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唐骏事件常见错误 > 正文

唐骏学历是否造假关我嘛事?

2010年07月05日01:05民营经济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今天下午一媒体的朋友打电话给我,希望我就唐骏学历造假的事情发表一些评论。说实话,最近忙着一个项目,没怎么留心财经新闻,所以我半开玩笑的讲:“唐骏学历造假,这关我嘛事?”

后来上网了解了相关的事情。从7月1日晚上开始,科普作家方舟子质疑唐骏学历造假的微博客再一次引发了一次微博地震。从7月1日晚上10点16分开始,方舟子开始在本人的微博客上发表有关唐骏学历造假的微博客。方舟子列举了一些唐骏在其自传里所陈述的学历问题,然后一一展示相关证据,希望证明唐骏的博士学位有问题。

看完之后,也没有什么太多想说的。说一下,明天星期二依然是星期二,不会变成星期天;谈两句,《从历史看职场》销售量依然是小火慢炖,不会在销售排行榜上突然超过《暮光之城》;讲三点,房价不会立刻雪崩,股票不会立刻涨停,就是唐骏依然还会是中国最成功的职业经理人之一;评四论,巴西依然出局了,邓加还是下课了,阿根廷同样回家了,世界杯依旧很HIGH。

现在很多事情已经提不起我的兴趣,尤其是网络上的很多事。根叔说“你们一定记住了“俯卧撑”、“躲猫猫”、“喝开水”,从热闹和愚蠢中,你们记忆了正义;你们记住了“打酱油”和“妈妈喊你回家吃饭”,从麻木和好笑中,你们记忆了责任和良知;你们一定记住了姐的狂放,哥的犀利。未来有一天,或许当年的记忆会让你们问自己,曾经是姐的娱乐,还是哥的寂寞?”其实,我们总是在被设计,被人设计去记忆一些跟我们嘛关系没有的事情。

唐骏不仅是个人名,他更是个名人。名人,造假,口水仗,这符合所有网络闹剧的特点。在网络时代,我们在网游中虚度时光,在网页中搜索隐私八卦,对着闪烁的头像窃窃私语,或者在上班时间“偷”几棵对面同事在虚拟农庄中辛苦“播种”的大白菜。

江南春“发现”城市上班族每天往返于写字楼,在等电梯或在电梯间的这段时间很“无聊”,如果在这里做广告会怎么样?于是他创立了分众传媒,并在纳斯达克上市,取得了极大成功,也成就了传媒界的一个“神话”。“无聊”已经可以用来挣钱了,而且可以挣大钱,我们就姑且称其为“无聊”的商业模式。

而网络给了无聊商业模式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病毒式营销利用的是用户口碑传播的原理,在互联网上,这种“口碑传播”更为方便,可以像病毒一样迅速蔓延,因此病毒式营销(病毒性营销)成为一种高效的信息传播方式,由于这种传播是用户之间自发进行的,因此几乎是不需要费用的网络营销手段。

查尔斯·麦基的著作《非同寻常的大众幻想与群众性癫狂》中,可以形容这样的景象。“人类群体中总会间歇性地出现某种癫狂情绪,它们或者发生在一场莫名其妙的运动中,或者发生在金融证券和商业市场上。无论是出于发财致富的冲动欲望,还是出于对他人行为亦步亦趋的效仿。按照勒庞《乌合之众》一书对群体心理的分析,“群体不善推理,却急于行动。群体因为夸大自己的感情,因此它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一个偶然事件就足以使他们闻风而动聚集在一起,从而立刻获得群体行为特有的属性。”而这种群体心理性就会产生极度聚焦的注意力,在眼球就是点击,点击就是收入的互联网,流量可以轻易变现的管道正时刻“饥渴”地等待这种群体洪水的涌入。

因无聊、愤怒、好奇、有趣的心理和情绪被“利用”而产生的互联网狂欢比比皆是,“贾君鹏”创造了无聊的经典,而“小三事件”、“人肉搜索”等等则是其他类型情绪的消费结果。这种互联网事件也必将层出不穷,无论是自发产生还是专业第三方诱导,经济利益和注意力投射的需求,使得互联网社会成为永不落幕的篝火丛林。

写到这里,我依然认为唐骏与我无关,但我却没有办法脱逃,因为就在刚刚,又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想采访我这个事情。还是那句话:“唐骏简历造假,关我嘛事?”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