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评论腾讯评论 > 俄罗斯恐怖袭击 > 正文

北高加索的阴影仍然笼罩俄罗斯

2010年03月30日03:50荆楚网张 昕我要评论(0)
字号:T|T

3月29日早晨莫斯科市中心的两起惨烈恐怖袭击却给所有渴求和平的人一记重击:无论是撤军和形式上车臣战争的终结,还是最新的行政和人事调整都不能掩盖整个北高加索地区仍然处于“燃烧”状态的事实,苏联解体遗留下的高加索难题仍然是众多俄罗斯人难以面对的梦魇。

作者:张 昕 (加州大学(洛杉矶)政治学系博士候选人)

莫斯科时间3月29日周一早晨,莫斯科地铁系统红线上的车站卢比杨卡站和文化公园站先后发生两起爆炸,初步确定至少35人死亡,37人受伤。卢比杨卡站距离莫斯科中心的红场仅仅几百米的距离,车站边上就是前克格勃、现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总部。在第一起爆炸事件发生约半小时之后遭受爆炸袭击的文化公园站位于莫斯科市区西南角,也是莫斯科地铁线路上非常繁忙的车站之一。两起爆炸发生之后,又有消息传出在同一条地铁线上的和平大道站发生了第三起爆炸,但是此消息被俄罗斯紧急状态部所否定。不久,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就宣布两起爆炸是两名女性自杀式袭击者发动的,已经在爆炸现场发现实施自杀式爆炸的女性尸体,并且两次爆炸的冲击力相当于三公斤的TNT炸药。

虽然截至笔者发稿(北京时间28日下午四点)之前,还没有关于是否有组织出面对袭击事件负责的确切消息,但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消息,已经有车臣分裂组织声称对爆炸事件负责。 而且从莫斯科官方已经公布的爆炸事件的细节来看,这两起发生在周一上班高峰期的爆炸事件应该是有组织的恐怖袭击,而且一般人也很容易把他们和来自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恐怖袭击联系起来。上一次莫斯科地铁遭受恐怖袭击还是六年之前:2004年的8月来自车臣的一名“黑寡妇”以类似的自杀袭击的方式在莫斯科地铁内炸死9人。六年平静时光之后,莫斯科地铁内恐怖袭击重演,预示来自北高加索的阴影仍然笼罩着整个俄罗斯。

2009年4月16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俄罗斯联邦军队在车臣共和国的反恐行动正式结束,实质上宣布长达十年的第二次车臣战争的结束。这部分是对车臣领导人卡德罗夫统治车臣之后本地治安和民生都有所改善所给出的肯定,也希望由此帮助车臣回归正常地经济社会发展轨道。然而,在此后的几个月里,包括车臣在内的北高加索地区却掀起了新一轮的暴力冲突高潮。与车臣接壤的印古什共和国最高法院副院长、印古什共和国前副总理、达吉斯坦共和国内务部长先后遇刺身亡,印古什总统叶夫库罗夫遭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侥幸保存性命。2009年7月初,车臣著名的人权人士、女记者纳塔丽亚·埃斯蒂米洛娃在遭绑架后被残杀,事后走上街头的车臣群众在悲愤中打出“下一个是谁?”岂料仅仅一个月之后,车臣境内又有一对从事慈善事业的非政府组织工作人员遭到绑架和残害,此后8月末的几起恐怖袭击事件又造成至少30人死亡。

这一系列恐怖袭击和暗杀事件的目标从国家强力机构的高官到慈善事业的工作人员,不仅是恐怖分子对俄罗斯国家权力机构的直接宣战, 也象征了后者已经向社会基本秩序发出挑战。北高加索地区除车臣以外的其他六个共和国经济社会情况与车臣类似,然而两次车臣战争吸引了公众和媒体的注意力,战争也部分掩盖了其他共和国内部以及他们与俄罗斯联邦中央之间的诸多问题。

和以前多次的恐怖事件不同的是,2009年在北高加索地区出现的这一轮恐怖袭击的组织者既没有公开自己的身份、更没有表明自己如此行为的目的——此前的几次人质事件中绑匪都提出了联邦军队撤离或是释放被关押成员之类的具体要求——现在唯一能看到的就是袭击者要全面颠覆北高加索地区稳定的“决心”。想象中的“分立主义分子”频频出手却没有提出任何明确的和分离主义相关的诉求,这恐怕是让俄罗斯领导人最头疼的地方。

这一组恐怖袭击的种种迹象表明,经由阿富汗、中亚进入俄罗斯南部边境的与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有关的力量正在直接参与北高加索地区的活动,而北高加索地区的恐怖主义者也在仿效自己在世界其他地区“同志们”的行动模式。比如为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所青睐的自杀式攻击越来越多地在北高加索出现:这样的袭击模式不需要像前几次大规模绑架案件中(比如别斯兰小学人质事件和杜布罗夫卡剧院人质事件)那样的团队出击,几个人甚至单兵作战就能制造足够的损失和影响。最近出现的自杀袭击者录制诀别留言、再在网络上传播之类的做法也不难让人联想到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勒斯坦已经广泛使用的类似手段。

在把矛头指向国际恐怖主义的势力的同时,同样重要的是各种掌握暴力手段的力量对现有地方治理的多重不满。2009年6月底在汽车炸弹袭击中侥幸生还的印古什共和国总统叶夫库罗夫就公开表示,地方公众对国家政权的不信任和严重的腐败——而不是分离主义——是本地区最严重的问题。俄总统梅德韦杰夫近期针对北高加索的政策调整也集中在如何遏制产生“分离主义、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社会根源上。今年一月梅德韦杰夫签署总统令,把北高加索地区的六个共和国和邻近的南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合并,新增设俄罗斯第八个联邦区:北高加索联邦区,并且任命亚历山大•赫洛波宁为政府副总理、兼任总统驻北高加索联邦区的全权代表。现年45岁的赫洛波宁金融专业出身,在从政之前在银行和俄罗斯最大的有色金属企业担任过高级职务,并且有在俄南部担任州长的成功政治经理。赫洛波宁上任后由于兼任联邦政府副总理,将是俄罗斯权力最大的总统全权代表,这样的“特权”显然是针对北高加索这个特殊地区做出的安排。梅德韦杰夫选择赫洛波宁自然是希望在传统的军警系统之外寻找具备商业经验的非当地人士为动荡的北高加索地区寻找新的治理模式,尤其是把社会经济发展作为反恐根本手段。

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正当人们等待这些新举措和新面孔给高加索地区带来一丝新气象的时候,3月29日早晨莫斯科市中心的这两起惨烈恐怖袭击却给所有渴求和平的人一记重击:无论是撤军和形式上车臣战争的终结,还是最新的行政和人事调整都不能掩盖整个北高加索地区仍然处于“燃烧”状态的事实,苏联解体遗留下的高加索难题仍然是众多俄罗斯人难以面对的梦魇。

[责任编辑:yanweili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如果你对评论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企业服务

图说天下

推广信息