨、因为爱所以真”,这是江艺平的开首语写的,终于积累的危机爆发了,就因为这个调查报告,张君案的调查把我们整个班子的领导都掀翻掉了。还有几篇报道,怎么张君案的调查案会得罪人呢?因为《南方周末》的记者在调查罪犯的时候,试图还原他人生的道路。因此得罪了他的家乡湖南,他在湖南有很多的坏事情。别的地方也说,《南方周末》还得罪过我们,若干的事一起告状,我们就不能不下台。在下台以前我正在大学里巡回演讲,先到南京,后来来到上海,我记得在上海复旦大学,跟大家讲《南方周末》的故事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不能留下来了,那时候还有一点感慨,心里面还有几分英雄气概。想到了都德的《最后一课》,产生一种很豪迈的感觉,上去就说复旦大学的名称来自“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太阳可能一时的降落,但是还会升起。

唐山和香港……

这就是当年我自己做的一些事情。对于后来的影响,我愿意一口气跟大家说这些事情,无非是想稍微理理自己的经历,理理背后的情感和人的思想、逻辑。为什么最后还想说唐山和香港,这是人生的另外一个机会。在1986年《唐山大地震》出版以后,有一天我收到一封来自香港的信,那时候香港是英国殖民地,一封香港的信,打开一看是香港政府教育局的信,一个女士的娟秀的繁体字。她说我们正在酝酿跨越1997年的香港中学课本,我们想选择钱先生唐山大地震的序言,《我和我的唐山》作为中学课文,不知道您是否授权。我当时第一是有一点害怕,从来没有收到海外的来信;第二听有几分莫名的兴奋,我的文章可以进入中学课本了蛮好。所以就斗胆没有请示领导,给她回了一封信说,我同意。

从此,在1998年以后,香港的中学课本里面就多了《我和我的唐山》。正在香港的中四,而且在香港中学会考、毕业考试的时候,学生要从三本书里选择一本来做读书报告,三本里书有《唐山大地震》这本书。从1988年到现在22年过去,可以说22届读大学的青年人他们跟我有缘分,这个跟中国大陆我的书没有再版正好形成一个反差,在大陆的很多年轻朋友已经不知道了,他们知道《南方周末》,也不知道我是谁。但是在香港有我很多同学是知道的,我来到香港的时候,看到他们在BBS上面讨论,说是写钱钢读书报告写的快要死了。但是对我确实很好,我从《南方周末》下台以后,被陈婉莹老师叫到香港工作,有一个有利的人和的条件。在香港,虽然我的学历如此之差,我也没有任何的学位,但是在香港这个地方他们给我一个特殊的可能,让我在港大做这份工作,让我跟这些同学在一起。所以我一直把灾难视为自己的学校。 就这么多,谢谢。

有些事情其实是这样,当我讲到《南方周末》的时候,还是有觉得还原回到那个年代才能理解这些事情,我们自己做《南方周末》的人有一句话,说《南方周末》是病态社会病态的报纸。我并不认为《南方周末》那么剑拔弩张、金刚怒目,很宣泄自己的主观情感,那个年代这种风格就是新闻符合专业主义,可是它是那个年代的产物,是这么走来的。好在看今天经过《南方周末》这个学校培养了很多人,他们也在变化。

互动交流

问:刚才钱老师讲到,现在这个电影《唐山大地震》跟这本书没有什么关系,我有种担心,在若干年之后,提起《唐山大地震》大家记得的都是这个电影的故事。

钱钢:不会吧,20年以后提起来一定是书的内容,电影才是今天的快餐。这个我不担心。

问:钱老师在我们心中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前辈,就像我本人从小学开始看您的大作,但在大作里面有一个地震预报问题,当时您态度很鲜明,这个问题直到现在也是一个难解、很有争议的问题,您肯定也知道。就我现在本人也经常收到地震预报爱好者发的邮件。

前一段翟明磊在网上和南都的马昌博有一场争论您肯定也知道这个事,马昌博写了一个《地震预报江湖》,总体上还是持不能预报论。而翟明磊对阵时持强烈否认态度。而林楚方写这篇文章反驳翟明磊,这个争论也是属于探讨型的。我想问一下,这段时间钱老师坚持对这个项目的关注和研究,想问一下,您现在对这个项目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钱钢:我是支持翟明磊做调查研究、调查报告,但是我不认为他做的已经达到了标准,就是现在做的我跟他有共识,还要继续往下做,因为很多的材料是被封闭的,我们还不能知道。但是疑点非常多,目前已经发现非常多的局部证据、片段的证据,还有一些专家写的书非常有价值。总的说来,汶川地震以前作为中长期预报,是有人提出过非常鲜明的意见。

问:什么人提出来的?

钱钢:2005年1月为什么四川省要下达一个文件,包括加固水库和危旧校舍,因为国家对龙门山地震带观测点加密。为什么加密呢,因为地震危险区的判断在2004年底进行过一次更新。这次更新重新划了一些危险点,我查出很多材料,地震前绵延、德阳都进行过地震的知识大赛。所以它是一个重点区是毫无疑问的,问题在于怎么逼近到最后。

我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叫做《地震预警初探》两三万字,也在网上,实在是很难看的东西。没法变成一个微博版的,有机会的可以的。在《潇湘晨报》的大讲堂演讲,可以说是这篇论文的通俗版,我讲的很通俗,把这个道理给大家讲一遍,有机会也可以参考。

嘉宾介绍:

钱钢: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1979年起从事专业新闻工作,曾任解放军报记者、解放军报记者处负责人。曾参与创办中国减灾报(任执行编委)、《三联生活周刊》(任执行主编)、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任总策划)。1998年至2001年任南方周末常务副主编,主持该报笔政。出版于1986年的《唐山大地震》,被翻译成英文、日文、韩文、法文(部分章节),其序言被采用为香港中学语文课文,美国和香港一些大学将该书作为新闻写作课参考教材。其代表作还有《大清留美幼童记》(与胡劲草合作)、《大清海军与李鸿章》(原名《海葬》)、《旧闻记者》等。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本文稿根据钱钢先生在山东德州太阳谷“2010腾讯青年传媒峰会”上的演讲录音整理而成,未经审阅)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