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俄罗斯恐怖袭击 > 正文

如何在北高加索火旁取利

2010年03月30日07:18凤凰网姚望我要评论(0)
字号:T|T

北车臣战事的硝烟尚未散尽,奥赛梯的炮声又激起了人们的回忆,在“热战”少得让人感到寂寞的今天,去北高加索这样的风险之地投资,卖的可不是寂寞,而是胆量。

《资本论》告诉我们,只要有足够的利润率,商人们就绝不缺乏足够的勇气。在40年前就熟读《资本论》的普京,最近督促俄罗斯联邦政府把投资北高加索作为重要政策,他宣布:“必须改善投资环境。”而俄联邦相关部门也正在拟定发展北高加索联邦区专项投资计划。

特殊地域,特殊处理

  之所以把北高加索分出来,因为这里有着与南部联邦区不同的特质。

  原来的南部联邦区的情况更加复杂。一方面民族关系复杂,各共和国期望获得更高主权,一方面山区经济发展的异质性要大于其他地方,加上战火纷飞。所以,如果把北高加索联邦区与南部联邦区捆绑在一起,则也影响到南部联邦区发展形象。

  即将举办2014年冬奥会的索契,是本区域经济最具活力、国际影响力最高的城市之一,这个城市在地理上属于高加索山脉西端和黑海的结合部,隶属于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目前,这一区域没有划入北高加索联邦区,继续留在南部联邦区。俄罗斯局非常希望能借冬奥会这一盛事的举办带动局域发展,并且成为改善区域形象的关键。

  但是索契和北高加索山水相连,和平安定的冬季奥运会形象一不心就会招到北高加索联邦区动荡地区的损伤。把索契从北高加索行政上分出来,起码可以改善形象,等北高加索整体安定了,还可以回归北高加索,成为北高加索发展的龙头。

  在原有的南部联邦区,地区发展不均衡,黑海沿岸经济发展条件较好。笔者在整个南部联邦区考察时,只是到了罗斯托夫州的首府顿河罗斯托夫才看得到麦当劳。在俄罗斯从商的人的一个非正式看法是,哪里没麦当劳哪里就看做经济落后。据一位俄罗斯经济学家介绍,现北高加索联邦区大部分地方,是俄罗斯最落后地区。

  经济发展滞后导致的最大后果是失业,一帮没有工作的青年在街头游走的时候,一方面会聚集不满情绪,一方面也会为各类恐怖势力找到力量源泉。而社会安定已经是俄罗斯和当地政府对这一地区的最大诉求。

特殊人物 特殊使命

  政府要发展北高加索的第一步,就是单独建立联邦区。把北高加索整体推陈在大众眼前。1月,俄罗斯总统发布法令,从原南部联邦区中划分出一些联邦主体,组建北高加索联邦区。这个区中的主体们大多可不简单,包括了一些传统上的多事之地,如两沐战火的车臣共和国、最近成为北高加索新风暴眼的印古什共和国、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的前沿北奥塞梯阿兰共和国、以及因为警察首长被暗杀而激怒梅德韦杰夫端起AK47的达吉斯坦。

  要治理好这里,普京旗帜鲜明地宣布:“从联邦部门的地方机构起整顿权力机构秩序。”

  整顿的重点是任命一位有魄力的高管。他就是名不见经传的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的行政长官赫洛波宁。他不单被总统任命为总统驻北高加索联邦区全权代表,更被任命为主管北高加索经济发展的副总理。

  相对于以往被任命的地方长官,这人最大的不寻常之处是没有强力部门背景。就如出任国防部长的谢尔久科夫一样。他似乎更是一个经济专家。1996年的时候,是国际金融公司的主席,其后长期在多所企业担任高管。2002年,37岁的他当选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稍后就成功说服一些大企业将注册地改到他的辖区,把税收交往该地。由此可见,此人相对一般的政客,更像一个职业经理人,并且有着良好的人机互动能力,尤其在局势更为复杂的北高加索联邦区,这种能力更为重要。2004年,他推动公投把另一个联邦主体泰梅尔区艾文集自治区并入边区,说明了他也有着比较高的群众说服手腕。

要想把经济发展起来,还真是需要这样一位能够协调各方利益的人,和各共和国大大小小的总统一道把蛋糕做大。

看上去很美

  虽说这一地区以动荡出名,但还是有不少不错的地方可以流连。

  这个联邦区基本上可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车臣、印古什、达吉斯坦三国,恐怖分子多数在这几个地方活动,这里时不时会发生一些小型的恐怖袭击事件。他们和当局目前处于一个僵持期,当局没能彻底消灭他们,但他们也不能特别闹事。而另一部分地区,则相对没那么恐怖,市面平和,偶尔有点小爆炸,影响力没那么大,不过,当地警力还是戒备森严。

  北高加索的经济环境,最吸引人的是旅游业。。

  这里的大部分地区属于南俄草原,由于伏尔加河、顿河以及高加索山上溪流的灌溉,这里的土地肥沃,历史上先后为不同的游牧部族所占据,而勇猛的哥萨克人从农奴制的枷锁中逃离,来到这里的时候,休养生息,发展壮大,并最终成为沙俄军队进军的前哨。

  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草地尚不足以吸引远自南国游客的好奇,最核心的旅游业,是得天独厚的温泉资源,目前主要集中在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若干城市,形成了矿泉城市带,比如吉斯拉沃思科、五山城等开设有温泉浴室和温泉疗养院,也有露天的温泉从山中流出,供人沐浴。这些温泉根据研究的品种,被分为不同的治疗用途。当莫斯科还在寒冬中寻找出路的时候,这里已经是春意盎然了。

  在吉斯拉沃思科的一个浴室大厅里,笔者看到一排流水的柱子,有的流出的是冷水,有的流出的是热水,上面写着具有怎样的疗效,只要花几毛钱买个杯子,就可以任喝,另外倒还是设了一些店卖精巧的饮器。不过,这里的水带着硫磺味,或者是臭鸡蛋味,并不好喝。

  高加索还有着丰富的山地旅游资源,比如欧洲的最高厄尔布鲁士山。这座山地处欧亚之间,海拔五千多米,比传说中的欧洲第一峰勃朗峰还要高出一些。

  笔者乘坐小巴士从城中心前往厄尔布鲁士山,几小时车程,随着山势的增高,两边的山越来越险,起先还有不少的绿色,再往前更多的怪石嶙峋。山上盖着积雪,一路看过去风景越是苍凉。到了山脚下,是山民巴尔卡尔人的市镇。这里的物价大体同其他地方,住宿也较便宜。向着公路的前方走,是缆车的登山地,也是山脚的旅游基地,这些优良的地段被一些商家占着,有一些价格不菲的小旅店。据滑雪者说,以前这里来滑雪的人更多,现在游客数量远不如前苏联时期。

  当地的交通也比较方便,出了公路干线,向山里开出了许多支线。附近还有若干机场,包括大名鼎鼎的格罗兹尼国际机场。

没有下文的中国人

  我在访问达吉斯坦国立大学副校长时,这位经济学家极力宣传着当地的地理优势“紧靠里海,和阿塞拜疆的边贸发达”。

  对于南部高加索,中国商人们一直蠢蠢欲动,那里的安全形势的确让人担心,但是风险与机遇并存,2006年就有三位中国公民在劫后的格罗兹尼开设中餐馆,但不知道触动了哪个机关,这个门面就被清除了,理由是在检查餐馆的后堂期间,发现食品保存违反了有关卫生规定。

  后来还有一些中国企业打算试水,但是总归没有下文。比如印古什总统新闻秘书对笔者说,在2008年的索契经济论坛,有中国企业表示了兴趣。另据俄罗斯新闻社报道,中国的红牌企业集团总裁叶志中曾率团拜访过印古什,表达了投资兴趣,“计划在这里建立一个家电生产厂。”但这些现在都没有下文。

  转折出现在2009年,当年5月,因为莫斯科当局查禁了切尔基佐沃市场,生意做不下去,一些中国商人转场到了格罗兹尼开设市场。另外一些建筑工人以为这里建筑市场广阔,来此寻找商机。

  与莫斯科相比,当地政府对中国商人普遍还是欢迎的,比如在2006年中国俄罗斯年时,矿水城市长康斯坦丁•加马尤诺夫极力向中国投资者展示矿水城的良好投资环境。

  当联邦决定成立北高加索联邦区时,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委员阿斯拉汉诺夫就向记者表示“我认为,北高加索联邦区成立后,中国商人会对北高加索感兴趣的。相信我,如果他们在那里投入1块钱,将会得到2到3块钱的回报”。

[责任编辑:yanwe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