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评论 > 时政社会 > 正文

长平:只有问题,没有问题少女

2010年05月14日09:08南方网长平我要评论(0)
字号:T|T

长平 媒体人

老师应该做的,是帮助学生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解决有问题的学生

又一次和同学打架之后,河南孟津县初一女生雷梦佳受到了特别的惩罚——班主任组织全班同学“民主投票”,决定让她“走”还是“留”,三分之二的学生选择了“走”。三天后,人们在学校后面的水渠里找到了她的尸体。

这件事情反映了学校里错误的民主教育。民主是一个政治概念,它是公民用来管理公共事务的方法,而不是那位班主任所理解的那样,所有让他感到“有些无奈”的“重大事件”都要投票决定。即便是在政治事务中,民主也必须以尊重个体的人格尊严和基本自由为前提。很多评论文章已经指出了这一点。

不过我发现,即便是在这些评论文章里,雷梦佳是“问题少女”并没有受到质疑。人们讨论的是,如何去对待、去帮助这些“问题学生”,而不是如何去看待、去认识他们。

在雷梦佳的生活中,无论是同学、老师和校长,还是她的父母和朋友,都高度认同她身上挂的“问题少女”这个标签。原因是她讲话大嗓门,走路昂首挺胸,总爱把手插在牛仔裤的口袋里,“一看就不是好学生”。而且她还爱打架,和男生一起喝酒。

几乎每一个人都认为,学校里总是有一些好学生,有一些坏学生。以前学校还公然评选出“优等生”和“差等生”。判断学生好坏有一套固定的标准,包括:学习成绩好,对师长言听计从,男生规矩老实,女生文静娇羞。

想必雷梦佳的班主任认为,班上其他学生都比雷梦佳好得多。事实上,他们不明白的是,配合老师用投票的方式让一个同学离开学校,最终逼迫她投水自尽,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错误的事情。有些学生在给雷梦佳的贺卡上写下赞美的话,却投票让她离开,并对记者解释说,“贺卡上那些话就是随便写写,不是真的。”这不是一个好学生应有的表现。

我并不是要把这些学生归入坏学生的行列。这个观念本身就是错误的。每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遇到一些问题。有些人问题少一点,有些人问题多一点。老师应该做的,是帮助学生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解决有问题的学生。因此,“问题学生”这个标签,本身就是一个问题。

更重要的是,到底哪些是问题,哪些不是问题,这也需要讨论。打架固然是问题,但是一个女生说话走路不够文静,不仅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可能比其他女生更有独立个性,是一个很大的优点。也许正是对性别认同的偏见,造成整个环境对雷梦佳的歧视和排斥,导致她错误地以打架来反抗。可以说,这些标准化的教育,不仅逼死了雷梦佳,也毒害了她的同学——他们不懂得包容不同的个性,不懂得民主的道理,不懂得内疚和自责,而且还把这些当作好学生的作为。

有人会说,那么多人不喜欢雷梦佳,这是一个事实。但是,不要忘了,这个事实也是教化的结果。用来决定她的去留从而决定了她的生死的那场投票,其实也是引导的结果。班主任历数了雷梦佳的“前科”,希望全班同学“根据以前的行为”来投票。对于长期受“听话(而不是独立思考)就是好学生”教化的少男少女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暗示。试想一下,假如班主任讲的是雷梦佳不是坏人,只是个性和我们不一样的人,所有的人都应该平等相处,还会有那么多学生投票让她离开吗?

有一部反映成长问题的电影《朱诺》,试图为人们提供更好的解决之道。女中学生朱诺偷尝禁果,不小心怀了孕。这的确是一个需要妥善解决的问题,但它仅仅是一个问题而已。朱诺并没有因此而被当作“问题少女”,她父亲只是略微地责怪她做事不知分寸,老师和同学也没有认为她道德败坏。她挺着大肚子上课,就跟某个学生踢球不小心摔坏了腿一样,只是有点不方便而已。因为对胎儿的怜爱,她不愿选择堕胎,但是又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于是找到一对愿意收养孩子的夫妻。电影传递的重要信息是,在处理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朱诺变得更加自信和成熟,她身边的人也变得更加理性和包容。

[责任编辑:yanwe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