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唐骏事件常见错误 > 正文

专访唐骏:学校四流又怎样?

2010年07月07日02:10时代周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导读]“最近有点烦有点烦。”唐骏毫不避讳地表达了近日被“学历造假门”缠身的困扰。自7月1日“打假专业户”方舟子在微博上质疑唐骏学历造假后,人们对这位“打工皇帝”的质疑声便排山倒海般涌现。

专访唐骏:学校四流又怎样?

(资料图片)

时代周报特稿 记者 王飞丹 发自上海

7月6日,唐骏发表微博,称过了6日就不再接受学历造假一事的询问,明日开始我行我素。时代周报记者联系唐骏时已是6日晚上19:35分,经过反复沟通,唐骏终于回应,却称当日已排满,一度拒绝了记者的采访。在时代周报记者不懈地坚持下,唐骏终于在21:21分同意了采访请求。可当记者问及学历事件时,唐骏略显无奈,流露出不想继续采访的疲惫状。在记者的坚持劝说下,终于在晚上22点左右说服他,采访继续。

“我已经澄清过了,就不再赘述细节了。我从未说过我是加州理工大学的博士。但我是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历证书、博士论文都可以来查。你说我的学校三流,那就三流,我说四流也可以。”唐骏就学历事件正面回应了时代周报记者。

“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被误解,但我更介意的是我熟识的人对我的质疑。比起这次的事件,也许我更在乎2002年我在微软时,总裁鲍尔默对我的质疑。” 至今,唐骏都清楚地记得,那年鲍尔默在开GM会议时,当着近100个高层的面痛斥唐骏,认为其不该招收10名应届毕业生做销售,浪费公司的资源。半年后,那10个应届生表现良好,鲍尔默对唐骏的误解就消除了。

然而,对于此次学历造假事件何时可以平息,唐骏并没有太大把握。

唐骏的博士学位证书上显示“Jun Tang”确实是一家名为“Pacific Western University”(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学位获得者,仅存30年的西太平洋大学,现已更名为California Miramar University,是一所基于“远程教育和课堂指导”的学校,所授学位最高为硕士,网友们笑称这是“野鸡”大学,以此质疑唐骏的学历。

曾制造“打工皇帝”神话、被年轻一代奉为偶像的唐骏,似乎并不愿意承认自己受困于造假泥潭中,在说出“最近是有点烦”后,唐骏又豁达地补充道:“这么差的一个学校,现在被人无限炒作,反而名声大噪。我也才知道原来中国还有不少校友,算是个小收获。”。

时代周报记者:你是否认识方舟子?你认为方舟子为什么要“揭发”你?

唐骏:我不认识方舟子,他这么做无非是在炒作。方舟子去年做过一次类似的炒作,当时并未掀起大浪。今年他又卷土重来,现如今方舟子已名声大噪了。

时代周报记者:你虽然已做澄清,但外界对你的猜测以及方舟子对你的质疑仍然没有消停。你是否联系过方舟子本人进行沟通?

唐骏:我没有找方舟子沟通过,也不需要找他,我只介意我在乎的人的质疑,至少是与我有直接接触联系的,而我与方舟子是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我的律师团队已开始相关的进程,准备通过法律途径应对方舟子。

时代周报记者:此次事件对你有何影响?你如何解压?事发后,你是否向你的朋友倾诉过?

唐骏:这一事件确实让我最近比较烦,但我并不害怕,因为我说的都是真实的。我没有什么压力,不会特意去解压,只会一笑而过。但最近美国和日本来的同学搞的一次聚会让我很放松,因为太久未见老朋友,又喝了酒,所以很开心。

我不习惯倾诉,也不喜欢与一个人走太近。我的挚友并不多,相对于一对一的交流,我更愿意和一群人交流。因为和一群人交流时你能获得更多的信息。

时代周报记者:有网友指责你“矫情”、“高调”,对此你有何感想?

唐骏:如果要用一个形容词来描述我的话,我认为最好的四个字是“你行我素”。我渴望自由,行事我行无素。我就是这个样子,我所呈现的就是我真实的样子。

时代周报记者:最近一次哭是什么时候?

唐骏: 2004年的2月8日,让我彻底痛哭流涕了。那天是我离开微软的日子,400多个员工悉数飞去北京,在万丽酒店举办了一场告别会。原本有一个仪式,是每个员工上台与我握手告别,最后竟意外变成了员工们的哭场。这是我人生中最感动的一件事,因为员工的真诚,也因为感伤,那天我足足哭了一小时。自那以后,我没有再哭过。”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