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燕山大讲堂 > 正文

讲堂80期实录 钱钢 唐山大地震:亲历与记录

2010年09月06日17:34腾讯公益钱钢 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80期实录 钱钢 唐山大地震:亲历与记录

(图说:1974年前后,空前绝后的国家级地震预警)

大震前后的国家地震局

我不知道什么是调查报告,但是唐山大地震的第七章,确实我在不懂什么是调查报告的时候做了调查报告的事情,寻找真相、寻找证据、拨开迷雾,找到证人。当时做了一系列这样的事情。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你们看在1974年空前绝后的国家级的预警曾经发生过,就是国务院的69号文件。这个文件强调在中国北部的七个省市、自治区动员防范可能发生的强烈地震。

1974年就有这样一件事情,我今年看到一个披露的史料,披露了一部分宋庆龄史料,宋庆龄的一部分英文信被公开了,有一封信是这样说的。她说,最近,党中央号召我们防地震,北京肯定要发生强烈的地震,所以我不能回北京。那么,一旦我出现问题,要是我死了的话,我这批英文书就送给亲爱的某某同志、某某同志、某某同志。还有人核实,毛泽东整个在1974到1975年间没有回到北京过,有长达好几个月毛泽东不在北京,都是防地震。不是当年写书的时候知道,这是今年才知道的,有新的史料。

这个69号文件,当时这个地区有多大,那么大的一片地方,公开地号召政府和民众防范地震,不是简单的事情。1974年的9号文件两次提到唐山这个名字。

辽宁省做了什么防范措施,你们看照片,接到上级通知最近有地震,电影改在露天放映。这就是1974年底、1975年初的辽宁,结果辽宁这个地震还真的来了。在1975年的年初就发生了海城大地震,这是我唐山大地震里的一节,说中国灾害史上奇特的一幕揭开了,暮色苍茫的辽南的大地上,四处回响着“当当”的钟声,有线广播一遍一遍发出严厉的警告,阻止快要冻僵的人返回自己的小屋。营口县地震办公室主任曹显清,一个多次到邢台学习“方法”、对地震预报充满自信和热情,被人称为“曹地办”的小老头,仿佛在念咒似的,看着手表喃喃自语:“小震平静后,时间越长,震级越高。从中午平静到现在已经6个多小时了。7点震就是7级,8点震就是8级。”7点36分,7.3级地震发生了!说实话被被老头蒙上的。当时那个地震局跟省里面报告说的有5级以上地震,可没说是7到8级的地震。

唐山预报,功亏一篑

中国的事情就是有那么的奇特,海城地震,辽宁省当时的第一把手是毛泽东的侄儿毛远新,毛远新是个敢拍板的狠心人。预警是有代价的,在滴水成冰的日子把老百姓哄出房子,老百姓会冻死的。毛远新就下令赶出房子,解放军开会离开礼堂,结果这天晚上老百姓离开了房子地震来了,这个地震如果不预警,死亡的人数会跟汶川差不多,这是人口很密集的地方。由于预警,死亡的数不过一两千人。所以,当年整个中国,包括世界对当时地震预报充满了一种极高的评价。但是后来唐山就失败了,最后没有能够在临震发出预报,功亏一篑,唐山是非常可惜。但是这个故事极其曲折,而且这个故事一直延续到汶川,为什么呢?同一批人,他们人还活着,汶川地震前几年几次发生中期预报的就是唐山地震这些人,所以这个故事没有完。

我在腾讯的微博上面,开了一个微博版的唐山大地震,一段一段的史料放上去,我发现大家关注、转载率最高的就是国家地震局怎么没有预报这些内容。可是我要告诉大家,我这个调查在当年只能达到在1986年所能达到的水平,还有很多东西我还不知道。2005年张庆洲先生写的书《唐山警示录》里的很多材料我是不知道的。当然,如果要更新,还要自己再去调查核实这些材料,《唐山大地震》的发表也遇到了一个时间窗口。1986大家不要忘了,这时候中宣部来了一个好部长叫朱厚泽,朱厚泽提出著名的“三宽”政策,就是“宽松、宽容、宽厚”。我在微博上说,让我们来纪念朱厚泽的时候,我发现有一个网友跟贴说,或许我们今天是三不宽的年代吧。

到1988年,我已经是一个比较大的官了,管着《解放军报》所有的记者。1989年春夏之后,我的个人命运急转。

人是会激动的,但是,当你激动完了以后,准备的是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必须离开解放军,我从15岁半开始当解放军,我是解放军摇篮里面长出来的人。一切从头开始,还有媒体,你换一个全新的环境去做媒体。

模仿《今日美国》来做《中国减灾报》

接下来的故事,我是想告诉大家,唐山大地震这一个亲历,《唐山大地震》这本书、这个记录,对于我个人后来是有影响的,我常常说这种事。一次深的耕耘,为日后的播种预备了土壤,我下面比较快的说一下后来做的一些事情。我先是到了国家地震局,这是戏剧性的。唐山大地震的第七章是批评国家地震局的,是揭秘的。国家地震局老不高兴,发了文件让中央电视台在广播的时候砍掉第七章,可是没想到我在政治上倒霉了之后,国家地震局的一批专家却力主把我接收下来到地震局工作。所以,各位你们都知道,当你得罪人的同时,同时也就结了缘。(在恨你的人旁边,就有帮你的人,对不对?)这就是我们常常会遇到的一种情况,很多人帮我,他们说的话很好。有两个人跑到解放军的办公室来说,钱钢,你这次出事了,你要跳伞了,你从飞机上跳下来,我们在下面接着你。当时我去北京的任何一个单位都不可能,偏偏国家地震局有可能,小小的国家地震局,小小的《中国地震报》容纳了我。我到这个地震报,说来也可笑,人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不知道大祸已经降临,还手痒,还要做报纸。到了国家地震局还想《中国地震报》改成《中国减灾报》,还真的改成了。

在胡舒立、杨浪、陈西林等一班北京媒体高手的帮助下,我们模仿美国的USA Today,《今日美国》来做这份《中国减灾报》,投放市场还颇受欢迎。后来因为创办《三联生活周刊》,我是创办的主编,来到了《三联生活周刊》,刚把主编工作做了两年做好了,我们的投资方出事了,香港的老板出事了,因为得罪了当局,不得不停止一切。今天你们看到的贺延光老师也是那个班底,整个编辑部里面,摄影是贺延光老师,国际是胡舒立老师,这帮人都跟我是患难与共的一帮媒体战友。我后来又到了央视的新闻调查,最后到了《南方周末》,这是我走过的一条路。

我想人倒霉也不要紧,有的时候倒霉就是别的机遇出现了。办《中国减灾报》的时候我下了非常大的工夫和耿庆国先生主编了100万字的大书《20世纪中国重灾百录》,我一直认为一个优秀的传媒人就是自己最好的“资料室主任”。你“资料室主任”的水平当的多高,你的调查水平就可能有多高。为了办这份报,我们做百万字大书,20世纪中国100个重大自然灾害的案例都写了出来,我组织了很多人写了出来。后来很多媒体都把这里面材料当做可参考的东西,非常宝贵。我们提出了“为了远离灾难,我们走进灾难”,这是我的当年。

欢迎点击进入:燕山大讲堂首页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