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愿学术法庭审判我 > 正文

易中天:朱学勤自请调查抄袭事件是条汉子

2010年07月16日04:32千龙网易中天我要评论(0)
字号:T|T

千龙财富北京消息 清华大学教授汪晖和上海大学教授朱学勤近日都陷入了抄袭指控。两人态度各有不同。有学者建议汪晖主动站出来接受授予其博士学位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的独立调查,但其始终未有应答。而朱学勤则向母校复旦大学和任职单位上海大学递交正式申请,请求立即启动对自己问题的学术调查程序。7月9日和7月14日,著名学者易中天连续在其博客发表文章,奉劝汪晖“敢为天下先”,夸赞朱学勤“敢自证清白”。

7月9日,发《汪晖教授,请勿坐失良机》一文,希望汪晖“好汉敢为天下先”,主动接受调查。全文如下:

我能理解汪晖教授的顾虑和担忧,因此愿意帮他算一笔账。

我原以为,熊丙奇先生和林毓生先生的建议提出后,汪晖教授会立即响应的。试想,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来调查所谓“抄袭门”事件,对谁最有利?汪晖本人。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又说,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所以,历史上的革命者,都愿意出庭“受审”。那些外强中干的反动派,则多半偷偷摸摸杀人。可见敢不敢公开,也是有理没理的一个标准。这个道理,研究近现代史的汪晖教授,想必比我清楚。

相反,不成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就这么耗着、拖着、嚷嚷着,对谁最不利呢?也是汪晖本人。第一,没有权威机构的结论,你就永远是“涉嫌抄袭者”。“涉嫌”当然不等于“就是”。但,当“嫌疑人”是不爽的。一辈子都当“嫌疑人”,就更不爽。因此,几乎所有的“犯罪嫌疑人”,都巴不得法院早早判了。尘埃落定,总比提心吊胆好过。第二,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何况治理学术环境,防止学术不端,还是理所应当,那就肯定有人惦记。好嘛,以后隔三岔五,学术界就来敦促一番,理论一番,你烦不烦呢?第三,就算你自己不烦,你的朋友也要烦。烦,就要出手。事实认定的事既然帮不上忙,就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比如质疑人家的“动机”,或者说一些“你也不干净”之类没谱的话,再不行就是扯到“路线斗争”上去。结果,也只能让人觉得“此地无银”、“欲盖弥彰”,“涉嫌”倒成了“坐实”。这可大大地不合算。

当然,如果汪晖教授有顾虑,我也能理解。因为接受调查,等于承认是“被告”,似乎不太体面。但这是传统观念,要不得的。实际上,在法治社会,当被告并不丢人。不要说民事诉讼的被告与原告完全平等,即便成为刑事诉讼的被告,也不等于就是“坏人”。如果法庭宣布我们无罪,岂不正好还了我们清白?何况调查又不是审判,怕什么呢?

要怕,也就是怕结论不公了。这也是我害怕的。所以,我没有简单地赞同熊丙奇先生和林毓生先生的建议,而是提出了一系列可操作的程序。这些程序的设计,核心思想就是“端正学风固然重要,保护人权也同样重要”。实际上,由于“以道德代法治”的传统实在悠久,我很担心汪晖教授因被指为“不端”,而不能受到公正的对待。这才提出,委员会不听“招呼”,当事人有权申请某些委员回避,答辩权、申诉权、举报权和知情权都应得到充分的尊重,所有的意见都应该实名写进结论,等等。尤其是,我建议聘请理工科教授和海外学者参加,就是为了保证公平。

公平与正义,是我们的追求,相信也是汪晖教授的追求。既然如此,何不共同携手,借此机会,“建立防止学术腐败的有效机制,制定解决学术争端的游戏规则”呢?有了这样的机制和规则,岂非再也用不着劳驾媒体,可以“由学术界自己解决”了吗?这可是惠及子孙的事啊!好汉敢为天下先,汪晖教授其有意乎?

7月14日,发《可以不当教授,岂能不是男儿》一文,对朱学勤“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勇气和担当表示肯定。全文如下:

我原本希望,汪晖教授能带个头,借所谓“抄袭门”事件,把“防止腐败的有效机制”建立起来,把“解决争端的游戏规则”制定出来。但,尽管有熊丙奇先生倡议于前,林毓生先生主张于后,众多学者呼吁于再三,奈何汪晖教授始终沉默。

因此,听说朱学勤教授直面质疑,向母校复旦大学和任职单位上海大学递交正式申请,请求立即启动对自己问题的学术调查程序,便肃然起敬了。我不了解朱学勤,不知道他的学术观点对不对,也不知道他抄没抄,更不会替他做什么担保。但至少,他的这一举动,表现得像条汉子。是男人,就要敢担当。最坏的结果,不过“抄袭成立,学位取消”么!难道因为这个,就连“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勇气都没有了?

哈!可以不当教授,岂能不是男儿!

相关专题:

愿学术法庭审判我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