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正文

燕山讲堂64期实录 高丙中 从人民到公民

2010年03月30日15:19腾讯公益高丙中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讲堂64期实录  高丙中 从“人民”到“公民”

64期燕山大讲堂视频实录1

精彩观点:

之一 元身份从近代以来进行筛选的话,有两个,一个是“人民”,一个是“公民”。 大家都是人民,但是谁也不是人民,“人民”也不是我们中的“谁”。一个共同体要运作要发挥作用,一定要落在个人的身上来。通过一些对举以及概念的组合,把一个共同体里的一些负面因子排除出去,剩下的这些人顶着“人民”的符号,这些人负着历史的使命,历史的重任。

之二 每个人都有成为“公民”的机会,但不是每个人都具有成为“人民”的机会。“Active Citizen”是指对公益、对公共事务更愿意参与的人,强调的是“意愿”,而中国的“公民”强调的不是“意愿”而是“能力”,“先进公民”是指具备能力的人。

之三 “人民”“公民”作为元身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互相交替,互相僵持,很难说哪个占绝对优势。1949年以前的“国民”身份的设计是用“公民”的概念来设计的,在法律上是具有普遍主义的。但1949年之后,是“人民”的时代,人民成为历史的主宰。

之四 讲“人民”时,你自己不能主张某个权利,也没有主张权利的正当性,你要被人代表。如果没有人代表,你的权利就没有办法被表述出来。当你觉得这不符合你的利益时,他会说这是大多数人的利益、长远的利益,你没有机会申辩。

之五 中国的社团组织,从1988年统计的4000个到1998年的16万个,到2008年有了40万个,社团组织的形成,这是迈向公民社会的必经之路,而社团与社团之间形成网络,这就构成一个公民社会。

之六 宗教在“人民”概念为主的时期是一个落后的标志,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极左派说“宗教是麻痹人民的鸦片”。加上麻痹这个词,宗教就成了负面的东西了。公民时代意识形态变成了一种多重选择,很难统一于一个意识形态。

之七 “人民”这个词一般会和“革命”“专政”连在一起,可能是暴力的;“公民”常常跟“维权”连在一起,是非暴力的,非暴力是公民社会的关键词。“人民”具有排他性,人民民主专政是以一部分人的牺牲为前提;公民社会是讲宽容、互爱、志愿精神、礼貌、非暴力的。

主讲嘉宾:高丙中(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主办: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 承办:腾讯评论

时间:2010年3月26日( 周五)晚7午-9点

地点:中国政法大学(蓟门桥校区)图书馆学术报告厅

主持人:杨子云

主持人:各位网友,晚上好,欢迎来到燕山大讲堂!这是我们本学期第二次把时间调到周五的晚上,非常感谢政法大学的支持,也感谢今天来的同学,尤其要感谢的是嘉宾高丙中老师。

今天的话题是关于公民社会的,从“人民”到“公民”——个人结为公民社会的集体想象和若干问题。 高老师是北大社会学系的教授,北京大学公民社会研究中心的主任,主要做人类学研究,也研究公民社会,他和袁瑞军主编了《中国公民社会发展蓝皮书》,所以高老师讲这个话题是非常合适的。

掌声欢迎高老师!

“我是谁?”“谁是我们?”这是人与人之间结成关系的核心问题

高丙中:谢谢主持人。这两天因为沙尘暴的原因,嗓子有点不舒服,请大家谅解。我先讲,大家有问题可以进行批评与讨论。

我从1997年开始做公民社会研究,那时候徐永光是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秘书长,他特别关心中国第三部门的发展,除了政府、企业之外,社会被相信是该发展成为第三部门的。他开始邀请一些朋友做专题研究。我主要是对草根组织做社会研究,比如对河北乡下的庙会、北京城里市民或者北京郊区的一些文艺活动、体育活动以及宗教信仰活动的组织做个案研究。

2008年之后,公民社会发展在全国得到广泛关注,国外学术界、政界、媒体都关注中国的结社活动。对公民社会发展的一些概念,有一个爆炸的关注时期,评价中国公民社会发展,各种观点都有。

探讨中国人与人之间结合的可能性,有两个核心的概念,也就是两个“元身份”,一个是“人民”,一个是“公民”。我们在社会中有很多身份,你跟别人怎么样结合,是跟你的身份联系在一起的。身份里面往往会有核心的身份,核心身份制约着其它的身份,其它的身份是核心身份派生出来的。

元身份从近代以来进行筛选的话,有两个,一个是“人民”,一个是“公民”,所以我的标题是从“人民”到“公民”,是有内在的逻辑的。

成员身份问题的提出,一个社会有一个基本的回答。比如说“谁是我们?”社会必须给每个成员提供基本的尺度、标准或者范例,但不一定提供现成的答案, “我是谁?”与“谁是我们?”,这是我们能够跟“谁”结成什么关系的核心问题。

“人民”和“公民”,将哪一个作为社会元身份,社会的意涵是不一样的。成员身份的一个核心概念就是共同体,先有共同体才有“我们”,没有共同体,“我们”就没有边界。谈“我们”,就会强调共同体的概念,共同体实际上是作为政治理念、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存在的。


回到燕山大讲堂首页 燕山大讲堂论坛

燕山大讲堂QQ群:5809162;106501098(欢迎加入)

注: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腾讯评论“燕山大讲堂”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