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泥石流预警 > 正文

舟曲泥石流:祸起何处?

2010年08月10日19:1821世纪经济报道沈晨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清泉变成的“泥魔”

舟曲是长江上游著名的滑坡、泥石流多发区。

舟曲地势沿岷山山脉自西北向东南倾斜,大部分中山、高山阳坡陡峻,山大沟深,地形破碎,沟坡坡度多大于35度,有利于降雨的迅速汇集,为泥石流、滑坡提供有利地形条件,使县城一直处在泥石流的威胁之下。

县内地质构造复杂,不同方向的断裂和褶皱裂隙互相交切,使岩体严重破碎,有利于泥石流发育;再加上历史上多次发生7级以上地震,地震直接松动斜坡岩土体,破坏岩土体的结构和稳定性。

根据长江流域水土保持监测中心站高级工程师赵俊华的研究,舟曲县境内有泥石流沟250余条,其中灾害性泥石流沟60余条。

此次事故发生地三眼峪沟以及罗家峪沟也在赵的研究中被提到:“方圆不足1平方公里的舟曲县城受到三眼峪沟以及罗家峪沟等高频泥石流沟道的直接威胁。”

据甘肃当地媒体报道,三眼峪沟在1978年、1989年和1992年三次爆发泥石流灾害,造成842间房屋毁坏,死2人伤194人。

赵俊华认为,人口的增加、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如森林的过度砍伐、坡地的开垦,开挖坡体修建公路、兴修水利和引水灌溉等,都成为加剧或导致滑坡、泥石流的诱发因素。

甘肃省科学院地质自然灾害防治所发表的研究论文也说,上世纪90年代以后降水相对较弱,人为活动达到新高潮,所统计和成灾严重的滑坡泥石流数量超过半数为人为因素控制形成。

《舟曲县志》记载:“舟曲山地,层峦叠嶂,万山皆翠……上世纪50年代县境森林覆盖面大,山清水秀,生态环境平衡,空气清新湿润……以后由于大面积开荒、毁林……水土流失严重”。

范晓说,舟曲所在的历史上白龙江流域森林覆盖率是比较高的,但是从50年代以来砍伐耕地一直到90年代,经过几十年的砍伐,森林破坏惊人。不完全统计,白龙江林区在80年代、90年代的时候,森林面积减少到70万亩,许多地方的森林成为残败的次生林。舟曲的森林面积一度每年以10万立方米的速度减少。

森林大量砍伐外,耕地也扩展, 40度以下的坡度基本上是全部开垦的耕地。地形也非常陡峭的,耕地已经分布到大约半山的位置了。

植被破坏造成的水土流失加剧了泥石流灾难。三眼峪沟和罗家峪沟50年代以前都是两股清泉,没有泥石,是舟曲一景。两股泉水沿山而下到达县城,到了县城变成小型排水沟,小规模的泥石冲积形成的扇形冲积坡苍松翠柏,“有的松柏都要两人才能合抱”。而舟曲就是冲积出来的县城,“现在变成这样太可惜了”。陇南滑坡、泥石流一级预警站的工作人员感叹说。

除了森林砍伐,舟曲所在的甘南州和白龙江流域的过度水电开发也受到诟病。

2000年以来,整个甘南州已经建成的有156个电站。这些引水式电站开挖隧道会产生大量弃渣。土石沿河谷堆放,这种大量的松散堆积,一旦降雨以后都很可能产生泥石流。

舟曲、甘肃现在只是一个缩影。范晓认为,现在很多大型基础设施工程都在西部山区。过多无节制的大规模工程活动会加剧地表的地形、地貌、植被的破坏,增多地质灾害发生的频率和规模。

“有一种说法叫做‘有钱修坝,无钱防灾’,防灾投入不足。”范晓说,三眼峪的泥石流防范工程本来是做了规划的,但是由于后续资金的问题,后来的工程没有完全按照当时的设计规划做完,从而留下了隐患。

“这不是真正资金的问题,而是一个资金投向的问题。是对这个地质灾害防治是否引起了重视。”

舟曲早已被定为泥石流高危区

“从专业的角度看,舟曲县城的地貌和地形条件,明显是泥石流的多发区。”8月9日,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乔建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8月8日凌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因强降雨引发滑坡、泥石流,堵塞嘉陵江上游支流白龙江形成堰塞湖,造成重大人员伤亡。截至8日21时,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造成127人遇难,88人受伤,初步统计,还有失踪人员1294人。

乔建平介绍,一般发生泥石流要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是沟的源头要具备松散物质。如果植被很好、没有松散物质,就只会形成洪水而不能形成泥石流;二是需要有沟道,使得雨水可以从两边汇聚,顺着有坡度的沟道冲出;三是要有大量降雨。

一般划定泥石流危险区时,沟口被定为不宜居住地区,舟曲县城正坐落在这次泥石流的沟口区域,这是造成巨大伤害的最重要原因。乔建平说,城市规划建设时应该考虑到安全风险问题,对于泥石流的沟口应该有一个整体评估,即使当初没有评估,随着城镇扩张,有关部门也应考虑到城区面积增加带来的风险因素。

舟曲县被视为地质灾害的多发区由来已久。上世纪70年代,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曾派专家前往舟曲对当地的地质灾害进行考查论证,当时有关专家曾担心当地会发生滑坡灾害,也有可能在白龙江形成堰塞湖。由于当时条件限制,缺乏相关的数据,加上没有出现地质灾害,研究暂时搁置。90年代,该研究所进行城镇泥石流调查,仍把舟曲县作为泥石流的易发区。这一风险进入新世纪后并未得到缓解,2008年6月18日,《深圳特区报》曾以“山高沟深、山体裸露、每逢下雨就引发不同程度的泥石流”来描述当时的舟曲。

从技术上讲,在泥石流多发地区建造居住建筑,一般采取规避的做法,规避不开时要进行工程治理,比如修筑防护措施,包括修复拦砂坝、沟口修建排导槽——一旦发生泥石流,可以让泥石流按照人的意志顺着沟槽流动,以保护两边的建筑物。

按照地质危害可能的受害人数进行划分,乔建平认为舟曲县城应该是一级的重点保护单位。重点防护区域一般都会配有观测、评估系统。关于这次泥石流发生之前是否有预警、当地是否修筑工程措施等,目前尚存悬疑。

乔建平提醒,舟曲发生特大泥石流灾害之后还应密切关注其它地质灾害。“以前成都山地所在这个地方做过滑坡研究,这个地方的危险处不是一点,而是很多,像个灾害链一样,还有很多危险因素应该重视。”

乔建平认为,特大泥石流灾害发生之后,舟曲县城已经不适合作为永久的安置地。“一定要避开沟口,绝对不能再住人了。”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