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菲律宾劫持案根源 > 正文

菲律宾人质案:我们该如何宽恕?

2010年08月28日07:43新京报周庆安 李磊我要评论(0)
字号:T|T

菲人质案:我们需要的是有理由的宽恕

周庆安 北京学者

在调查、批评、问责都没有完成之前谈宽恕,这种宽恕就会变成纵容。

菲律宾人质惨剧发生之后,劫持人质过程中那些类似慢镜头的救援过程,菲律宾总统承认可能存在失误,都深深刺痛了国人的心。之后,我们围绕着“宽恕”展开了争论。因为影星成龙在博客上说:“别担心,我们没有憎恨。”换句话说,他希望用“宽恕”的方式来对待此次人质事件。

其实放眼舆论,中国民众这一次的愤怒是理性的。大多数人的愤怒都直接指向了处理事件的菲律宾警方,并没有完全扩大。而事后,还有一些愤怒围绕着那些在大巴车前留影的人们,这些愤怒更是可以理解的。直到现在,这些愤怒不仅没有对中菲关系产生巨大负面影响,反而会让一个国家在悲伤中更加成熟。

而反过来说,宽恕可以,但需要一个理由。这个理由不是我们自己找到的,而是菲律宾方面用实际行动提供给我们的。目前来看,菲律宾方面表达了一定的诚意。但是其解释还完全没有达到宽恕所需要的程度。在调查还没有进行完之前,菲律宾副总统就想造访北京和香港进行解释工作,这看起来更像是一种形式上的危机公关活动。甚至在调查的过程中,菲律宾的警方还出现了一些杂音。

成龙所说的宽恕或许应该做,但是还不到时候。因为真正的宽恕,应该是在合适的时候表达合适的情绪。至少我们目前还没有听到菲律宾方面真正深入的解释,在菲律宾国会的听证会上,从马尼拉市长到警察总监,都没法对此次人质劫持事件的解救工作做出合理的解释,甚至还有进一步的辩解或者推卸责任之嫌。成龙说的“没有憎恨”也对,但那是我们得到一个明确而完整的调查结果之后,是相关责任人得到相应处理之后,是遇难者的家属能够原谅这一切之后。

的确,在今天的国际和国内社会,我们不能简单地用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来面对每一个问题。因为在社会的转型期,矛盾的出现有复杂的对象,比如此次菲律宾人质劫持事件显示了当地警方行动上的多种问题,问题产生于最需要改革的结构深处,自阿罗约时期就开始了。但是如果要宽恕,先要对各种错误的行径进行完整的揭示和反思。

宽恕是成熟社会心理中的关键一环,但也是最后一环。在调查、批评、问责都没有完成之前谈宽恕,这种宽恕就会变成纵容。或者这种宽恕只能暂时让愤怒被淡忘,被埋藏,而不能完全放弃仇恨。另一方面,宽恕者本身顶着巨大的悲伤和心理压力,宽恕本身是对这种情感的升华。在合适的时候给予宽恕,才能让被宽恕者感到这些悲伤和压力,让他们珍惜这种宽恕。否则,我们的宽恕就会成为忽略的借口。

其实不只此次港人人质事件,对于越来越多的涉外安全命题来说,如何建立一种成熟的公民心态更为关键。这种成熟的公民心态,能够帮助一个国家更加重视公民的海外安全,提供一种更加合理的保护机制,也能够让国际社会更加意识到中国对自身公民的爱护,从而尊重我们和我们的选择。

与本文对论:李磊:菲律宾人质事件中的宽恕之道

李磊 评论作者

8月23日香港康泰旅行团成员在菲律宾马尼拉被枪手胁持事件最终以惨剧结束,遇难香港同胞人数已达10人。

香港同胞异国遇难,除了对逝者表示悲痛之外,就是回看现场视频时的出离愤怒。有反恐专家指出,此次解救失败主要原因是,菲律宾警方缺乏与劫匪的深入沟通,谈判欠策略;人员部署不力,错失清除良机;现场指挥明显无章法,事态人为复杂化。总体来说,原则不明、方法不当、不够果断,行动缓慢,一而再,再而三的错失救人良机,轻率而拙劣的救人办法,真的让人怀疑,那帮所谓的菲律宾特警,到底是救人还是害人?

悲剧传来,举国震动。而随着菲律宾籍司机在车上谈笑风生,菲律宾女学生在我同胞遇难场所合影留念的照片,以及视频直播背后不间断地传来菲律宾民众的哄笑声等细节被曝光后,更是激起国人更多的愤慨。于是各种猜测纷纷流传。司机与绑匪是不是一伙的?警察是不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故意杀人灭口?菲律宾人是不是故意针对华人同胞屠戮?

总结中国公民的悲与愤,往往有两个维度。一方面,作为个体的我们,对遇难同胞怀着悲悯之情,对菲律宾警察的无能表示愤怒。另一方面,我们有意无意地以共同体的视角来审视着这个悲剧,凭什么死的人质都是华人同胞?显然,划定界限,分清敌友,往往是人类政治思维中最本能的条件反射。于是,与菲律宾政府断绝外交关系,对其经济实行制裁,赶走菲律宾佣人等最极端的语言与情绪,在部分网民中传播与蔓延。

然而,毕竟人死不能复生,逝去同胞的生命永远无法挽回,对于不可逆转的人类行动,我们只能以宽恕对之。凡事求公正,以恶报恶,那么人类必将进入一个冤冤相报的循环,政治世界便不可能存续下去,和平的政治环境必将遥遥无期。因为,宽恕与报复完全不同,报复纠缠于已发生的行动,实际是过去行动的延续,没有终点,也没有希望。而宽恕使人重新获得了自由。类似惩治所有菲律宾人的极端情绪,不过体现了“强权即公理”的情绪。

透过此次事件我们知道,菲律宾的国家机器,极其腐败,效率低下,百病丛生,政府管制软弱,社会两极分化,到处是索贿要钱,绑架屠杀事件更是屡屡发生。对这种状况之下的人民,我们只有宽恕。

现代社会的正义原则,要求我们对一切不义的行为进行惩罚,然而,惩罚不是株连,绑匪已经死在枪下,即使菲律宾警方的愚蠢行径让我们很愤慨,从而要求他们必须给死去同胞一个交代,但不该把更多的责任连带到其他菲律宾人身上。特别是那些到中国领土从事服务业的弱势群体。

由于人类理性的限度,在我们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与可以看到的未来日子里,类似的极端残暴事件一定还会发生。和解与商谈政治似乎依然过于遥远。然而还是要充满期待:期待公民个人勇于承担责任,敢于表达观点,同时,在心态上,少一点报复,多一些宽恕;期待国家等共同体层面的和平,是基于人性之中普遍主义的情怀,却不是画地为牢的民族主义想象。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