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泥石流预警 > 正文

舟曲泥石流:祸起何处?

2010年08月10日19:1821世纪经济报道沈晨玲我要评论(0)
字号:T|T

悬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舟曲县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再次掉落。

8月8日,陇上江南甘肃舟曲爆发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害,截止到8月9日下午2时,舟曲泥石流死亡人数达到337人。

在人们的印象中,在此之前,泥石流这个恶魔从未造成过如此举国震惊的巨大灾难。

而事实上,对今天的一切,大自然曾经不止一次地警告过。

巨灾从何而来?它的发生是否无可避免?3个多月前一份不起眼的名单,或许开始有助于揭示这些问题的答案。

奇诡的“点降雨”

甘肃当地媒体曾在今年4月26日公示了一份《陇南片区滑坡泥石流预警防灾责任人名单》。

据此名单,陇南市建有滑坡泥石流预警一级站,舟曲建有滑坡预警二级站,而非泥石流预警站。同时在名单中的泥石流预警站也未见有设于舟曲的。

8月9日,根据名单公布的电话,本报记者致电舟曲预警二级站,电话一直处于忙音状态。

经国土资源部专家组初步调查表明,此次发生泥石流的位置在舟曲县北山的三眼峪沟和罗家峪沟。在上述名单上,未见有设于三眼峪沟和罗家峪沟的滑坡或泥石流预警站。

而滑坡的灾害预警被优先处理也是有因可循。上述名单显示,舟曲的预警站点名称是锁儿头和泄流坡滑坡监测预警点,预警保护范围包括舟曲县城,舟曲县防灾责任人为副县长杨尤荣。

前述名单中说明滑坡泥石流预警工作方针是“政府负责、站点预警、以点带面、群测群防”;规定“个站点要精心监测,恪尽职守,将预警责任落实到岗、到人,切实做到在关键时刻测得准、报得出、起作用,确保监控区域内安全度汛”。

显然事与愿违。名单发布3个多月后的今天,舟曲未能“安全度汛”。

陇南一级站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8月9日向本报记者证实,锁儿头预警点位于泥石流事发地上游约1公里处,泄流坡预警点位于事发地下游三四公里处,皆为滑坡预警点。而滑坡监测点并不覆盖事发地。

陇南一级站属于长江水利委员会水土保持局管理。此站工作人员8月8日刚去舟曲灾害现场做过初步调查。

“网上有报道说事故是滑坡造成的,这不对,这是泥石流。”陇南一级站的这位工作人员说。滑坡和泥石流都属地质灾害,但概念不同。

他解释说,造成泥石流的原因,可能是事发时位于三眼峪沟和罗家峪沟上方的点降雨。

不过,8月7日夜到8月8日凌晨事发,舟曲县城在4个小时内雨量只有13.7毫米,而事发地上游迭步县滴雨未下,事发地下游泄流坡监测点监测到的雨量也只有5.6毫米。“这点雨量根本不可能形成泥石流。”

根据甘肃省科学院地质自然灾害防治所2005年有关滑坡、泥石流触发机制的研究,白龙江流域一般降雨1毫米/分时,达到8-10毫米可发生泥石流,0.6毫米/分时,达到20毫米才发生泥石流。而当小于0.3毫米/分时,不发生泥石流。

前述舟曲城区4小时雨量小于0.3毫米/分,没有达到发生泥石流的雨量标准。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两条山沟背后的山顶上下了雨量较大的点降雨,集中落在了那一小片区域。由于北山山顶没有雨量站,事后有评估数据说,山顶当时的雨量已达到90毫米。

大雨之下,松动的泥石沿着20多平方公里的三眼峪沟和10多平方公里的罗家峪沟倾泻而下,而舟曲县城只有不足1平方公里。

失语的预警

“从下强降雨到泥石流下来,中间间隔两三个小时。舟曲作为泥石流频发地区,没有做到足够的预警是不应该的。” 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大队总工程师范晓说。

“这次最大的教训是没有做好预警和避险工作。”长江水利委长江科学院副院长陈进说,在舟曲这样的偏远地区,使用非工程措施进行泥石流预警是最佳的方式。比如在美国,会向泥石流易发地段的居民发放雨水计量计,对于不同的降水强度,为当地居民设计相应的方案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泥石流。而我国在这方面有所欠缺。

除了短临预警,某一地区泥石流发生的风险也是可预测的。

“通过测量泥石流沟所积累的尘土厚度、总量并加以数学模型的计算,即能对不同程度的暴雨所会导致的泥石流影响范围进行预测,该范围之内即为危险区域,应当设置长期的预警点。”中国水力水电研究院灾害与环境研究中心总工刘树坤说,中国目前对于泥石流的风险管理尚不到位,未进行系统风险预警设施的建设。

据长江水利委员会水土保持局的畅益锋介绍,长江水利委员会在长江上游有设立滑动坡监测点,舟曲的滑动坡就纳入监测范围中,但对于泥石流沟仅在重点地区设立了预警处,比如与舟曲相邻的武都县。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