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2012年世界末日? > 正文

在灾难中成熟起来的中国网络媒体

2008年12月17日06:45人民网我要评论(0)
字号:T|T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强烈地震。这是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最大的一次危机事件,它不仅是对中国党和政府的危机管理能力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也是对包括网络媒体在内的中国新闻传媒的危机传播能力的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令我们欣喜的是,中国的网络媒体在这场灾难中经受住了考验,不但为抗震救灾作出了贡献,而且以它的成熟、理性和自信正在跻身于当今中国社会主流媒体的行列。

一.网络媒体危机报道的时效性得到凸现

危机事件往往是一种“对一个社会系统的基本价值和行为准则构架产生严重威胁,并且在时间压力和不确定性极高的情况下,必须对其做出决策”[1]的事件,时间是构成危机事件的最重要因素,也是危机管理的最重要的因素。对抢险救灾工作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分分秒秒都维系着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对新闻媒体和新闻报道来说,时间同样是构成危机事件报道的最重要因素。在危机事件中,时效性不仅是危机报道本身的新闻价值所在,而且还在有效的组织抢险救灾,尽可能减少灾难对人民生命财产造成的损失和灾后重建等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地震灾害是所有突发性事件中破坏性最大且目前还难以作出准确预警的灾难性事件,因此对事件的快速反应就显得尤为重要。汶川大地震的震级、烈度和波及面都远远超过唐山大地震,人们迫切希望在“第一时间”里从新闻媒体那里了解到有关灾情的信息。网络媒体在时效性上的独特优势,在这时就显得尤为突出。5月12日14点28分,汶川发生地震。在地震发生仅仅4分钟后,就有来自云南的新浪博友“说来话长”发表了第一篇博文:《地震了》,紧接着有许多人通过博客、MSN、QQ等网络即时聊天工具和手机短信等发布和交流有关地震情况的信息。14点46分,新华网即发出第一条快讯:“12日14时35分左右,北京地区明显感觉到有地震发生。”14点53分,新华网再次发出快讯:“四川汶川发生7.6级地震(后核定为8.0级)”。而中央电视台第一次播报地震的消息是在15时02分。尽管央视这次对危机事件的反映速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但在时间上仍落后于网络媒体。

这次地震的震中地处四川盆地边缘的龙门山脉,交通和通讯本来就不方便,强烈的地震又造成的对交通和通讯设施的严重破坏,重灾区几乎都成了与外界失去了联系的“孤岛”。在报社、电视台记者短时间内还无法进入重灾区的情况下,互联网和无线通讯就成为人们了解灾区情况的唯一信源。如“孤岛”汶川和北川在地震发生后的“第一波”的情况,都是由当地不知名的“草根记者”用DV和手机记录下来而通过互联网得以传播的。阿坝州政府网站工作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提供了关于地震第一手的信息,在地震最初的几天里,一度成为重灾区向外界发布灾情和提供自救信息的唯一公共渠道。网络传播的迅速及时,不但让公众能及时地了解到灾区的真实情况,而且为党和政府组织抗震救灾提供了依据,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危机事件新闻报道的时效性不仅体现在“及时”,还体现在“实时”和“全时”。网络媒体在这方面的作用在地震灾难中进一步凸现。几乎所有网络媒体对抗震救灾的报道都采用了现场直播和24小时滚动播出的方式,实时、同步地让网民了解灾区伤亡的最新动态以及抗震救灾的整个过程,对于组织和动员全国人民支援灾区,投入到抗震救灾中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二.网上信息传播更加公开透明

危机事件中的信息的交流和沟通是至关重要的,正如危机管理专家里杰斯特所言:“对交流的有效管理如同处理危机本身一样重要。”[2]危机管理的过程,实质上就是信息传播和交流的过程。他还认为灾难性事件中的信息传播应遵循“三T”原则,一是主动提供情况(Take your own take),二是提供全面的情况(Take it all), 三是尽快的提供情况(Tell it fast)。灾难性事件的信息公开,是媒体对公众在灾难事件中的知情权的一种起码的尊重,让公众了解自己在灾难中的真实处境,有利于帮助他们积极避险,把因灾难造成的损失减低到最低限度;有利于复杂信息环境下的社会舆论引导,阻止流言、谣言的滋生和蔓延;有利于在灾难中团结人民、凝聚人心、同舟共济,万众一心地去克服困难,战胜灾难,转危为机。

多年来我国新闻媒体在对危机事件的新闻报道中曾存在着种种误区,主要表现在对危机事件中的信息报道什么、不报道什么存在着太多的限制,特别是对灾难所造成的损失和危害更是视为“负面报道”而讳莫如深。如1976年7月28日发生的的唐山大地震,7月29日《人民日报》刊登了第一篇关于地震的新华社通稿《河北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灾区人民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导下发扬人定胜天的革命精神抗震救灾》的报道,报道中对灾情只字不提,只有一句“震中地区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失”的轻描淡写的话,直到3年后才公开了地震造成的真实的死亡人数;在5年前爆发的“SARS”事件初期,我国的新闻媒体特别是主流媒体,对广东出现的疫情也曾出现过集体“失语”,但信息不公开的结果是流言、谣言通过互联网和手机满天飞,“SARS”病毒也随着流言、谣言迅速的在全国蔓延。“SARS”事件给我国的新闻传媒上了生动的一课,痛定思痛,危机信息的公开透明已逐步成为我国新闻界的共识。

危机事件的信息公开,从根本上取决于执政理念的转变和政务的公开。2007年1月17日国务院第165次常务会议通过,并于2008年5月1日起开始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条例》中把突发公共事件的应急预案、预警信息及应对情况,抢险救灾、优抚、救济、社会捐助等款物的管理、使用和分配情况等都列入应该公开的信息范围以内。2006年1月8日国务院发布的《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预案》也明确指出:“突发公共事件的信息发布应当及时、准确、客观、全面。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要向社会发布简要信息,随后发布初步核实情况、政府应对措施和公众防范措施等,并根据事件处置情况做好后续发布工作。”这些法律法规的制订为包括网络媒体在内的新闻媒体的信息公开提供了法律和制度层面上的保障。

在这次地震灾难事件中,中国网络媒体的公开透明程度是史无前例的。在地震发生的第一时间内,有关地震造成的损失和带来的影响便客观公正全面地出现在各大网络媒体的报道中,有关死亡、受伤、失踪的人数每天都在网上更新。在网站工作的同志们感觉一下子少了很多的约束,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消息,各种不同的声音,都能够从容不迫、毫无保留地呈现给网民,使人们看到了更多有关灾难的“原生态”的东西。这样做的结果,并没有出现我们过去担心“人心大乱”的情况,相反,它更加拉短了媒体与公众的距离,增强了媒体的公信力,给灾难中的人们带来了信心和力量,也让世界感受到中国政府的开放和自信。国际舆论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媒体在地震中的信息公开和透明予以了高度的评价,《华盛顿邮报》认为:“这一次,新闻报道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它开始遵循灾难报道的规律进行。”《新西兰先驱报》认为:“中国在对灾难性地震反应中表现出来的同情、公开和效率,展现了国家的新形象。向国际媒体敞开大门,中国民众接受到未经过滤的信息。”

(本文为节选)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