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吴澧:泰勒制在中国

2006年11月18日05:09东方网吴澧我要评论(0)
字号:T|T

美国当代管理理论基本不提泰勒制。泰勒制现在大概在中国南方的“血汗工厂”中才能找到

吴澧 旅美专栏作者

美国的“科学”管理理论是从泰勒(Frederick Winslow Taylor,1856-1915) 萌发的。他的方法,粗糙地讲,就是按着秒表,看手脚最快的工人完成某一工序需要多少时间,然后要求全体工人按这一指标工作。1908年哈佛大学在全美第一个设立商学硕士学位,第一年的课程就是学习泰勒的理论。

这位老先生在中国也有点名气,因为列宁介绍过。十月革命后不久,1918年4月,列宁在《苏维埃政权的当前任务》(收入中译本《列宁选集》第三卷)一文中说,“资本主义在这方面的最新成就泰罗制〔即泰勒制——笔者注〕,同资本主义其他一切进步的东西一样,既是资产阶级剥削的最巧妙的残酷手段,又包含一系列的最丰富的科学成就,它分析劳动中的机械动作,省去多余的笨拙的动作,制定最适当的工作方法,实行最完善的计算和监督方法等等。……应该在俄国组织对泰罗制的研究和传授,有系统地试行这种制度并使之适用。”遮上一顶“剥削手段”的空帽子后,列宁实际上肯定了泰勒制。

为什么誓死推翻资产阶级的革命导师会对资产阶级的剥削手段感兴趣?同一文章中,列宁有解释:“同先进民族比较起来,俄国人是比较差的工作者。……学会工作,这是苏维埃政权应该充分地向人民提出的一项任务。……在着手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同时,还要考虑到从资本主义到舌惠主义的过渡时期的特点。这些特点一方面要求为按舌惠主义方式组织竞赛奠定基础,另一方面要求采取强制手段,使无产阶级专镇这个口号不致为无产阶级政权在实践中的软弱无力所玷污。”夺取政权才几个月,列宁已经在嫌俄国人懒,已经要用无产阶级专镇的“强制手段”推行泰勒制,逼迫无产阶级出勤出力。

八十年代,我国开始改革开放,列宁对泰勒制的态度,则被用来论证不但要引进西方生产线、也要引进西方管理方式的可行性。笔者“谷歌”了一下,发现进入新世纪以来,理论界仍然不时有人以列宁对待泰勒制的例子来论证继续改革开放的政治正确。

不过美国当代管理理论基本不提泰勒制。泰勒制现在大概在中国南方的“血汗工厂”中才能找到。一个纯美国特色的玩艺,经过宪法规定的作为指导思想的那个西方文化的中介,转变为舌惠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特色。

当今美国的管理主流是什么呢?且看一个最新例子,今年2月份出版的卖得不错的新书,《球来了!决胜今日商场6大原则》(Balls! 6 Rules for Wiining Today's Business Game)。这本书的女作者说,作个公司主管,要勇敢,要真实,要吸引眼球,要心中有爱,要充满活力,还要有将想法尽快实施的行动能力(这六个“要”的英文,被作者设法拼成了 Balls!)。 作者声称,今日的成功标准,不单是交易额或市场占有率,更是员工和产品的质量,还有和顾客的良好关系。她认为,公司要“爱”自己的顾客,爱合作者,爱员工,从“爱”中谋利。

这一流派的祖师爷,是曾任哈佛教授的梅奥(George Elton Mayo,1880-1949)。上世纪二十年代,有位原本信奉泰勒制的先生想研究车间照明与生产率的关系。他找了几个女工组装电话设备。他先加强照明,生产率上去了;他再减弱照明,生产率继续上升!研究者大惑不解,他向梅奥请教。梅奥发现,由于一起参加实验,这几个女工在共同目标下组成了一个和谐的团体,是她们的互相协作,造成了生产率的持续提高。相对于协作的正面影响,照明条件所带来的波动就变得太小而显示不出来。梅奥由此提出了他的渗透了佛洛依德心理学的“人群关系”管理理论。上世纪末期。美国经济从制造业为主转到服务业为主之后,梅奥理论的种种孙辈理论一直大行其道。

作讲演的哲学博士简单介绍了美国管理理论的流派演变之后,总结说:管理理论其实就两大成份,一是泰勒引进的“理性”,二是梅奥加入的“感情”,成功的管理就是平衡理性和感情,更好与他人相处。但是,这些东西,前人不知道说过多少回了。而且柏拉图讲得比任何管理大师都要高明几百倍,莎士比亚同样如此。

多次见到某些将传统文化当流行歌碟卖的家伙比较所谓的中西管理思想之不同,据他们说,中国人讲究“上善若水”(老子言)的柔性管理,而西方人实行的是刚硬的泰勒制。这话听着像是爱国主义教育运动的伟大成果,只是同志哥啊,有个显明的事实你知道不知道,在这新中国新世纪的新盛世,到底该去哪儿寻找泰勒制?

[责任编辑:yanwe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