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讲堂68期实录 周大伟 中国法律人怎么了?

2010年05月13日10:23腾讯公益周大伟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68期实录 周大伟 中国法律职业群体关系网

精彩观点:

之一 每一个职业群体都有它的关系网,为什么法律职业群体的关系网值得我们专门来剖析呢?是因为这个群体的关系跟社会公正、社会正义紧密相连。

之二 多年来,“打官司就是打关系。”这使法律职业群体面临着空前严重的职业公信力的挑战。法官、检察官、警官、律师乃至法学教授,这些社会法律职业群体中本来应当是光彩夺目的名称,如今已经由于各种不正常的现象而蒙受耻辱。

之三 如果说我们法律职业群体的关系网是一辆机动车的话,代表官方的立法、司法和执法部门通常出于被动和固定的位置,比如车身、底盘等。其中通常有两个主动运转的驱动轴,一个是律师事务所,一个是大学校园里的法学院。

之四 这些年以各种廉价方式出售给官场的学位主要是两种:法学和经济管理学,其中法学领域最为严重。法学至今还是个门槛低、容易学、容易毕业的学科。很少听说官员们有去攻读电气工程或外科医生学位的。

之五 法官、检察官、警察、律师、法律教育工作者等这些人群, 彼此应当保持距离,不能结成共同体。如果说是共同体,那是精神上的共同体,而不是一种联谊会的形式。

之六 如果网络有一个开放的环境,它自然会有一种矫正功能,不要怕民粹,就怕人为地切断它、阻碍它、限制它。

主题:致命的诱惑——剖析中国法律职业群体中的关系网

主讲人:周大伟

主办: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0年5月7日( 周五)晚7点-9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杨子云

主持人:非常高兴在经过五一短短的假期之后,我们继续相聚燕山大讲堂。今天是讲堂第68期,主题是中国法律职业群体关系网的剖析。每一个职业群体都有它的关系网,为什么法律职业群体的关系网值得我们这样来剖析呢?我个人考虑,是因为这个群体跟社会公正、社会正义紧密相连。

对于法律职业群体关系网的剖析,慕容雪村有本小说《原谅我红尘颠倒》。去年6月13号,慕容雪村曾来到我们的讲堂做过一次交流和讲座。今天请来的周大伟先生,他本身是一个法律学者,又从事一些实务工作,同时旅美多年,能够跳到圈外看这个法律群体关系网,能从更加实证的角度,从既是圈内人又是圈外人的角度来剖析法律职业群体的关系网。

关于周老师,他是西南政法大学的法学学士、中国人民大学的法学硕士,又在美国伊利诺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加州伯克大学留学和做研究访问。

2007年4月我第一次见周老师,是在政法大学讨论重庆钉子户事件。随后我经常在《法学家茶座》上看到周老师的一些法学随笔,他经常会把一些比较容易忽视和不太容易懂的法律问题,写得非常清楚。

掌声欢迎周老师!

开场白:中国语境中的“关系”

周大伟: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各位来宾,感谢主持人的盛情邀请和开场介绍,感谢大家利用周末的休息时间来光临讲堂。

第一次来到燕山大讲堂,深感荣幸。记得2007年我曾应邀来到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参加过一次学术研讨会,当时我们在关注和讨论重庆钉子户的事件。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三年的时间过去了。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 致命的诱惑:解剖中国法律职业群体中的关系网。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学术性很强的题目,为了讲述这个题目,我需要把自己平时经历和阅历中的思考碎片整理组织起来。这显然是对自己思考力的一次锻炼。所以,在演讲前,我特意做了些功课和准备。

最开始,我在演讲题目中使用的并不是“法律职业群体”,而是“中国法律人的共同体”。几天以后,我思考中发现“中国法律人的共同体”这个词可能会产生重大误解,所以就改用“法律职业群体”。具体原因,我在演讲中会做出解释。

演讲的内容首先涉及的一个我们中国文化社会的关键词语:关系。这个题目看上去有点儿诱人和生猛,有点儿来势汹汹(笑声)。直到今天中午,还有朋友打电话提醒我,这是个得罪人的话题,还是不要轻易捅破这个马蜂窝为好。说话可要小心点儿。我说谢谢,我会把握好分寸的。

先讲一段小小的开场白。我上个月在美国加州的时候,遇到一个早年和我做邻居的美国朋友,他30多岁,人挺单纯。他很兴奋地告诉我,他最近去一个由中国政府资助的孔子学院听试听了几次课程。我好奇地问他,你在课堂上有什么收获吗?他告诉我,几堂课下来,他学会了一个新的中国单词:“关系”。我和这个美国朋友认识多年,也许部分原因是因为曾经和我做邻居,他对中国文化颇有兴趣,也多次发誓要学说中国话。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到现在他的中国话几乎没有什么进步,和不少老外一样,说来说去,也还是只会说“你好、我喜欢吃中国饭、谢谢、再见 这几个简单的中国词语,而且发音很生硬。不过,这一回,使我惊讶的是,他的”关系“这两个字却发音格外清晰。他告诉我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孔子学院的老师反复在课堂上讲这两个字,以至于他印象太深刻了。我发现,他除了记住了这个词的发音外,至于“关系”这个词语在中国文化语境里到底和美国人理解的“关系 ---- Relation or Relationship”一词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同,他还是蒙在鼓里。

我开始隐隐约约有些担心,我们中国政府在海外投资的孔子学院的课堂里,到底在给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们讲了些什么?说不定那些政府主管部门自己也不一定很清楚。

其实,“关系”或者“关系网”,都是中性的词,没有什么好坏之分。今天在场可能有一些外国朋友,可能还有美国人在场。说老实话,美国人其实也是讲关系的。商人们在高尔夫球场、政客们在议会的走廊里、社会名流们在豪华私密的俱乐部里、学者们在各种沙龙里、普通人在各类酒吧和派对的聚会中,以致在教堂和网络中,人们也在相识、相知、沟通、合作。大千世界、人来人往,只要是人类社会,这一切都是每日每时发生的正常现象。

但是我始终感到,我们的海外孔子学院里向这些蓝眼睛高鼻子的外国人讲述的所谓“关系“,显然并不是这些普通的社交关系,其中似乎隐含着更深更隐秘的含义,比如那些“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文化遗传密码的东西,比如那些可能包含着很多超越正常逻辑、超越道德和法律界限的、具有某种难以捉摸的神秘东方哲学色彩的东西。

回到燕山大讲堂首页 燕山大讲堂论坛

燕山大讲堂QQ群:113417550;91551264(新群,欢迎加入);5809162;106501098(已满)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