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唐骏事件常见错误 > 正文

越唐骏,越成功?

2010年07月07日02:19红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江湖上传说,几乎所有男人都爱吹牛,而且,越成功,牛皮越多。无论政商。从个人经验来说,此言不虚。吹牛的东西往往是嘴上功夫,一般人吹牛不上税,说过算过,但是要真白纸黑字写下来,被人抓住把柄,也算半个杯具了。被抓住小辫子后,如何处理,是真正考验一个人的功力的。当这个人江湖地位很高,又号召年青人复制其成功学时,这事件委实成为一件江湖大事。

据报道,方舟子前些日子打假打到唐骏身上,对唐骏出版的《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书籍中,找出大量纰漏。如对唐骏的学位,方舟子查到加州理工大学电脑系校友名单中无唐骏的名字,美国大学博士论文文库也查不到唐骏的博士论文。其后根据查证,在2001年前该学校就没有华人得过电脑博士学位,到现在也没有姓唐的得过。而唐骏在《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一书中,第二章第56节最后一段写道:“办到第二家公司,我差不多已放弃了学业。但凭借语音识别方面的应用性研究成果,我最后还是拿到了加州理工学院的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唐骏《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中写道,“在90年代初到美国自办公司有几项发明,靠卖专利赚了钱并引起微软的重视。”也受到方舟子质疑:查美国专利局自1976年以来的专利全文数据库,在1999年之前并无叫Jun Tang的人获得过专利。方舟子的理由是,唐骏去微软用的名字还是Jun Tang,不太可能用别的名字申请专利。对于唐骏在书中称自己曾获得的“大头贴照相机”和“卡拉OK打分”专利,方舟子称经过查证,都有专门的拥有者,而均非唐骏所有。而对于唐骏自称在美国办了“美国第一移民律师事务所”,开业5个月在洛杉矶的移民咨询业中排到第一位,他是该事务所的唯一律师;方舟子质疑:“唐骏没有任何法律学位,也没有美国法律知识(自称一边啃法律书一边接案),有何资格在美国当律师替人办案?

对此唐骏的回应是:“我的能力我的学历我的经历我知道,没有理由去向他证明!”,这和唐的秘书所说,方舟子是偏执狂异曲同工。不过,不管是从日常经验,还是笔者的法律经验,基本上可以肯定,唐骏这里没有轻易可以击败方舟子的证据,不然,和奥巴马网上晒下出生证一样,只把自己的学位证书、专利证书一晒,方舟子立马杯具了。而且,没有法律学位能开律师事务所,确实有点匪夷所思。果然,后来唐骏回答记者问题是,立马暴露出这个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果然是个水货。

其实,所谓唐骏作为一个善于营销自己的职业代理人,是否学历造假,和其实际能力没什么关系,因此,唐骏的回答中把我的能力放在第一位。英雄不问出处嘛,朱元璋都是和尚出身,唐骏的身价几乎已经说明其外功了得。这种涉嫌造假无非是人的虚荣问题,身为男人,焉能不吹,吹而被捉,坦然承认者不失为君子。抵死不承认者,必须练就厚皮功,这种厚皮功,乃是内功。诸如秋雨大师一类的高人方能练就。

真正值得思考的倒不是唐骏学历真假,也不是唐为什么敢在中国吹那么大的一个牛,海龟博士、外国专利等莫不是国人敬仰的,有激励就有动力,和办证牛皮癣无处不在一个道理。比较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唐骏这样的人会在中国能取得成功,以及唐骏这种成功学追随者所展现出来的思想。所谓,只要有能力,不管学历真假。学历真假不是问题,关键唐骏老师成功了。这种可怕的成功学其实不光是唐骏在鼓吹,连另一位成功学大师,李开复老师也一样。李开复老师的名言是,要让这个世界有我和没我之间的区别最大化。照这个理论,希特勒或许是最成功人士之一。怪不得李开复离开谷歌后,谷歌才决定退出中国,李老师如还在,谷歌中国估计会继续下去的。李老师这种马基雅维利式的口语,或许正是这个社会的真实写照,逍遥派的武功,只认武功,不认武德。唐老师和李老师作为成功的楷模,固然是胜利者不受谴责思维的延伸。无论是唐老师的学历、专利、律所真假,无论是李老师长袖善舞,不不作恶,都会受到广大成功学追随者的复制,发扬,广大。其实,唐老师,德不孤,现在社会上多少官员,只求升迁,不择手段,成功学的风行一时,不是唐老师等一二人能推动的。

这种成功复制的后果是,有一天,唐老师、李老师也会被人耍,师不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必不如师,当左冷禅、岳不群遇到劳德诺、林平之时,只能感叹,后生可畏,没有最成功,只有更成功。而且,越唐骏,越成功。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