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时政社会 > 正文

本田的痛、富士康的殇与劳动者权益的惑

2010年05月28日10:10华商网-华商报我要评论(0)
字号:T|T

■ 本报评论员 曹旭刚 田德政 杨鹏

今年以来,富士康公司接连发生了十多起跳楼事件,举国震惊。

近日,本田在广东佛山的零部件工厂工人因不满薪资待遇,集体停工抗议。

昨日又有媒体报道,正在制定中的《工资条例》遭垄断行业央企极力反对,年内出台不甚乐观。

(相关报道见A4、A15版)

1 停工有理?被逼出的表达

这三个事件促使我们必须关注当下工人生存环境,疏导利益表达通道,建构合理的博弈框架。

田德政:把这三个事件弄来一起讨论,是因为它们有共同点。本田是日资企业,富士康是台资企业,《工资条例》遭遇垄断行业央企抵制难产,都很有代表性。促使我们必须关注当下工人生存环境,疏导利益表达通道,建构合理的博弈框架。

曹旭刚:某种意义上,停工和现在城市居民因为某件事情动辄堵路是一个道理,都是正常渠道走不通的结果。当然堵路是完全不妥当的,但停工却是市场经济中常会发生的事情,我们应该冷静对待。市场经济中,工人和老板闹个别扭有什么大不了呢?我们可以接受某个小店的伙计为了工资和老板争斗,为什么不能认为本田这类大厂中也有劳资双方的正常博弈呢?这几年,政府和百姓对出租车罢运已经能够坦然应对,所以,对工厂中的各种“停工”,也不应视为洪水猛兽,而是平和且善意的应对。

杨鹏:正常诉求途径失灵,大家才会追求走极端。低工资由来已久,为什么这些年都没有爆发?哪种表达方式代价最小、技巧最好?所以我觉得不是停工的问题,真正应该强调的是利益诉求表达。

田德政:让人吃惊的是:本田零部件工厂很多工人月薪只有1000多元,仅稍高于当地的最低工资,同时,这样的数字和日本员工月工资几万元的差距很大,因此我觉得,停工——— 也算是一种争取利益的诉求而已。

关于富士康,很多人都觉得这不是简单的工资问题,其实也是一个表达缺乏的问题。只要相关权益表达机制不从根本上解决,这种摁下葫芦起来瓢的事情就很难避免。

曹旭刚:我记得很清楚,十多年前的时候,去广东打工的人一个月都能赚一千多块钱,但现在还是这些,这种情况是很怪异的。

杨鹏:这就是媒体此前讨论的工人收入增加缓慢问题。地方政府必须反思经济发展的“成本”问题,企业也必须面对劳动力成本增加的问题。

2 “不算太坏”的本田与富士康

我们确实不能简单地指责富士康,但他“跳”出来成了一个样本。

田德政:郭台铭说富士康不是“血汗工厂”,很多媒体也在说,富士康并不是最糟糕的一家。因此,这里恐怕涉及一个重新理解“劳动人权”的命题。也就是说,企业骨子里还是缺少对于工人尊严的必要尊重,这次“十几连跳”事件就是很大的教训。我们确实不能简单地指责富士康,但他“跳”出来成了一个样本。

曹旭刚:但我以为,富士康那么多的配套设施所带给工人的满足与尊严,是远远比不上三千或五千块钱的较高工资带来的尊严与满足的。你怎能想象,在这些知名企业工作的人,回家时可以在别人羡慕的语气中坦承自己一个月才挣千把块?

杨鹏:相对而言,本田零部件工厂的工人知道生命的意义,心智还算正常。而富士康员工接连跳楼,连生命都不顾,就很不值了。任何时候,以生命做赌注都不值得鼓励。

田德政:记得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矿工哀悼会上说,不能容忍人们仅因工作就付出生命,不能容忍人们仅因工作就付出自由……这的确是值得深思的。我们能不能讨论一下本田事件对于富士康的启示:建构起团结群体,有组织、有抱团地争取权益,比将员工孤立开使用要健康得多。

曹旭刚:企业将员工当机器用,资本没有给予员工职业尊严的意识。本田这事儿,还是让人比较乐观的,政府处理好了,也算开启了一种工人维权的先例——— 关键是政府如何看待这样的事情,政府怎么疏导。良好的维权氛围,健全的维权平台,比啥都重要。

杨鹏:这几件事的核心问题,就是胡锦涛总书记所说的“劳动者有尊严”的命题。这也反映出中国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型问题,对权利保障、基本的生活诉求,都提出了新要求——— 到了必须下决心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不能再允许这样过度开发工人劳动的“劳动力优势”了。

3 诉求要有通道通道还得有效

很多矛盾,追到根本,还得从解决民众利益表达上做起。

杨鹏:清华大学前段时间做了个课题,关于社会稳定的,核心观点就是——— 很多矛盾,追到根本,还得从解决民众利益表达上做起。如果归结到利益表达,到底是需要怎样的努力呢?有人讲工会作用,是不是很乐观?

田德政:我觉得不管是工会还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若能够真正替工人说话,能够卖力为工人争取权益,富士康也不可能发生N连跳了。比如说工资、奖金、加班待遇、工作量及工作标准,都能由某个组织和资方协商出一个什么标准,工人的权益能够得到有效的保障,心理与生理压力就会减轻。从世界各国的工人维权的经验来说,企业成立工会是必须的。但问题是,我们的工会常常一成立就会变了味,甚至成了老板的说客,不但不帮工人说话,还一味地帮老板说话。

曹旭刚:地方政府以往对类似事件,往往就是和稀泥的方式。因为他们在招商引资的时候,工人维权力量的薄弱,往往会被有关部门当作一个吸引外资的筹码。记得一个官员对外商说,我们的工会绝对不像你们的工会那样,给你们找事添麻烦的。

杨鹏:问题肯定是多个环节存在的。我的观点就是:政府必须加快利益表达机制的梳理——— 建立工会是一种 (起码先建立起来,然后才能解决为谁说话的问题);理顺其他的表达通道也很重要,比如工资条例遭遇搁浅的问题——— 据说垄断企业成为最大障碍,但这种博弈大家似乎看不见的,谁代表普通工人来说话?这是大问题。

田德政:这项工作看起来如老虎吃天,命题很大,但你不解决源头问题,就会问题不断。

4 化解转型矛盾该痛下决心了

通过集体抱团来实现对资本的制约,增加工人的博弈能力,恐怕是一个基本的方向。

曹旭刚:这两件事都发生在广东,也耐人寻味——— 或许这也有先导性,这种矛盾先在经济发达地区凸显,但长期来看,难免会在很多地方出现的。当然还有一种说法,说工人工资待遇一提升,人家企业就要走,到别的地区去,到别的国家和地区去,这是很现实的市场选择,似乎也阻碍了政府的决心。

杨鹏:中国到今天,已经到了经济转型的时候了,不可能永远做世界工厂。产业升级、科技创新等等方面走得不够,所以常常只能继续用劳动密集来创造财富。需要思考中国的发展路径,劳动力低成本带来荣耀的同时,现在正在让全社会品尝苦果。

田德政:不管是什么方式,通过集体抱团来实现对资本的制约,增加工人的博弈能力,恐怕是一个基本的方向了。

曹旭刚:企业的责任感不是天生的,而是在社会舆论及法律中倒逼出来的。商人合法逐利是没有错的,他们的产品在市场竞争中要占据有利地位,必然要降低价格,而降低价格的重要手段就是降低各种成本,人力成本自然不能例外。同时,待遇低生存环境恶劣的根子,其实还在于经济增长压倒一切的思路上。不惟人本至上,惟GDP至上,这是最根本的。

田德政:让工人活得有尊严,其实也是让企业有尊严。就拿富士康来说吧,工人的尊严得不到保障,事情闹大了,企业的形象也受损,企业的尊严就不存在了。劳动者尊严这个话题说来说去,还避不开工会组织、保证劳动者权益的问题。这些权益的保障,是对劳动者劳动价值的认可,对他们尊严与地位的认同,更是健康市场经济的完善。

[责任编辑:yanwe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