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愿学术法庭审判我 > 正文

学界“抄袭门”:汪晖回避朱学勤回应

2010年07月18日10:16潇湘晨报周清树 我要评论(0)
字号:T|T

学界“抄袭门”:汪晖回避朱学勤回应


学界“抄袭门”:汪晖回避朱学勤回应

面对涉嫌抄袭的指责,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汪晖沉默不答,上海大学历史系教授朱学勤则主动申请调查,态度截然不同。公众对学界存在抄袭、造假现象已颇有“共识”,需要了解到事情的真相,并以此为契机推动学术的规范、风气的改良——而前提是大家都站出来,摆出证据,公开讨论。本版采写/本报记者周清树

风波 汪晖、朱学勤先后被指抄袭

近5个月来,“打假”话题一直是网上的主旋律。

2010年3月10日,南京大学学者王彬彬在《文艺研究》上刊发文章,质疑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写于20多年前的博士论文《反抗绝望》多处涉嫌抄袭。4月8日,《南方周末》刊发了浙江社科院研究员项义华的文章和两位网友所做的调查,补充了《反抗绝望》涉嫌抄袭的证据。王彬彬遂又查核了汪晖的近著《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认为该书也涉嫌抄袭。

汪晖事件尚无定论,7月11日开始,朱学勤也卷入抄袭风波。网友“Isaiah”在网上发表6篇长文,通过比对指出,朱学勤早年的博士论文《道德理想国的覆灭》存在学术不规范、有抄袭嫌疑等问题。

遗憾的是,“Isaiah”至今仍未现身。“Isaiah”是谁,也成为了公众关心的问题。

应对 汪晖沉默,朱学勤申请调查

汪晖本人说了一句“我很希望此事由学术界自己来澄清”之后,就沉默不语。而汪晖目前的工作单位清华大学及其博士学位授予单位中国社科院的态度也一直“默默无闻”。

在63位学者发表联名信,要求中国社会科学院和清华大学迅速答复、履行职责之后,这两个单位均未直接回应。

与汪晖的沉默不同,朱学勤随即准备回应文章,“将对Isaiah罗列的问题做仔细的回应”。朱也希望“Isaiah”公布自己真实身份,并表示自己愿意和“Isaiah”做严肃的学术讨论。

7月13日上午,朱学勤已向上海大学和复旦大学递交启动学术调查程序的申请,并表示调查期间将不参加上大学术委员会一切活动。

昨日下午,复旦大学新闻中心告诉潇湘晨报记者,目前还没有得到学术委员会对此事的正面回复。如果学术委员会决定调查此事,就会按照相应程序去落实;“如何调查,由哪些人参加调查,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事情,而且是不对外公布的。”

“Isaiah的质疑没有一条是成立的”

[对话朱学勤]

潇湘晨报:此前,您在准备回应文章,也向上海大学和复旦大学递交了启动学术调查程序的申请,现在进展怎么样了?

朱学勤:他们只是进入程序了,然后调查。很好嘛。

潇湘晨报:您什么时候发表回应文章?

朱学勤:要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这要看他们调查的情况,不要干扰他们。

潇湘晨报:您现在已经写完了是吗?

朱学勤:嗯,嗯。

潇湘晨报:您怎么看待这种以匿名网帖来批评学术的方式?

朱学勤:匿名网帖,是网络上的现象,但你到了传媒上,到了纸面上,就应该根据你所指控的内容,亮出身份。像这么严重的指控,要身败名裂的,他不应该保持匿名,应该亮出真实姓名。

潇湘晨报:您怎么看待网友“Isaiah”的一系列质疑?

朱学勤:我负责任地说,没有一条是能成立的,没有一条。

潇湘晨报:您觉得网友“Isaiah”没有现身是什么原因?

朱学勤:这要问他啦。(笑)

潇湘晨报:有很多人将您的事情跟汪晖老师的事情做比较,对此,您怎么看待?

朱学勤:我本人不能做比较,留给公众去说吧。

王彬彬指责汪晖“抄袭”

汪晖: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

王彬彬: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1.“抄袭”《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

汪晖《反抗绝望》:鲁迅的著作是将一种文化中所包含的技术结构、价值和精神状态完全或部分地引入另一种文化的文献记载。这种文化引入包括四部分内容:变更需要、变更榜样、变更思想、变更理由。(第68页)

勒文森《梁启超与中国近代思想》:梁启超的著作是将一种文化中所包含的技术、结构、价值和精神状态完全或部分地引入另一种文化的文献记载。这种文化引入包括四部分内容:变更需要、变更榜样、变更思想、变更理由。

王彬彬评论:读者应该已经笑起来了!汪晖只把勒文森的“梁启超”换成“鲁迅”,其他“几乎”是原原本本地抄录勒文森。

2.“抄袭”《中国近代思想史论》

汪晖《反抗绝望》第60页部分内容涉嫌抄袭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核心部分汪、李一字不差,次序稍微有些变动。

Isaiah指责朱学勤“抄袭”

朱学勤:上海大学教授、知名学者

Isaiah:某大学在读博士,未公开身份

1.《阳光与闪电》“抄袭”了译文

Isaiah:通过将朱学勤《阳光与闪电》与《姊妹革命:美国革命与法国革命启示录》比对,《阳光与闪电》一文抄袭了Dunn的研究成果,抄袭了本书译者杨小刚的译文。

朱学勤:《阳光与闪电》原先是《姊妹革命》一书的序言,是顺着该书内容写的,当然要大量引用书中的译文和内容。

2.《道德理想国的覆灭》盗用美学者文章

Isaiah:朱学勤《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一书直接使用了美国学者Carol Blum《卢梭与德性共和国》的内容,但未详细标明是引用还是自己的成果。朱书172-182页,基本是拷贝Blum书135-142页。朱书298-301页,基本是缩写Blum书260-277页。

朱学勤:在《道德理想国的覆灭》一书里已经说明,Blum书是其参考文献,而且在书中也给出了比较详细的注释。会在适当的时候作出正式的回应,特别是Isaiah能表明真实身份之后,会和他做学术上的探讨。

张鸣:真相,我们需要真相

汪晖事件中,当事人及涉事单位均未正面回应,迟迟没有向公众公布结果,造成了一群学者在争论的现象。那么,一旦学者涉嫌抄袭,应该由谁来调查?怎么调查?学界抄袭事件为何不断爆出?又该如何看待汪晖事件和朱学勤事件?潇湘晨报记者昨日就此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鸣。

“我比较赞赏朱学勤的方式”

潇湘晨报:您对汪晖事件和朱学勤事件有什么看法?

张鸣:希望有一个单位,比如说汪晖目前的工作单位清华大学或博士学位授予单位中国社科院组建一个调查组,来核实这个事情。

不能说大家都在网上讨论,总得有一个独立的机构来操作这个事情,这是起码的一个程序。现在朱学勤已经申请了学术调查,而复旦大学也接受了,我觉得挺好的。

潇湘晨报:您怎么看待以匿名网帖来批评学术的方式?

张鸣:最好还是像王彬彬那样,公开、实名会好一点。既然是学术批评,又不是搞人身攻击,我还是觉得公开的好。不过匿名也不是不可以。

潇湘晨报:同样是涉嫌抄袭,汪晖回避了,朱学勤回应了。怎么看待这两种应对方式?

张鸣:我比较赞赏朱学勤的方式。他的博士授予单位复旦大学出面来做这个事情,应该嘛。我觉得中国社会科学院也应该出面,或者汪晖应该去申请学术调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把朱学勤扯出来,也许有些人把学术批评、质疑认为是一种学派之争吧,认为你既然把我们这派的头儿捅出来了,我也要把你们那派的头儿捅出来。但是,我不这么认为。

我们关心什么——真相。有真相就行了,不要想得太多。

“调查对他们和学界都有好处”

潇湘晨报:您觉得出现类似汪晖和朱学勤这样的事是否说明学界在制度上存在漏洞?

张鸣:学界确实没有一个规矩,但我觉得他们俩的问题还不是最严重的。

这不叫漏洞。第一,国内学界没有学术共同体的建设;第二,学界没有一个起码的道德。(注:所谓的学术共同体,是由一些学人组成的共同体,自觉制定一套维护学术共同体声誉的学术规范和制度,对教授进行学术评价和对学术不端的处理,都应该按照学术共同体的规则来进行,其最高利益是学术声誉、学术尊严的维护,其施行应完全按照学术规律来进行,不受任何其他政治、经济等因素的影响。——语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

潇湘晨报:出现类似事件之后,应该由谁调查?走什么样的程序?

张鸣:在国内没有学术共同体的情况,比如说你博士论文出问题了,就应该由你的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出面,组织一个独立调查组,然后在监督下进行调查,将结果公之于众。

因为汪晖和朱学勤在学界有很大影响,就更应该这样。对他们自身有好处,对学界也有好处。

潇湘晨报:这两件事对学界影响很大,很多人在对学术问题调查及处理的程序进行讨论,您觉得这两件事是否会对这些问题起到推动作用?

张鸣:难说,难说。因为像汪晖这样大腕儿的人物这么不积极,他树立了一个“榜样”。

中国做坏事儿成本太低了,目前来讲,学界被抓住的,别管大腕儿小腕儿,谁也不认错,这是很荒唐的一个事情。不认账之后呢,过去了,没事儿了,有这么一个“榜样”告诉你,你只要挺住、扛住、不吱声儿,就扛过去了。

相关专题:

愿学术法庭审判我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